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1章 又演了一出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近來京中有兩件事極為轟動.

一是,馬行街口處新開了一家華聯倉儲,網絡天下奇貨,剛一開業即成京中一絕,生意日漸火爆.

而一直傳得沸沸揚揚的樊樓與唐子浩之爭,竟意外地冷了下來.樊樓自那日扯了降價酒牌,就再也沒擺出來,好像嬌白和醉仙從來就沒有過嫌隙.

可謂是雷聲大雨點兒小.

另一件事,則是應天府有百姓從河中挖出一塊極品硯石,秀麗異常,有京中商賈將此石購入,運往開封,贈于了觀瀾書院!

有好事百姓特意跑到回山一觀,只見望河坡上確有一塊丈余巨石聳立,形態極美.

此事驚動了官家.

有文聖石出世,乃是大宋多年文教感天,自然滿朝皆慶.趙禎更是傳旨范仲淹,希望他把孔聖賜石捐予朝廷,立于禮部貢院,以勉勵仕子.

但是,范仲淹則上本道:陛下說晚了,文聖石一運到回山,就已經立于書院正門,而且已經刻了字,就算朝廷拿去了也用不了了...

此事趙禎極為惋惜,二月十八的早朝,一連幾歎,可惜孔聖賜石,不得一見,亦不得供奉.

朝中大臣也皆言范希文目無君上,有孔聖賜天硯之石,竟敢私用!

可是沒辦法,人家已經刻了字,只得做罷.

正在趙禎惋惜之時,有唐介上本道:

"文聖石已入范希文之手,朝廷強奪恐受人非議,然秦漢兩晉,隋唐至宋,尚未有聖人賜文興祥瑞之事發生,唯宋一朝有此殊榮,實乃大宋之福也,官家理應以禮待之."

"既然文聖之石不得入京,陛下可擺駕回山,以謝聖人福澤."

趙禎聞言不動聲色,環視大殿,"眾位卿家,以為如何?"

陳執中眉頭輕觸.,隱隱有些覺得哪不太對,與同班而列的宋庠對視一眼,就見宋庠微不可察地搖了搖頭.

吳育本來想表現一把,高聲反對,可是內相和首相都沒動,他也不想出個頭,准備看看再說.卻不想,站在他前面的參知政事文彥博雙手抄在身前,老神哉哉地出班一禮.

吳育一擰眉頭,心中暗罵:一時猶豫倒是讓文寬夫搶在了頭里.

文彥博出班立于大殿正中,一禮作罷,高聲唱喝:"臣.....附議!"

嘎.....

吳育差點沒咽著!

"附議?"

他沒聽錯吧!?官家要出宮啊,而且是出京啊,見的還是范希文啊!你還敢附議?

趙禎暗暗點頭,沒說行,也沒說不行.

"眾卿可有異議?"

整個紫宸殿都透著一股子詭異,一時之間竟無人答話.

良久,才見一人出班,乃樞密副使龐籍.

龐籍算是第一個回朝的慶曆黨人,趙禎念其經略永興軍有功,去年夏天就將之招回京中,授樞密副使一職.

只不過,龐籍回京之後極為小心,鮮少在朝會之上發聲,這次竟緊隨文相之後,更透著幾分詭異.

"臣附議!"

他也敢附議?吳育有點懵....卻聽龐籍繼續道:

"然臣有一請,還望陛下准奏."

"龐卿請講."

"皇儀出行,非同小可,有諸多不便,還望陛下體恤民情,輕車簡從,少費周章."

趙禎深以為意,悠然道:"准奏!"

"宋卿以為如何?"

這回趙禎也不問有沒有異議了,開始直接點名.

宋庠心中暗道:您都'准奏’了,劇本都快演完了,還問我干嘛?

唐大炮提請趙禎罷駕回山,本身就不合情理,這算是打出一個信號,諫台已經統一了口徑,事先肯定有人通了氣的.

龐籍老實了半年多,這回也出來了,說明他也知道內情.唯一讓人意外,又不意外的是文彥博...可能官家也沒想到,他會出來推了一把手.但是,文彥博的老師孫複也快成觀瀾書院的人了,他自然樂見其成.

"臣....並無異議."

宋庠很清楚,現在反對也沒用.,索性就賣官家一個人情,一切等下了朝再說.

"嗯..."趙禎微笑點頭."那政事堂就給觀瀾書院發一道旨,二月二十六,朕要親臨回山主持觀瀾書院開院儀典,順道拜謝聖人賜石!"

得!

又變成主持觀瀾儀典,'順道’拜聖石了....

整件事情,從始至終,趙禎沒問過陳執中一句,連看都沒看他一眼.陳執中未免有些失望.,下朝之時,落寞地墜在人後,卻不想,一個小內侍攔住陳相公的去路.

"相公稍候,陛下有旨,請相公福甯宮覲見."

陳執中一怔,有些迷惑地跟著小內侍拐向了深宮內苑.

到了福甯宮,內侍直接把陳執中帶到了書房,此時趙禎已經換下朝服,一身略有些陳舊的便服坐在桌案之後.

"朕可以信任昭譽嗎?"

見了禮,趙禎的第一句話就把陳執中問得一哆嗦...

"臣是陛下的臣子,陛下自可信之."

"那昭譽信任朕嗎?"

"陛下是大宋的陛下,臣不可不信!"

陳執中雖驚詫官家竟這樣問話,但答得還算有板有眼.

趙禎點了點頭,"既然如此,今日殿上所議之事,昭譽可否順之?"

"...."

陳執中徹底懵了!

官家去回山一定是另有所圖,這是肯定的.但是,趙禎能說這麼重的話就為了去一趟回山,那所圖之事一定非同兒戲啊!

"臣....不明白."

思量良久,陳執中還是說出這麼一句.

他是真怕....

怕趙禎革新之心不死,和范希文又鼓搗出什麼亂朝之事..

趙禎深深看了他一眼,沉吟片刻,給李秉臣使了個眼色.李大官會意,出了書房,把一眾內侍都趕到了福甯殿外.

"昭譽,有何不明白?"

"臣可以不聞不問,但臣要知道理由!若是有誤朝綱之事,臣就算拼死,也要反對!"

趙禎道:"此次回山之行,一為范卿正名;二為潘國為解圍."

"那三呢?"陳執中直視趙禎,這兩點理由還不夠分量,對不上趙禎剛剛的問話.

唉.....趙禎悠然一歎.

"終還是不能瞞著陳昭譽....."

陳執中走後,李秉臣不禁憂心道:"陛下還需慎重."

"無妨!"趙禎一擺手,眉心緊鎖.

"陳昭譽是孤臣,朕放心....."

二人在福甯殿中說了什麼,沒人知道.但,趙禎要去回山一事卻出奇的順利,政事堂的相公們竟無一人反對.

聖旨當天下午就傳到了回山,著令范希文及回山治下百姓二月二十六迎接皇儀!

......

唐奕盯著那塊文聖石,一邊看著工匠在石上雕琢刻字,一面心潮澎湃地想像著大宋官家的樣子.

終于要見到這位千古仁帝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