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2章 觀瀾書院(一)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感謝"朝陽下,火山,LUO沐,紫夜灬未央"的打賞,謝謝支持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自從唐奕大罵潘豐,爽是爽了,不過一個'瘋狗’的惡名也是跑不了了,開封城里都傳出花來了.

一說,唐子浩狂妄自大,目中無人.潘豐有情有義以禮相待,唐子浩卻破口大罵,如街邊惡婦,根本就不像一個讀書人.

一說,唐子浩唯利勢圖,不配做范公弟子,在鄧州之時就劣跡斑斑,當街重傷本地仕族.

大宋像一個婀娜美婦,連帶宋人也是極為優雅,百姓喜文風,尚雅事.像這種與之相悖的當街暴粗之事,自然被宋民所不喜.在他們看來,唐子浩這是有辱斯文,根本就不配做范公門生.

于是...

除了'狂生半闕郎’...

唐奕又多了一個渾號--唐瘋子.

"唐半郎."

"唐瘋子."

"大郎喜歡哪個?"龐玉一臉的賤笑,旁邊的唐正平,丁源,范純禮也是一臉壞相,氣得唐奕牙根直癢癢.

"滾!"

此時四人都穿著月白的儒袍,若不是臉上的表情出賣了他們,走到哪兒都會被人當做文生儒士來仰慕.

今日二月二十六,觀瀾書院正式落成開教,幾人換上新袍,馬上要跟著范仲淹等人去碼頭迎接皇儀.

唐奕又沒好氣地瞪了他們一眼,"趕緊出去吧,一會兒老師又急了,我可不想聽他絮叨."

賤純禮一扁嘴,"你自找的!誰讓你不帶上我?罵死你也不虧!"

"就是."龐玉附和道:"這麼拉風的事,居然不叫上兄弟."

唐奕不禁揶揄道:"切!叫你們,你們敢出來嗎?"

龐玉,丁源,唐正平現在都入了觀瀾書院,范仲淹對這幫紈绔可是一點都不客氣.

之前,范仲淹想禁了唐奕的足,讓他安心讀書.但是,回山和華聯確實讓唐奕脫不開身.于是,范大神就把火氣都撒到了他們身上,連帶著范純禮,這四人已經一個多月沒下過望河坡了.

"你也別得意."龐玉不肯吃虧

"三摳他爹可是等著跟你秋後算總賬呢,過了今天,有你的好日子過!"

...

正說著,就見范純仁急匆匆地闖了進來,劈頭訓道:"我說你們還磨蹭什麼?時辰快到了,趕緊出來!"

五人可不敢跟這位叫板,急忙又整了整衣冠,魚貫出室.

龐玉附在賤純禮耳邊小聲道:"你二哥越來越像你爹了...."

賤純禮看了一眼二哥,也壓低了聲音,"別惹他,明年大比,焦慮得緊!"

龐玉一撇嘴,"那壓力還真不小..."

五人隨著范純仁出來,就見范仲淹等人已經在院中等候了.這時候不裝乖寶寶還等什麼時候?一起躬身行禮:

"范師父,尹師父,杜師父."

范仲淹鼻子里發出一聲,"嗯!"

這幾位雖然裝得老實,可往那一站就漏了怯,歪七扭八哪像個文生該有的樣子.苦笑著和尹洙對視一眼,心說,我范希文開山授業,第一批門生,怎麼全都是這種貨色....

但此刻不容多想,"爾等隨我下山迎接皇儀,注意儀典不可妄行!"

"謹尊師命!"

"出發!"

五人隨著范尹等人一路下山,穿過整個觀瀾書院.

丁源看著書院內別致的景色,不禁心中揶揄:在這麼一個好地方讀書,還是很愜意的,若是把范仲淹等幾個師父,換成太學那種不太管事兒的老師就更好了..

....

接下來的事情他們五個只要當背景就好了,根本沒他們什麼事兒.

唐奕只要看著禦船靠岸,大宋皇帝被文武官員簇擁著下船,之後該鞠躬的時候鞠躬,該靠邊的時候靠邊就行了.

不過,唐奕略微有此失望,在他腦海中,宋仁宗是個慈眉善目的老頭兒才對.可沒想到,卻是個略顯富態的白面大叔.

而什麼陳執中,宋庠,吳育,王拱辰,更是讓唐奕大失所望.一點曆史名人的覺悟都沒有,除了官太威儀,更是沒有半點王霸之氣.

唐奕心中暗道:"難怪都看我老師不順眼,根范仲淹比起來,那氣勢差遠了!"

這群人中,倒是有一個讓唐奕多看了兩眼,那是一個站在趙禎身後的中年大叔,面容精瘦,眼光爍爍!

只不過....

"那個是誰啊?"唐奕偏頭低聲問道.

"參知政事,文寬夫!"龐玉嘴唇都不敢動地吭唧道.他老子可就在那邊呢,一個不好,回去就要吃板子.

"文寬夫?文彥博?"唐奕恍然,原來是這位大神,那他看我躲什麼啊?

還不容唐奕想明白,卻在人群中看到兩個讓他頗為意外的人....

一個是宋楷.沒想到,這貨居然跟著他老子宋庠一起來了,正躲在大隊後面,朝他們幾個擠眉弄眼.

而另一個.....則是潘豐!

唐奕可不知道那文聖石是潘豐送的,不然,非讓他掀到河里去不可.他更不知道,曹佾已經把他賣了,官家今天來就是做說客的.

...

碼頭接了駕.

一眾官員就簇擁著禦駕向西山的觀瀾書院行去,此時已近三月,春意盎然,回山那叫一個漂亮.

眾朝官無不贊歎,范希文也算是修得正果,在這麼一個絕妙的地方養老授業,也不失一個歸宿.

皇帝儀仗到西山腳下就停了下來,因為觀瀾書院沒有圍牆,嚴格上來說,整個望河坡都算是觀瀾書院,書院的門額,還有那塊文聖石都立在山腳.

趙禎定睛一看,和一眾官員一樣,.都是滿臉贊歎.

唐子浩雖是個狂人,但不得不說,真不是個凡人,這觀瀾書院建得確實不俗!

大伙兒都知道,整個觀瀾書院都是唐奕一手操辦.京中已傳得沸沸揚揚,不但說其是大宋第一書院,而且還是大宋第一園林.

對此,朝官們大多是不信的,只一年時間建起來的書院就敢說是大宋第一的園林?未免有些托大了!

但......今日一見....

是不是大宋第一他們不敢說,但至少沒見過這麼漂亮的園子.

觀瀾依山而建,主體書院尤在山腰,此處也只能隱隱看到露在林間的一角,還有從山腳一直延伸,散落林間的別致木樓.

雖只是管中窺豹,已經讓大家感覺到了不同.觀瀾沒有什麼宏大的建築,亦不是樓閣群置,更多的是與自然的融合交彙,給人一種甯靜自然之美.端是妙哉!

且山腳的門額就十分別致,並非什麼拱門木樓,而是奇山秀木堆砌而成的一座假山,山峰正中勁書'觀瀾’二字,氣勢磅礴!

而假山之上,還有一塊用紅綢包裹的丈高巨石,應該就是文聖石了.

...

趙禎名義是來禮侍文聖賜石,自然要做個樣子,又是一套繁瑣禮儀.

終于,范仲淹親自上前扯動石上紅綢,這塊被傳成神的石頭展現在大家面前!

趙禎一震,面容微變!

"寫的好!"

一眾朝臣也是震撼莫名,石上的銘文這是....

出自范希文的手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