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3章 觀瀾書院(二)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感謝"命o運,小豬1381"的打賞,謝謝支持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文聖石上的銘文著實驚到了一眾朝臣,更有甚者看的通身大汗,好不暢快!

寥寥幾言,不但道出了觀瀾書院治學之本,也道出了范希文立志之遠,更道出了天下仕子尊聖學儒之志!

陳執中凝視文聖石,良久方道:"觀瀾書院,憑此四句,名垂千古矣!"

范仲淹颯然一笑:

"昭譽過講了,四句狂心之言,當不起如此高的評價."

"不過,此石立于此,縱使希文罹于當下,若有後來人觀此石而繼其志,希文九泉之下,亦能含笑矣."

范仲淹明為謙虛,但言語之間也不難看出,他對這銘文還是極為滿意的.

陳執中鄭重道:"范公要好好活著,為大宋活著,縱不在朝,亦為大宋之福也."

人生最大的光榮,不是追隨者的崇拜,而是敵對者的贊美!

能讓陳執中說出這樣的話,即使范仲淹也有些臉色潮紅,心潮激蕩.

......

趙禎此時插話道:"范卿此句,可為天下仕人之楷模."

不想,范仲淹聞言一樂,"陛下誤會了,此四言卻非希文之作."

"哦?"

不光趙禎,所有人都是一疑,不是范希文?難道是尹洙,又或是杜衍?

但見,范仲淹轉身一指,眾人隨著范仲淹所指看去...

"這四句乃劣徒唐子浩碰巧偶得之作,讓諸位見笑了."

"....."

唐奕被大伙盯著,臉紅得像猴屁股.

心中默念:小張同志啊,不是兄弟不仗義,實在是這四句太特麼合適了,不拿來用一下真對不起觀瀾書院,更對不起那塊文聖石啊....大不了將來若有緣得見,兄弟補償于你就是!

陳執中愣愣地看了唐奕半晌,又轉頭再看文聖石......

心道:這就是那個狂生半闕郎?這就是那個唐瘋子?這到底是怎樣一個少年?可以讓京上巨富低頭,也可以建出這樣一所別致書院.可以當街如潑皮大罵,又可以寫出這等豪邁千古的句子.....

只見文聖石上赫然寫著:

觀瀾院訓--

為天地立心,

為生民立命,

為往聖繼絕學,

為萬世開太平!

這四句話往這里一立,只要觀瀾書院不出大的偏差,不難想像,必成為大宋一處文教聖地.

陳執中冥思之時,吳育卻在暗暗撇嘴.

掃了一眼唐子浩和他身邊站的那幾位不禁暗笑.

縱使范希文志比天高,觀瀾書院名儒云集,目前來看,也只能教一教這幫紈绔了,看看唐子浩身邊站的都是什麼人....

丁度家的那個混蛋小子,龐籍家的惹禍精,唐介家的老幺,還有范希文自己的那個不學無術的范純禮,再加上一個'唐瘋子’,也夠范希文頭疼的了.

而且他還知道,宋庠今天特意把他兒子帶過來,顯然是另有所圖的.

呵呵,在成為文教聖地之前,先成了紈绔窩子卻是真的.

...

趙禎在文聖石前駐足良久,連連稱贊,最後還是李秉臣低聲提醒,才恍然一悟,在范仲淹的引領之下,邁步向望河坡上行去.

望河坡本來就是曹家避暑之地,便道,林木都還算講究,趙禎看得頗為賞心悅目,一邊走,一邊聽范仲淹介紹.

一進山門,就能看見掩映在林間的一片屋舍,是為'觀瀾民學’.

再往上走,有觀瀾亭,寒學廊道,鳥語林,洗筆書齋等景致散落道邊,靠近觀瀾書院主體建築群的地方,則是學舍和食舍.

范仲淹解釋道,此為書院學子住宿,餐食所設,以後觀瀾主旨還要面向寒門弟子招生,書院會為他們創造最好的治學環境.

趙禎連連點頭,卻不由心中苦笑,朝廷也不是沒有免費的義學,范仲淹年輕時就讀的應天書院就是義學,不收學費.但朝廷也只能滿足他們最基本的生活和學習需要.,可不敢把一所義學建得如此繁花似錦.

這事兒也就范希文玩得起,只因他有一個運財童子的學生.

上到山腰,眼前就滿是別致樓閣,錯落景致.

這回不光是趙禎,連隨駕眾臣都暗暗吃驚,這哪里有什麼義學?當真是大宋第一的園林啊!

趙禎緩步前行,吃味地咂巴著嘴,"范卿...端是福氣..."

呃....范仲淹當然聽出,皇帝陛下這話里可是酸氣十足.

但他也沒辦法,誰讓這片園子太拉仇恨了呢?就連一向不喜享樂的自己,在第一次看到園子落成之時,也是著實心里美了好幾天.

尹洙看到觀瀾建成之時說過一句話,正好適合趙禎現在的心情.

尹洙說:"觀瀾之美,就算當今官家見了,也得妒嫉呢!"

呵呵...

趙禎確實有點妒嫉....

為什麼呢?

因為號稱中國古代最富有的大宋,卻擁有中國古代最寒酸的皇宮.

大家都知道,秦朝有咸陽宮,阿房宮;漢有長樂宮;唐有大明宮;明清有紫禁城,這些都是統治者的皇家內苑,即使是今天,也依然被世人熟知.

那誰知道大宋的皇宮叫什麼呢?

沒人知道.

因為壓根就沒名字,只用一個'大內’概稱.

北宋的皇宮是唐代宣武節度使府改建的,雖然還算過得去,但實在是太緊巴了,以至于根本裝不下內苑和所有政府機構,尚書六部都擠到宮外去了.

趙大想當萬古明君,對自己那叫一個狠.

等到了趙二登基,他沒他哥那麼偉大,想改善一下居住環境,于是,命人去找皇城外的居民商量.意思是,你看我住得不舒服,你們能不能騰個地方?給你們錢!

可是,皇城根的百姓嫌他給錢少,死活不搬,趙二只得作罷.

到了真宗朝,真宗也想擴建皇宮,又去找百姓商量.這回給錢不少,但是百姓還沒說同不同意,大臣們卻不干了,你爹想擴建都沒成,你就老實住著吧.于是,真宗也沒擴成.

到了趙禎這兒,就更別想了.

一來,他比他爹和他爺爺還要老實,出來放個風都得機關算盡,要是提擴建.....呵呵,一朝的噴子能淹死他!

二來,趙禎連吃食用度,兩季常服都舍不得浪費,更別說建皇宮了....自是能省則省.

但是,不建不代表趙禎不羨慕啊!心說,范希文看上去挺慘,政治上受到排擠,官都辭了,可這老貨比我過得都舒服啊....這麼好的書院...朕也想住....

接下來,還要拜過孔孟二聖,觀瀾開院典禮才算完成,趁著范仲淹帶著趙禎拜聖,參觀的空當,曹佾從人群之中退了出來,摸到唐奕身邊.

還沒等他開口,卻聞唐奕沒好氣的道:"你是不是有什麼事瞞著我?潘豐怎麼來了?"

曹佾一窘,自知理虧,急忙扯開話頭兒,"先別管潘豐,都准備好了嗎?"

唐奕白了他一眼,也沒過多計較,畢竟事有輕重緩急.

"一會兒,你把官家帶到老師房中休息,有人已經等在那兒了."

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