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4章 蹊蹺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感謝"命o運,小豬1381,朝陽下,閩南浪子"的打賞,謝謝支持!

上架時間應該是在下周,目前的成績估計也就只能這樣了...

呼籲一下在某神器上看書的朋友,來起點吧!

即使上架,每月幾塊錢的訂閱真的不算多,但是蒼山的生計卻是這幾塊錢幾塊錢堆砌出來的.

如果連基本的生活都無法為繼,蒼山真的不知道要如果面對家人,面對自己....

寫書真的不容易,如果《調教大宋》能給各位帶來一點樂趣,消磨一點無聊光陰...那麼請理解蒼山的難處,來起點看正版吧,用最俗套,市儈的方式來支持蒼山吧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唐奕進京一年多,最忙的肯定是他和張晉文.不說他瘦成什麼樣,張晉文也是憔悴得不行.

最閑的是馬老三夫婦.這老兩口兒本來是來照顧唐奕的,但到了京城才知道,大戶人家的生活根本不是他們這等小民可以理解的,不但唐奕用不著他們照顧,連他們自己也被照顧起來了.

而最風光的...

卻是孫郎中.

說起來,孫郎中雖然歲數不小了,卻是個閑不住的人,跟著唐奕進京之後,整個窩在范宅和馬老三大眼瞪小眼,著實憋悶.唐奕見他熬得苦,就在范宅附近租了個鋪面,開起了醫館,讓他打發時間.

這下可好....

火了!

倒不是孫郎中名氣有多大,一下子震住了開封百姓,你一個鄧州名醫在京城誰認識你啊?

但孫郎中有一獨門秘技乃是京中一絕!

醫外傷!

別管是京中哪位神醫說治不了的外傷,也別管傷得多重,只要及時送到孫氏傷藥館,十之六七能救得回來.

簡直神了!

其實,老孫外傷治得好,還是因為在鄧州治過曹滿江,孫郎中對唐奕那一套外傷處治之道生出了興趣,研究了一段日子,再加上唐奕時不時拿一點後世的衛生知識刺激他,還真讓這老頭兒鼓搗出一整套全新的外傷療法.

所以,現在的孫郎中在京中名聲極大,綽號--'孫不奪’.

意為:孫神醫經手的傷者,閻王不奪!

....

"大郎,孫先生善治外傷,內科...能行嗎?"

此時,曹佾追著唐奕直奔廚房,一邊走,一邊絮叨.

"放心吧,肯定沒問題."

曹佾苦著臉道:"滋事體大,我怎能放心?"

唐奕一頓,不耐煩地回頭,"你當老孫頭兒只會治刀瘡?"

"難道不是?"

"切!"唐奕嫌棄地一撇嘴.

"孫老頭'兒’'內’兩科在鄧州聞名幾十年了,一點不比開封的那些名醫差.外傷治法,只不過是到京里糊弄你們玩的!"

"真的假的?"曹佾一喜."如此甚好!此事容不得一點差池!"

"知道孫思藐嗎?"

"藥王之名怎會不知?!"

"孫老頭是藥王第十三代孫,你還有什麼不放心的?"

說到這里,唐奕湊到曹佾耳邊,微不可聞地道:"他手里還有《傷寒雜病論》....原本!"

嘶!!!曹佾倒吸一口涼氣.

"醫聖原本?!"

"原本!"

"我的老天!你是從哪兒挖出這麼一尊神的啊?"

藥王之後.....

手里還有醫聖張仲景的《傷寒雜病論》...原本!

要知道,醫聖絕學自漢代就已經無處覓蹤,就連整理出《傷寒論》的東晉王叔和,也是從民間對《傷寒雜病論》的一些流傳中整理出來的.

王叔和都沒看過原本,孫先生竟然有原本!

唐奕拍拍曹佾的肩膀.

"放心吧,要是老孫查不出什麼,那別人更查不出來."

.....

孫郎中現在七分郁悶,三分忐忑.

昨天被唐大郎帶到了回山,今天一早就把他關在范公房中,不讓出門.在屋里憋了一個上午,腦袋里全是唐奕交待他的那兩句話.

"一會兒有人進來,讓你診脈就診脈,別管那人是誰,不應問的,也一句別問."

孫郎中就納悶了,這是哪個朝中大員患了隱疾?也不用這般神秘吧?

呵呵...

他哪知道,這位可比什麼朝中大員尊貴得多...乃是當今官家!

話說皇帝要看個病,還用這麼偷偷摸摸的?

用!

因為事情不是疾患這麼簡單....

如今大宋國泰民安,朝局穩定,邊境之地與遼夏亦算和睦,自趙禎繼位以來,算是少有的輕松年景,但是,趙禎卻怎麼也高興不起來.

為什麼?因為有一根刺紮在他心里怎麼也拔不出來!

沒有子嗣!

自慶曆三年,雍王趙昕早夭之後,趙禎膝下再無男丁.

准確的說,自慶曆三年雍王,鄧國公主,鎮國公主接連夭折之後,整整五年,宮中妃嬪的肚子好像集體啞火了,不但沒兒子,連閨女也沒有了....

起初,趙禎未覺有異,畢竟那幾年西夏亂局加上慶曆新政的爛帳,讓他無心多想宮闈之事.

但是,正月的一樁怪事卻讓趙禎不得不操心了.

說是怪事,其實算是大事!

宮中侍衛謀逆!

此事極為蹊蹺,那夜趙禎睡的頗晚,剛躺下准備與曹皇後做點夫妻之間愛做的事,就聽見外面亂作一團,有李秉臣跑進來說有守宮侍衛謀亂!正殺向宮城!

這可把趙禎嚇了一跳!好端端的誰會謀反?而且還是在宮城之內,一個不好必成大禍!

然而雷聲大雨點小,等趙禎穿好衣服出去准備主持大局,卻不想曹皇後先他一步,指揮若定已經平息了...

事後,禦前都知王守忠查明來報,說意圖謀逆的只是十來個守城兵丁,殺到內苑之內的不過三人,想放火都沒放起來,已經全部被誅殺了.

十幾個守兵既無主使,又無計略,竟然胡亂沖宮,想要殺皇帝?

趙禎就算腦袋進水了也知道這事兒沒那麼簡單,而這次沖宮沒沖進來,放火也沒燒到內苑禁地,卻把內侍省給燒了.

趙禎一下子警覺起來,著令內侍總管李秉臣詳報宮城損毀.

等李秉臣統計完畢,趙禎一看....

果然!

十余侍衛謀亂,三個死在內苑,其余之人皆在內侍省內被誅殺,而內侍省燒毀的屋舍之中,尤以尚藥局為重,幾乎夷為平地.死的宮人,醫官,侍女之中,也以尚藥局的太醫居多.

而其中就有一個名叫董云華的太醫死于非命!

看到這里,趙禎什麼都明白了....

這些侍衛目的根本不是他這個皇帝,是尚藥局,而那個死了的太醫才是關鍵!

趙禎為何一見董云華之名就立刻明白了呢?

皆因兩日前,越禎的一道內旨.

五年沒孩子,放在尋常百姓家都是大事,何況把子嗣視為國本的大宋皇帝?

所以,一過上元節,趙禎就令尚藥局的太醫為宮中所有妃嬪,外加自己做了個全身'體檢’,看看是不是哪出了毛病.而主持這次體檢的,正是這位董云華.此人是年前才招進宮來的,專攻婦科,胎孕之疾.是李秉臣特意從揚州招入京的一代名醫.

皇帝體檢除了自身疾患,還有日常餐飲,用藥,進補,所有入口,近身的東西都要排查一遍,極為繁瑣.

前一天,董云華才完成排查,准備連夜整理成冊,上奏官家,可當天晚上就死于非命......

你說,趙禎能不懷疑嗎?

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