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9章 聯合小舅子欺負人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潘豐一聲哀求,算是難住了曹景休...

一來,潘曹兩家在軍界同舟同濟三代的情義,雖然今天讓潘豐賣了個乾淨,但曹佾不得不去顧忌.

二來,他也知道,把潘家逼上絕路,對大家都沒好處.

但是,他知道唐奕是個什麼脾氣.

"實話跟國為兄說吧,事到如今,你來求我是沒用的,唐子浩是屬驢脾氣的,我是勸不了的."

潘豐暗悲之際,卻聞曹佾又道:"求我沒用,但我卻可以給兄指一條明路."

"賢弟速速道來,為兄全聽全信就是."

唉....曹佾一歎,看著潘豐那個可憐樣子著實不忍.

"這世上也許只有兩個人的話唐子浩能聽進去."

"誰?"

"一是范公."

"范希文?"潘豐瞬間蔫了下來.

完了...

潘豐前一段打壓唐奕的時候,可是連著范仲淹一起給參了.現在讓他去求范仲淹,人家搭理他才怪.

"第二個,就只有當今官家了..以唐奕的暴脾氣,除了他老師,估計誰去說合都是白費,只有官家夠份量."

從與唐奕的交往之中,曹佾發現,唐奕雖然沒見過趙禎,但是言語之中不難看出,他對姐夫還是頗為尊敬的.

"官家?"

潘豐心說,老子讀書少,你別騙我啊!

這事兒要是去求官家,倒不是不行,但真拉不下這個臉子啊.他要是敢把這事求到宮里去,就算趙禎呈了君臣之情,幫了他一把,但也就瞞不住了,非鬧個天下皆知不可.

曹佾言盡于此,之後怎麼辦,就看潘豐如何選擇了.是厚著臉皮去找范希文求和,還是....

好吧,去找趙禎需要更厚的臉皮....

送走潘豐,曹佾著實累極,倒頭就睡,一直到第二天晌午才悠然轉醒..還沒爬起來,就見曹福來報:

宮里頭來人了,讓他即刻覲見.

曹佾哭嗓著臉,這可真是一刻也不消停,倒是忘了,同樣關心華聯生意的還有官家.

不敢怠慢,起身梳洗,換上朝服,直奔皇城.

...

進了宮覲見趙禎,行過君臣之禮,就聽趙禎問道:"昨日可還順利,朕可是聽說,那唐子浩又發狂了,這回把潘國為也給罵了?"

曹佾暗暗苦笑,那小子發起瘋來,除了他老師,就沒有不敢罵的.

"讓陛下費心了,一切皆好于預期."

趙禎一愣,好于預期?

"景休,有什麼難處盡管說來,不用顧忌太多."

"要不要朕幫著你們與潘家和解?潘國為雖有些蠻霸,但是朕的話,于公于私,他都是要聽的."

這回輪到曹佾發愣了,理順了才恍然大悟,姐夫是怕咱們跟潘豐對碰吃虧.

只是,趙禎哪里知道,現在求爺爺告奶奶的是潘豐.

"陛下可能還不知道....."曹佾憋著想樂的心思,裝得一本正經地道.:"潘為國昨日在臣弟家中坐到半夜..."

"嗯?"趙禎一疑.

于是,曹佾就把昨天之事的真實版本,一五一十地向趙禎道來,連帶華聯倉儲之中的銷售模式,還有唐奕那一套又是效率,又是沖動消費的理論,全盤托出,聽得趙禎一愣一愣的.

"所以,臣弟與唐大郎這邊並無不妥,倒是....倒是潘國為成了熱鍋上的螞蟻.說不好,這位現在正在琢磨怎麼去范公那里求請呢."

趙禎聞言哈哈大笑,"這個潘國為,終于算是遇到對手了!如此也好,讓他長些記性,也明白一下,強中自有強中手的道理.."

曹佾搭言道:"現在看來,別說是國為不是唐子浩的對手,就算把臣弟和國為兄綁在一塊兒,在商道上也接不下唐子浩兩招."

"此乃大才也..."趙禎悠然歎道,"以後景休還要多費些心,讓唐大郎從商途之中抽身出來,好叫范卿悉心教導.為商終不是正途,只有多讀書,方可為國之重器."

曹佾急忙稱是.

心里卻暗暗不平,姐夫還是看不起商道.,還是只重讀書人.

可是...唐大郎哪里是塊讀書的料?看他做下的那些事情,哪像個讀書人?讓他去披掛上陣,都比讓他高中龍虎榜要現實一點.

二人正說著,就有內侍進來稟報.:潘豐,潘國為在宮外求見!

趙禎與曹佾對視一眼,不由發笑.正說到潘國為,他倒是自己來了.

曹佾也是暗暗佩服,心說,這老潘還真是個牛人...竟然選官家,也不選范希文.

這心聲要是讓潘豐聽去....

潘國為一定嗤之以鼻.老子才不傻呢,去求范希文,丟了面子不說,老范還不一定搭理他,還不如索性就不要臉面了,直接來求官家.

但是,老潘沒想到曹佾也在這兒.心里不由犯嘀咕,這貨不會惡人先告狀吧?

不想抬頭就見趙禎板著個臉,沉聲冷喝"潘國為!你可知罪!?"

完了...曹佾這賊厮果然是來告惡狀的....

要不是大宋不興跪拜之禮,潘豐直接就給趙禎跪下了..."臣!....萬死!"

潘豐作了個大揖,兩頭兒都快扣成一頭兒了.

"臣不知華聯是陛下為政之舉,險些壞了大事,還請陛下治罪!"

趙禎和曹佾對視一眼,心中暗暗發笑,這潘豐也學人家說起漂亮話了,什麼為政之舉?頂多算是有所預期,八字還沒一撇呢!

但是,既然開了頭,趙禎自然要演全套.

"國為平日里跋扈一點也就算了,此次越發不知收斂,險些壞了朕的大事!"

潘豐不敢頂嘴,大氣都不敢喘,可是心里卻是不平,為啥老子讓人搶了生意,逼到了牆角,還得挨罵呢?

"國為此來,何請?"

"臣....."潘豐心說,我來求救的啊!但看這架勢,好像求也沒用了.

"臣...無請...."

"真沒有?"曹佾兩手抄在衣袖里,一副老神哉哉的樣子,也怪聲怪調地出言搭話.

潘豐眉頭一皺,心說,這氣氛有點不對啊?這麼嚴肅的事情,曹佾還敢接陛下的話頭兒?

偷偷地抬眼一瞅..

差點沒吐血!!

只見曹佾和大宋皇帝二人都眯著眼睛看著他,憋不住的樂...

再看看左右,發現李秉臣和一眾內侍不知何時早就下去了,整個大殿就他們三個.

潘豐哪里還不知道,自己這是讓趙禎和曹佾合伙當猴耍了!

哈哈!趙禎開懷大笑,"再給國為一次機會,有?還是沒有?"

潘豐哭笑不得地一咧嘴.....

"有...."

也真是難為趙禎了,也快四十的人,竟聯合小舅子戲耍我這大老粗.

不過,此舉還是讓潘豐心中一暖,陛下這是沒拿他當外人,終還是沒忘幾十年的的情誼.

"有就好!"趙禎颯然道,"讓朕想想.....這事兒該怎麼辦呢?"

"讓陛下費心了..."

......

"景休..."

"臣在!"

"觀瀾書院幾時行開院大典?"

"二月二十六."曹佾一怔,官家不會是想....

"二月二十六......"趙禎喃喃複述.."唉....一直聽說回山是個好去處,真想去看看啊!"

曹佾一聲哀嚎....

姐夫別鬧!這事難辦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