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6章 值得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謝謝"第六個氣泡"的萬賞!謝謝"朝陽下,命o運,美包寶,非凡e哥,書友160914195851387,zq04092"的打賞!

今日三更,沒上架也任性!誰讓過節呢!

好吧....是為了'第六個氣泡’的萬賞才加的....蒼山不要臉了...

-------------------

唐奕出的這個主意,主要還得看范仲淹....

因為,一但官家在觀瀾病了,那范仲淹可就攤上事兒了!就算不問罪,也得讓言官的唾沫腥子淹死!

但是,范大神是怕事兒的人嗎?

顯然不是....

唐奕提出這個法子,范仲淹第一時間腦子里想的是可行不可行,而不是什麼受不受牽連.

"若是官家在回山病了,宮中必派太醫前來診治,能瞞得過去嗎?"

孫老頭一撇嘴,"不是問題,只需一副湯劑,保准陛下脈象虛浮,誰來了也號不出來!"

唐奕插話道:"太醫來了,殿前司也得來,孫老頭兒想近官家的身就難了,如何查驗?"

范仲淹卻是不怕,"無妨!在咱們的地盤,還怕咱們的人進不去?!"

孫郎中低頭沉思....

"問問陛下可有什麼舊疾,若是做得像舊疾發作,那就更好了.這樣官家以前用過什麼藥,食過什麼東西就都能查驗,找出事因的幾率更大幾分."

"那就這麼定了!"范仲淹當眾拍板.

"....."

"....."

陳執中驚得嘴都合不上了,與曹佾對視一眼,心說,這都什麼人啊!?.

官家是你說灌藥就能灌的?萬一出點什麼事兒,誰負責?

再說了,你們問過官家沒有?官家都沒定,你們就定了?

殊不知,范仲淹本身就不是一個刻板之人,與國本大事比起來,讓皇帝'生個病’,還是可以接受的.

而唐奕...

呵呵.....你指望他守規矩?

難點.

...

于是,趙禎就這麼"被病倒了"....

和群臣用過午膳,趙禎便回到房中休息,對此百官並非催促回宮,畢竟已經出來了.煞風景,還不討好的事情,大家也不會干.

再說,今年是潤正月,二月末其實就相當于往年的三月,正是春意芬芳,萬物初生之季,回山美的不像話,大伙也偷得浮生半日閑.

只不過...

趙禎午間睡下就沒起來,病倒了!

這可把大伙兒驚著了,官家一向身體欠佳,膝下又無子嗣繼承大統,要是真出點什麼事兒,那大宋可就亂套了.

隨行太醫嚇得腿肚子都軟了,心道,尚藥局最近怎麼這麼倒黴?失了火,死了人,本是公款旅游的美差,也能遇到這種事兒.

入帳診治,只見趙禎全身發熱,舌紅苔黃,脈弦微弱,還伴有口渴欲飲之感.太醫算是長出了口氣,官家這是老毛病了,乃肝燥火旺之象.

出了屋子,陳執中,宋庠,范仲淹,龐籍等人皆等在那里.太醫躬身一禮,向幾位相公道明病情,官家只是舊疾發作,靜養幾日,配以藥石可保無恙.

大伙兒一聽是舊疾,也都松了一口氣.趙禎這個毛病不是一天兩天了,以前就犯過好幾次.

龐籍急道:"如此一來,回山之地不易靜養,當速速回京才是!"

他可不知道,這是唐子浩,孫郎中聯合執導,趙禎主演,陳執中,范仲淹,曹佾友情客串的一出好戲.

太醫擰眉沉吟道:"不妥,肝燥之症雖非急症,但官家此次比以往病得都重,身子虛得很,不益遷徒."

陳執中悠然一歎,"唉....想是正月侍衛做亂,陛下驚心未平,又日日操勞不怠,今日出宮舟車勞頓,一下就病倒了."

說完,老陳還惡狠狠地瞪了一眼范仲淹,心說,你們也夠狠的!要不是早知道是假的,非讓你們嚇死不可!

剛剛他可是看過了,也不知道那孫先生用的什麼藥,趙禎臉色蠟黃,著實嚇人.

范仲淹假裝沒看見,卻讓龐籍看到了這個眼色.心說,陳相公怎麼一副要殺人的樣子....

.....

于是,大宋皇帝就這麼'扯淡’地在回山住下了.....

對此,唐奕是又激動,又後怕.

激動的是,大宋皇帝除了禦駕親征,又或是封禪,祭天,好像就沒有不回宮城過夜的記錄.只是幾句話就讓大宋最守規矩的皇帝開了先河,這成就感.....有點足...

唐奕還沒意識到,在不知不覺中,他已經進入到大宋權力中心那群人的視線.他的一言一行,已經開始讓大宋這條戰船,慢慢地,慢慢地偏離它原本的航線.

也正是他的這種無意識,在未來的某一刻,讓他付出了沉重的代價!

而後怕的是,他真的沒想到,就是讓趙禎在回山待幾天,會有這麼大的連鎖反應.

...

趙禎確實不是說病就能病的,而且病的地方正好還不在京城!

消息一出,整個開封就得炸了,陳執中,吳育,龐籍,文彥博立刻起身回京,穩固朝局.

就連曹佾,潘豐也都回去安扶將門....

回城的船上,曹佾找了個機會,湊到陳執中身邊,.低聲道:"相公還是要勸勸官家,這次弄得有些太過了."

陳執中一歎,隨即面色潮紅地咬牙道:"為了國本大事.....值了!"

看表情就知道,陳相公現在可不是那麼平靜,他很清楚,萬一官家在回山出點什麼事,萬一京中有異,那他陳執中就成千古罪人了!

曹佾心中哀嚎,這特麼就是刀口上舔血,刀尖兒上起舞,一個不好是要死人的!

大宋為什麼重文抑武?就是讓五代亂世給搞怕了!

為什麼皇帝輕易不會離京?就是怕一出去,就再也回不來了!

為什麼宮禁極嚴?一入夜就上鎖,誰也不能進出?就是防賊一樣防著每一個人!

唐奕一個餿主意,官家就在回山住下了.雖然,陳執中和曹佾都知道,為了子嗣,為了國本,值得!但是,其中的代價和承擔的風險也同樣不小.

且不說陳執中等一眾文官,曹佾下船之後,直奔舊曹門的祁國公府.

一聽是曹佾前來,王咸熙,王咸融兄弟二人親自到門外相迎.曹佾哪有心思與之寒暄,還沒等二人見禮,劈頭就問:"老公爺可在府上?"

二人一愣,"家父...在!"

"速請老公爺一見,弟有大事告知!"

二人一聽曹佾語氣,知是不容多想,王咸熙把曹佾引入府中,王咸融則飛奔入內,稟告老父親.

不多時,曹佾被直接帶到內院與祁國公相見.

"賢侄何事登門,你且道來!"祁國公王德用,七十高齡,須發皆白,端坐高位,依稀可見殺伐之氣未隨歲月消弭!

"好叫老公爺知道,官家此去回山,突然病倒!"

王德用騰的一聲站了起來,"此話當真?"

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