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8章 夜談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感謝"朝陽下,火山,飲水醉夢,過客來,沉淪精英"的打賞,謝謝支持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其實,唐奕不滿意華聯的營業額是有些多余的.

一來,在'出門靠走’'通話靠吼’的古代,即使開業之前就賺足了眼球,但一家新店鋪的認知度還是極為有限的,更何況,他開的還是宋人從未接觸過的超市.

隨著越來越多的百姓熟悉華聯,越來越多的百姓學會這種消費模式,華聯想提高營業額並不是什麼難事.

二來,就是華聯自身的問題--結帳太慢.

雖然店里的銷售小娘和彙帳伙計都是提前培訓好的,但畢竟他們也是第一次接觸這種模式,第一天開業有些生疏也是在所難免.彙帳伙計記不住個別價目,還要查價目表,就是一大問題.

但,這些問題,也會隨著經驗的累積逐漸解決.

賬目統計完了,唐奕,曹佾也就不用再耗下去了,各自歸家歇息.

唐奕更是告訴張晉文和曹佾,未來三天,就算天塌下來,也別找他.他要睡上三天三夜,好好歇歇.

曹佾也是累壞了,把所以的事情都扔給張晉文,准備也歇兩天.

好吧,可憐的張晉文!

.....

只不過,曹佾想得挺美,卻沒想到,別說歇兩天,就連今晚的覺都注定睡不好了.

一回到曹府,下人就來稟報,潘豐在府上候了他一個晚上了.

曹佾一聲苦笑,"老潘來得倒是快."

能不快嗎?為了一個嬌白酒,潘豐已經是絕招盡出,現在連樊樓的根子都要保不住了,他要是坐得住才怪!

一見曹佾回來了,潘豐紅著眼睛就迎了上去,第一句話就是...

"景休手下留情,放為兄一條生路吧!"

曹佾悠然一歎,"兄先坐下說吧."

"潘家基業危已,兄哪還有心情坐."

潘豐臉色煞白,雙目血絲密布,早沒了白天送匾時的那股豪氣與霸道.

"早知如此,兄何必..."說心里話,他和潘豐交情不潛,今天被他算計,頗有些心寒.

但曹佾話說一半,算是給潘豐留了情面.

潘豐一時無言,僵在那里一言不發.他有無奈,也有不甘.若放在以往,這種挖祖業根基的事情,殺了曹佾的心都有.

但是情勢比人強,若今天不來服軟,那潘家基來還真就讓曹佾和唐奕給掏了個乾淨!

見潘豐不說話,曹佾又道:"兄真的不該把唐大郎得罪成這般,那小子除了記仇這一點,為人還是不錯的,現在兄知道後悔,卻是到了難以挽回的地步."

潘豐臉色連變,表情複雜,三分怒,三分苦,剩下的就只有無奈了...良久才啞著嗓子,喃喃地說出一句讓曹佾頗為意外的話.

"難道景休真的打算趕盡殺絕嗎?都已經這個時候了,還拿唐子浩來搪塞為兄?"

...

潘豐從華聯回去後,苦想之下,對策沒想出來,但卻讓潘豐想通了一個所謂的關鍵:唐子浩根本沒有這麼大的財力支撐這麼大的一個攤子.

不說裝修,不說那些精品酒水的造價,單是網羅天下奇貨.為了運轉海鮮時貨,在各地建下的轉運點,就不是唐子浩能玩得轉的,這里面沒有個幾十萬貫的耗費根本就開不起來這樣一個鋪子.

這說明什麼?

說明唐子浩在這門生意里,也就出了出主意,最多占了很少的一部份股,大頭都在曹佾這里.要不然,曹景休也不會撇下潘曹兩家世代交好的情義,更不會不遺余力地為開業造勢,連南平郡王這樣的太祖直親都請來助陣.可想而知,他有多重視這筆生意.

只不過....

潘豐又想歪了...

"搪塞?"潘豐的話讓曹佾也來了火氣."兄覺得我曹景休是玩弄心計之人?"

潘豐一怔,猛一抱拳,卻把頭偏向一邊.

"總之求景休放潘家一馬,不求保全,給嬌白和樊樓一條生路即可."

一副不情願,但又不得不認栽的樣子.

曹佾真想把他打出去.面前的潘豐既可恨,又可氣,而更多的卻是可憐...

"嬌白與醉仙同處開封酒業,但是,一個是果酒,一個是糧酒,根本上的沖突本就不大.若不是兄一時貪念要占了唐奕的產業,哪有後面的種種齷齪?"

"....."

"今日兄不來賣所謂的人情,又哪會讓唐大郎把火都撒到你身上,鬧成這個地步?"

"....."

"兄不思悔過,卻說我曹景休搪塞于你?"

潘豐搶白道:"景休處處拿唐子浩說事,難道真當兄是傻子,看不出來誰才是說了算的?唐子浩有那麼大的家底子,起這麼大一個攤子?"只不過聲音越來越弱,"還不是...還不是景休出的大錢..."

他現在是心里又有不服,又不敢得罪曹佾...簡直憋氣...

曹佾一聲苦笑,"不錯...這里面弟確實投了大錢,而且幾乎是傾盡家財的投入."

"現在也不怕告訴國為兄,這門生意我投了五十萬貫,外加那片旺鋪!"

潘豐心中一跳,五十萬加一片鋪子....曹佾是真大膽啊!這個數目,潘家是絕拿不出來的,除非把樊樓賣了.

"但是..."潘豐正想著,卻聞曹佾繼續道:

"但是,這麼多的銀錢,弟也只占了唐奕生意的一成份子,還有一張虛無飄渺的門票罷了...賣買上的事,還是唐奕拿大頭,唐奕說了算!"

"什麼?"潘豐驚的瞪圓了雙目.

唐子浩瘋了?

曹景休傻了?

這....這簡直不可思議!

五十萬一成份子!說出去誰信?

"唉...."

"兄哪怕只聽小弟一句勸,哪怕對我曹佾還有那麼一點點的信任,白天之時有所收斂,也不會是現在這般的結果."

"我不信!你在騙人!"潘豐陰沉難明.

這話別說是他不信,傳出去,開封哪會有一個人相信?

"信也好,不信也罷."曹佾正色道:"兄真的以為我曹佾為了點銅臭之物就與你潘家為敵?"

"難道不是?"

"弟白天就說過,兄忍耐一時,晚些就會把其中關鍵告知國為兄.但是...."

"什麼關鍵?"

"入唐大郎的股是官家授意的."曹佾盯著潘豐一字一頓地道:

"而且,官家極為看重這個唐子浩,並不是我曹佾要搶你的生意."

潘豐一個踉蹌,險些摔倒.

官家授意...難怪...

"第二,你覺得五十萬買一成份子太虧了,卻不知道,我曹景休賺了!"

十年!

單醉仙一項,最多十年,曹佾這五十萬就回本了.

而現在......

從現在華聯鋪,還有精品灑業的銷售來看,不用十年,只要三年,曹佾就把投進去的都拿回來了.

你說曹佾這筆買賣賺不賺?

但是,這些東西卻不能對潘豐說,最多點到為止....

潘豐根本沒在意什麼第二不第二的,他現在滿腦子都是:'官家授意,官家看中’那句話...

只這一點,就夠他琢磨幾天了.

想通了其中要害,潘豐一聲哀嚎,差點沒給曹佾跪下.

"景休救我!"

曹佾心中道:早知今日,何必當初?

.......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