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0章 被圈養的趙禎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謝謝"命o運"1888大賞;謝謝"朝陽下,期望O戰,白狗過隙"的打賞!

另,盜版收藏比正版還多,我也是沒誰了.

求一波推薦和收藏,懇請各位在某軟件上看書的朋友,來起點給個收吧....這日子沒法過了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按說趙禎想出城溜達一圈,放在別的朝代算事嗎?

真不算.何況回山離開封就三五十里,一天就能走個來回.

但是,放在大宋...卻是個大事兒.而且,還是他自己說了不算的大事....

老趙家,絕對是華夏曆史上最苦逼的皇族.

趙大開國之初,對誰都仁慈的.雖說廢了武人的武功,那也只是政策需要,算不得殘忍.畢竟大宋開國沒殺過功臣,更沒有狡兔死,走狗烹這一說.

就連前朝遺孤,敗國舊主,也實行的是'交槍不殺’的政策,給他們富貴.

若放在別的朝代,早就一刀一個,以絕後患了.

但趙大唯對自己和趙家子孫有點殘忍...

單與士大夫共治天下這一點,就徹底把趙家皇帝們卡得死死的.

大宋皇帝不好當,連發一道聖旨都得政事堂的相公批示之後才能生效.

一個不爽就給你打回來,而且你還一點脾氣都不能有.

說到出行這個事兒,趙禎的前任還算有點自由,最起碼真宗搞了個'天書運動’,還能到泰山溜達一圈.

但是,到仁宗朝卻不行了..

因為,借封禪之名行旅游之實的把戲,讓他老爹用過了.而且,一出封禪鬧劇也讓文臣們警覺了起來,為了杜絕皇帝出行對百姓造成影響,趙禎剛繼位,大臣就聯名上書,把公款旅游這個口子堵死了.

趙禎那時候小啊,又是劉太後一手遮天,所以,小皇帝只能認載.

不過,沒關系,還有'郊游’...

趙家保持著秋獵的傳統,每年冬月,趙禎還能借著秋獵的機會,出去放放風,呼吸一下自由的空氣.

呵呵,一年放一次風,擱現在,蹲監獄也沒這麼苦逼.

可是,就這麼一點自由,也沒了...

慶曆五年秋,趙禎秋獵乃歸,就有朝臣上表,說他出去打獵踩了楊村百姓的莊家,此非仁君明主所為.

趙禎看過,急忙下詔,免了楊村百姓一年的田稅,只差沒上門道歉了.

就這樣大臣們還不干,繼續上表,讓趙禎廢黜秋獵,意思是--您還是老老實實在皇城里呆著吧!

趙禎說不過他們,只得准奏.

于是....大宋皇帝一年一次的放風機會也沒了.到現在,趙禎已經兩年多沒出過宮了.

事實上,慶曆五年那次秋獵,是趙禎最後一次出皇城.這位華夏曆史上最仁慈的帝王,從那一年開始徹底被士大夫禁足了,終其一生也沒再越過皇城那道高牆.

每年上元節,站在宮牆上看著'風華滿京倫’,自己卻要'靜月守宮寒".....唉,說是與民同樂,其實就是看著別人樂呵..

這回趙禎說想去回山溜達溜達,別說潘豐,就連曹佾也覺得這事難辦.

那群士大夫肯放行才怪!

但是,趙禎一副你看著辦吧的姿態.擺明了,你不給我辦事兒,你的事兒,我也不辦!

潘豐沒辦法,只能一咬牙:

"觀瀾書院乃文教盛世,陛下理應到場觀禮."算是答應了下來.

只是,答應歸答應,這事怎麼辦呢?一出皇城,潘豐就追上曹佾.

"賢弟助我..."

曹佾揶揄道:"老哥心機之深,弟可是拍馬莫及,哪里用我相助?"

潘豐窘著臉舔笑道:"都這個時候了,景休就別和我這醃臜之人一般計較了!"

曹佾直翻白眼,潘國為也是拼了,為了祖業是徹底不要臉了......緩聲道:"這事你求我也沒用啊,我能牽這個頭兒嗎?"

潘豐一苦,難辦就難在這兒.....

趙禎想出宮,自己不能說,朝中的文官都慣出毛病了,只要是官家想干的事,一般沒有能干成的.有的人已經是為了反對而反對,就是不能讓你順心.

趙禎不能說,他和曹佾更不能說.他們都出身將門,只要一提,這事情就大條了!

你們什麼居心?蓄意慫恿皇帝出城,要造反?

"那該如何是好?"潘豐苦聲道:"要不.....你去求求范公?讓范公主動上一本,請陛下主持觀禮?"

曹佾橫了他一眼,"范公地位尷尬,新政余波未平,這個時候,他能出來說話嗎?"

"......"

"不過....."

曹佾一陣沉吟,讓潘豐眼睛一亮.

"賢弟,有何良策?!"

曹佾似笑非笑地道:"不過,聽說國為兄家里藏了一件稀世寶物?"

潘豐心中咯噔一聲,心說,原來這是要收好處..

"兄家里確有幾件還算入眼的東西,景休看上哪一件了?"

"那塊'文聖石’可是真的?"

"這個不行!"潘豐嗷撈一聲就跳了起來,心說,曹景休你也太狠了,一張嘴就要老子大放血.

他家里確實有一塊文聖石,是他准備當傳家之物傳下去的東西,真舍不得送人.

.......

話說慶曆元年,應天府廂軍修汴水堤防,軍士們從河里挖出一塊七尺粗細,一丈來高的立石,此石秀麗非常,溫潤如墨,是一塊天然的景觀石.

事實上,這是一塊硯石,而且是一等一等的好硯石,從上面挖下一塊制成硯台,研出來的墨發墨不滯,墨汁細滑,比上等端溪名硯更好上幾分.

這麼大一塊硯石,世間罕見,實屬重寶,又因出自孔聖之鄉,自然更巨其名,因而得名--文聖石.百姓們傳說,這是孔聖人賜下的文寶,昭示大宋文勝古今,是祥瑞.

但是,這石頭出來沒多久就消失了,京中只有少數幾個軍界之人知道有這麼塊石頭,隱約猜測,是被當時主管奕天軍務的潘興送給他哥潘豐藏起來了.

....

"景休,換一個!除了那石頭,要什麼,為兄給什麼."

"那我沒辦法了.."曹佾一甩大袖調頭就走,一塊破石頭都舍不得,還辦個屁?

"別,別,我給!"潘豐立馬拉住曹佾."我給還不行嗎?"

"明天我就把石頭拉你家里去!"

"誰要你的破石頭!"曹佾沒好氣地道:"真接拉到回山!"

"回山...."潘豐一怔,"送給范希文?"

"記著,偷偷地....別讓人看見."

"....."

"能不能成事,就都看這塊石頭了."

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