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5章 又出餿主意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感謝"小豬1381"今天再次打賞;謝謝"按時玩玩,nqm"的打賞,謝謝支持!

-------------------

起初,趙禎第一個懷疑的人是曹皇後!

因為太巧了...

正好那晚曹皇後侍寢,而曹皇後表現得又太過鎮定.且曹氏入宮十幾年一直未有身孕,雖未查出是何原因,但多半生子無望.宮闈之中,最不想別的嬪妃生育龍種,動搖皇後地位的人就是她.

可是,回想十幾年的夫妻情份,又覺不太像曹皇後所為,要是想穩固皇後地位,也不用等現在才動手.

很快,趙禎就徹底打消了這個念頭,令他不疑曹氏的人,正是曹皇後自己.

曹氏當晚指揮平亂,對其中細節最是清楚,她第一個提出疑問,向趙禎進言"其中定有蹊蹺!"

趙禎此時也不知是她賊喊捉賊,還是清者自清,准備徹查此事.

卻不想,曹皇後出了一個主意,而且是讓趙禎再不疑她的主意.

曹皇後說:"謀亂侍衛皆已服法,尚藥局太醫死傷大半,陛下就算查,多半也是查不出什麼,反而打草驚蛇.不如大事化小,弄成一筆糊塗帳,讓謀事者認為過了這一關,日後早晚露出馬腳!"

趙禎冷著臉:"如何大事化小?"若這是曹氏做下的,那不正合了她的意?

曹皇後咬牙道:"廢後!"

"讓宮闈內外,都以為是臣妾故意在陛下面前表現爭功,此事必可不了了之!"

趙禎都聽傻了,曹後瘋了?要自己廢自己?

不是....

.曹皇後也是被逼得沒招了.這事一出,她就知道不好,若不出狠招,就算趙禎沒把她怎樣,也得在夫妻之間生出嫌隙.所以曹皇後迫不得已,只能用廢後來表忠心.

趙禎回過勁兒來,也覺曹氏所言有理,遂采用曹氏之諫,揚言要廢後,把這件事糊弄了過去.

當然,曹皇後敢拿廢後來幫趙禎蒙混過關,趙禎怎能真的廢了曹氏?

所以朝臣稍一反對,趙禎就順坡下驢,再不提廢後之事.

另一方面,則命李秉臣引親信內臣暗查此事.目前雖還沒有結果,但有一點是肯定的,有人在宮中做了手腳.

而趙禎首要面對的就是,必須知道問題出在哪兒.當務之急當然是找出症結,看看謀事之人是不是在自己身上做了手腳.

大內的太醫不能用了,這才有了這次回山之行.....

趙禎是借回山之行,假為潘豐說和,行問診之實!

...

此時,趙禎入范仲淹的居所歇息已有半個時辰.

臨近晌午,宮里帶出來的禦廚送來午膳,趙禎卻言,難得與眾臣一同出行,想與眾官員同食.李秉臣勸之不動,只得留下一桌禦食,引駕觀瀾食舍和眾官一起吃大鍋飯.

趙禎走了之後,又過了一刻鍾的工夫,才見孫郎中從後門閃了出來,四下觀望之後,方一溜煙兒的跑了.

孫郎中直接跑到唐奕住所附近才慢下來,喘著粗氣暗罵,"這個小崽子,盡給老夫惹麻煩!皇帝的病是隨便能看的嗎?!"

進了唐奕的屋,就見曹佾迎了上來.屋里除了唐奕,范仲淹,還有一個白面老者未曾見過.

"怎樣?可有何發現?"曹佾劈頭就問.

孫郎中先看了一眼那面生老者,不答反問:"這位是?"

范仲淹道:"此為昭文館大學士,陳相公,並非閑人,孫先生不妨直言."

孫郎中一聽是個宰相,想沖唐奕發火的心思也就壓了下來,深沉地搖搖頭道:"官家身體除了血燥氣呃,肝胃紊亂之外,並無那方面的隱疾."

"先生可查清楚了?"曹佾一急,怎麼會沒問題?

范仲淹則沉聲道:"不出所料,果然非是官家之疾."

陳執中點頭,"范公所料非虛,看來,董云華多半也是沒查出什麼毛病."

"可是,董云華若是什麼都沒查出來,為何會被滅口?"曹佾深為不解地問.

范仲淹道:"他若是當時就查出來問題,哪還會有什麼整理成冊,明日再報的道理,早就面呈官家了!"

"多半是謀事之人怕他查出什麼,不想冒這個風險才動的手."

陳執中深以為意,緩聲對孫郎中道:"官家的膳食先生看過了嗎,可有不妥?"

孫郎中苦笑道:"若真如諸位所擔心那般,有人動了手腳,哪會帶出宮來落下疑柄?那禦食一點問題都沒有."

曹佾面色一苦,"這該如何是好?豈不是白費了一翻周章?"

現在最想查出真相的就是曹家.曹皇後雖用廢後打消了趙禎的疑慮,但是說到底,這些年曹氏無子,趙禎的兒女又接連早夭,難免有些涎言涎語把這些問題都歸就到她這個後宮之母身上.

孫郎中道:"若小老兒早知道有今日之情,絕對會勸諸位相公省了這周章."

"何意?"

"民間若要人不育,花樣千奇百怪,根本沒法查.而且,有些藥石用一次就可保十天半月無法授孕.官家只在此呆上半天,就算是神仙也查不出來啊,根本就是白跑一趟."

"若連孫先生都查不出,那別人恐怕更難了."陳執中搖頭苦歎.他剛剛已經知道孫郎中家學之厚,乃藥王後人,而且還看過醫聖絕學,這世上絕難再找出第二人了.

"想靠這半日就查出問題,是千難萬難的."孫老頭低頭凝眉.

"除非..."

"除非什麼?"

"除非小老兒可以進宮一段時日,仔細排查陛下的日常起居."

"這有何難?"曹佾急道:"讓陛下降一道旨,招孫先生入尚藥局即可."

"不行!"

一直未發聲的唐奕還沒等孫郎中開口,就斷然回絕!

曹景休是豬嗎?都已經死了一批太醫了,他這是送孫老頭兒去宮里送死!

見眾人一陣錯愕.,唐奕只好勉強解釋道:

"能在官家手邊動手腳,必有大內權柄相助,孫先生去了可能也是白費."

"....."曹佾一陣無語,這也不行,那也不行,那怎麼才行?

"不過,孫先生進不去,卻可以讓官家出來嘛!"唐奕又開始出餿主意.

"什麼意思?"范仲淹擰眉問道.

"讓官家生場病,在觀瀾書院住下不就得了!?"

嘶!!

幾人倒吸一口涼氣!

陳執中暗道:唐瘋子...

老夫算是見識了...

他是真夠瘋的...官家也是說生病就生病的?

而曹佾則恨不得把唐奕踹出去...

奶奶的,你這是沒事找事啊!萬一在這出點什麼事兒,咱們誰也別想好!

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