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7章 把人心算計到毫巔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感謝"你擋著我賣萌了,書友160806131429296"的打賞,謝謝支持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一天的流水16447貫!

"刨去二樓,單樓下的雜貨流水幾何?"

唐奕不關心樓上賣了多少錢,樓上是專門宰冤大頭的,賣多少都不奇怪,今天一天光酒品就出了一個天文數字.

鄧州特供賣了一百多套,醉仙金尊也出了七八套,還有一套千軍釀典藏讓南平郡王買走了.

唐奕本來是不想要錢的,但老爺王說這是華聯的第一筆生意,得給他們一個好彩頭兒,所以也付了錢.算下來,光酒品就進了四萬多貫!

"二樓不算酒品,光香水,香皂,還有各州奇貨賣了9千貫."

"樓下各色雜貨七千多貫."張晉文眼冒金光,他做夢也沒想過,賣雜貨一天就能有七千多貫的流水.

卻不想唐奕擰著眉頭,老大的不願意.

"才七千多....有點少啊."

"你當錢都是大風刮來的啊?七千多還嫌少?"

曹佾心說,看把你牛的,七千還少?

在開業之前,曹佾就有預期,這華聯倉儲說白了,就是把一個集市微縮到一家店鋪里來.這種新奇的售賣方式或許會吸引一批顧客,使得生意不錯.但就算每個品類的貨品都按京中最旺的鋪子來算,一天的流水加在一起也超不過三千,現在翻了一倍還多,這小子還嫌少?

唐奕白了他一眼,"現在才七千,入夏之後呢?"

呃...曹佾不說話了....

現在華聯占了鮮菜之利,可以說能有這般巨收,有兩成來自蔬菜.但是一入夏,溫室蔬菜的優勢也就有沒了,銷售額度還得往下走.

"就算沒了鮮菜之利,那也不少了!"曹佾歎道:"比別家高出一倍的流水,你還有什麼不滿意?"

"切....沒追求!"唐奕津著鼻子,把曹佾好頓鄙視.

"老子弄出來個華聯,要是只比那些散鋪子多一倍的流水,那丟人可丟大了!"

曹佾與張晉文對視一眼,這小子也太狂了,一倍還不夠?想要多少?十倍?

沒錯!

唐奕理想中的華聯還真就是十倍!

見二人一臉的迷糊,唐奕干脆往收銀的櫃台上一坐,環視一眾伙計和曹佾二人,"我來問你們兩個問題......"

"第一,假如一個人想把相當于咱們華聯貨品這麼多的散鋪子逛完,得耗時多少?"

"第二,一間京中最旺的雜鋪假若從一早開門就人滿為瘓,一天的時候可接待多少顧客?"

唐大大手一揮,"趕緊想,先答出來有賞!"

一聽有賞,大伙兒都來了精神,有機靈的伙計片刻即答:"像咱們華聯這般齊全的貨品,分到專營鋪面,怎麼也得分出個七八十家,就算這七八十家店都挨著,想逛完,也得大半天的時間."

唐奕點點頭,扔給那伙計一角銀子,"不錯,賞了!"

至于第二個問題,就得精于商道的曹,張二人來答了.

張晉文沉吟良久方道:"京中最好的鋪面一天接待千多人,已經是極限.再多,雇多少伙計也忙不過來."

"對嘍!"唐奕調著嗓子,"那你再算算,一個人要逛完華聯需要多少時間,咱們一天又能接待多少顧客?"

曹佾和張晉文猛然一滯,瞬間頓悟.

唐奕見他們的表情就知二人已經明白了,繼續道:"咱們的經營模式不單單是新奇那麼簡單,最起碼有兩點優勢是別的店鋪比不了的."

"哪兩點?"

"第一就是效率,非常的效率!客人用半個時辰就能轉完大半天才能走完的店鋪,而做為經營者的我們,不但省去了迎來送往的大把時間,而且所有商品統一結算,又省下了大把的彙帳時間."

張晉文眼前一亮,"這就是大郎以前提到的時間成本?"

"對!客人省了時間,我們也省了時間,兩處相加,我們的客流量比別的店鋪高出十幾倍,幾十倍!"

"那第二點優勢在哪兒?"曹佾急切問道.這些東西真是他經商這麼多年,聽都沒聽過的東西,看似無關緊要,但成效著實駭人聽聞.

"第二點是消費心理!"唐奕得意地笑答.

今天心中的大石總算落了地,又拿潘豐泄了火,心情不錯,決定給他們來點干貨.

消費心理?這個詞大伙兒聽都沒聽過...

"消費心理這東西,我給他歸類為兩種,一種是理智消費,一種是沖動消費."

曹佾苦著臉,你能不能說點我聽得懂的?

"理智消費,就是有目的的消費.比如說,我今天想去買塊肉,那我就去肉店,想扯塊布,就去布店."

"而大宋的商業模式還是比較原始的專賣制,也就是說,肉店只賣肉,布店只賣布."

還是剛剛那個機靈的伙計,亮著眼睛搶著道:"可咱華聯不同,肉店里有布店,布店里還有雜貨店!"

唐奕笑道:"對嘍,咱們是用最全的貨品吸引所有目的性消費的顧客,然後還是用最全的貨品誘使他們沖動消費!"

這個伙計不錯,頗有幾分靈動.唐奕一時興起,"你叫什麼名字?多大了?哪人?"

"小的叫劉韜...十七了,開封人氏."

"明天開始,你跟著張掌櫃上工."

劉韜一怔,隨即狂喜.這算是東家給他升了職了啊!在一眾伙計羨慕的眼神中,劉韜連連道謝.

"跟著你張掌櫃好好學本事."

唐奕囑咐兩句,就指點江山一般指著空曠的店鋪,"這里面每一樣貨品都不是隨便擺放的,最常用,銷量最好的貨品都在店鋪的最里面.靠近門口的位置,永遠是一些無關緊要,可有可無的東西."

曹佾聽著唐奕的話,有三分聽懂,又有七分不懂,似懂非懂的感覺讓他好不難受,倒是從小就在雜貨鋪子里長大的張晉文一下子明白過來.

"客人進鋪大多要往里走,而一路上看到的都是咱們的貨品,無形之中就把華聯逛了個遍."

"對!"唐奕贊道:"過眼的東西越多,客人就越有可能消費.只想買塊肉的,也有可能多帶一塊布回去!"

"還真是."那伙計猛然叫道:"小的就記得有一個老婦,進店就問哪里賣碗筷餐具,可是出來之時,不但買了碗,還撿了一提籃別的雜貨."

經他這麼一說,也有別的伙計插話道:"潘樓掌櫃今天上樓買酒,結果下來的時候除了灑,還挑了香水,肥皂.這也算是沖動消費吧?"

唐奕笑著點頭稱是.其實宋人不比後世人笨,聰明人只要一點就通.這個道理其實很簡單,就好像後世有的人進超市只是想買袋米,卻多買了一堆可有可無的東西.有的人想買瓶水,卻帶出來一堆零食一樣.

超市利用的,就是消費者的沖動消費心理.

說完這些,唐奕轉頭看向曹佾二人,"咱們有比別的鋪子多十幾倍的人流,又充分利用了顧客的心理,卻只比別人多出一倍的流水.你們還滿意?太沒追求了!"

曹佾苦笑著與張晉文對視一眼,心說,要是人人生意都像你這麼做,那大宋百姓可就倒黴了!

太會算計了...

都把人心算計到骨子里了!

不過,二人也算是長見識了,這麼一間鋪子,竟有這麼多看不見摸不著的講究,連貨品怎麼擺都算計好了,想不掙錢都難了....

而唐奕對于這二人的表現,也唯有報以一聲長歎:

"唉....科技就是生產力啊!這都是科學,你們懂嗎!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