第127章 皇帝的病真不是隨便生的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感謝"朝陽下,小豬1381"的打賞,謝謝支持!

-------------------

作為三朝老臣,太宗遺將,王德用在軍界絕對是定海神針一般的存在.所以曹佾回到京師,第一件事不是進宮稟告家姐,而是直入祁國公府,找老將軍商議.

聽聞官家病倒,王德用騰身而起,顯然極為意外.

曹佾從懷中掏出一卷信箋,雙手捧到王德用面前,"此為官家秘旨,請老公爺過目."

這個時候哪還講什麼接旨禮節?

王德用一把接過,展開一觀,緊縮的眉頭隨著趙禎親筆書書慢慢舒展...

最後,不禁悠然一歎,"唉,陛下此舉太過冒險了!"

曹佾道:"事關國本,官家也是迫不得已."

王德用點頭稱是.

"請賢侄轉告陛下,京中有老夫在,可保萬全!"

曹佾一抱拳,"老公爺,費心了!"

現在不是客氣的時候,曹佾還有諸多事務要辦,轉身而去.

等曹佾一走,王咸熙,王咸融立馬上前,"爹,官家旨意之中寫了什麼?"

王德用眼睛一立,"不該問的別問!"

兄弟二人一縮腦袋,又聽王德用道:"咸熙,你去把守忠叫回來,我有話交代."

轉頭又對王咸融道:"去通知家中女眷,收拾用度,由你親自帶領,去回山陪駕!"

王咸融臉色一苦,"爹...官家能以秘旨傳信,可見對咱們王家並無猜忌,就不用這麼麻煩了吧?"

"你懂個屁!"王德用大罵道,"正因為官家信任,王家才更要牽這個頭兒,做個表率!"

"是...."

王咸融不情不願地跟著大哥下去了,等出了父親的房間,才對大哥抱怨道:

"奶奶的!真他-媽窩囊!"

王咸熙苦笑勸慰,"行了...生于斯,則順于斯,趕緊去准備吧!."

誰會願意把自己的妻小送去作'人質’呢?

無奈,這就是大宋武人的命運,越是位高權重,就越是窩囊,否則....

活不長!

...

曹佾從王家出來,直奔皇城而去,剩下幾家在軍界有名的將門,皆由潘豐一一走訪.

果不出所料,官家病倒的消息已經在宮中傳開,內苑上下人心惶惶,若不是曹皇後極力壓制,還不知道亂成什麼樣子.

曹佾一來,就見曹皇後眼圈微紅,坐那那里雖儀態巍然,但卻微微發抖,顯然並不那麼平靜.

曹佾暗暗一歎,看來,是嚇到家姐了.

連忙屏退左右,將實情告知.不想,曹皇後聽聞,不顯心安,反而像被掏空一般,一下子癱在那兒,淚似滂沱.

"陛下....陛下怎可如此輕率....嚇煞本宮了."

趙禎稱病留在回山可不是事先准備好的,而是唐奕臨時起意,曹皇後還以為官家真的病倒.甚至她都懷疑是趙禎遭人暗算,能不害怕嗎?

若進宮報信的不是弟弟,也非傳旨內侍,曹皇後連上吊繩子都准備好了.

對曹皇後來說,趙禎就是她的天...天塌了,那她也就倒了...

....

等曹佾回到觀瀾書院,向趙禎稟報京中動向之時已近黃昏.

"殿前司有王守忠職守掌管禁苑,左右禁軍大營亦有祁國公震懾,陛下可以放心了."

趙禎迷迷糊糊地點頭,也不知道孫郎中給他吃的什麼藥,趙禎現在沒別的感覺,就是想睡覺,精神極其萎靡.

"皇後那邊..."

"皇後讓臣帶話,肯請來回山伴駕."

趙禎勉強地搖著頭,"內苑得有人主理,皇後還是留在宮中吧."

曹佾暗暗點頭,這個結果他早就料到了.

"張美人也請旨前來伴駕..."

趙禎猶豫了一下....

"誰都別來...讓朕清靜幾天."

"僅尊聖意!"

曹佾也沒什麼要報的了,躬身下去了.

李秉臣給趙禎遞上香茶,輕聲道:"陛下這次確有些輕率了,萬一有所紕漏,可是要出大事的!"

趙禎看了他一眼,沉默良久方道:"國本之事才是大事!"

...

這一夜回山注定不能平靜,范仲淹,唐奕從下午開始就沒閑著,一直忙到深夜才算消停.

"老師去休息吧,這里有小子盯著就行了."

范仲淹望了一眼山下連綿的松油火把,搖頭道:"你去睡吧,有些事,你做不了主!"

唐奕苦著臉,心道,這事是我攬下來的,我能睡得著嗎?

現在的唐奕可沒有白天那般鎮定自若了,他後悔了,腸子都悔青了!

哪知道把皇帝留在回山這麼他-媽的麻煩!

下午的時候,先是尚藥局的太醫和尚膳局,宮內掌職,殿前朝儀的太監跟著殿前司增派的護駕侍衛到了回山,直接就把望河坡給封鎖了起來.

這一來就是幾百號人,唐奕要配合殿前司的侍衛紮營,還要給太醫和太監按排住所.

接下來是政事堂,尚書省六部的職官也到了回山,皇帝到哪兒,他們就得在哪兒辦工.

這個還好,觀瀾有學舍,書齋,皆可用之.

再然後...唐奕就伸不上手了...

黃昏十分,王咸融帶著家小前來陪駕,算是拉開了序幕,緊隨其後的是潘豐的兒子潘越,柳家的子女,之後的更加大牌,和太祖皇帝拜把子的石守信之孫石思遠領著兒子石建勳到了;汝南郡王趙允讓,北海郡王趙允弼結伴而來.

連南平郡王趙德剛也拖著七十多歲的老邁身子,半夜到了回山.

這些尊真神真不是唐奕能接待得了的,別看他發起瘋來可以不管不顧的罵潘豐,但是真讓他指使這些皇親貴胄安排住所,分配用度,他就玩不轉了.

他哪知道,誰該排前面,誰該排後面,一個不好就得得罪人...

直到曹佾從官家那里出來,又把弟弟曹覺安頓好,才急慌慌地跑過來.

"范公去歇息吧,這里交給景休便是."

范仲淹終于松了口氣,也不推辭,直接回去睡覺了.

范希文可不年青了,已經是60歲的老人,哪經得起這般折騰..

范仲淹一走,唐奕冷臉看著山下,嘟囔道:"真他媽逗!皇帝生個病,這幫人都來干嘛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