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5章 天價酒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謝謝"社會丿小說迷"千賞;謝謝"為愛念生"的打賞,謝謝支持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"唐子浩怎麼把這麼多新鮮海貨弄進京的?又哪兒來的這麼多種類的鮮菜?"

潘豐一臉的憤恨.萬沒想到,唐子浩不但酒上玩得大,還從食材上又捅了樊樓一刀.

"據說,海貨走的是槽運,唐子浩沿著運輸路線建了十幾個轉運結點,不但快船飛運,而且每到一處即換上保鮮的冰塊,這才一路進京!"

"....."

十幾個轉運點!?好大的手筆!這樣的耗費誰玩得起?

"而鮮菜來自回山三百畝地建成的暖房!"

"三百畝?"潘豐飛速算計起來....現在是二月初,三百畝的菜品足夠賣到開春新菜上市了!

不知不覺,潘豐已經額頭見汗.看這架勢,唐子浩的食材供應幾乎不可能出現斷貨的情況.也就是說,樊樓如果不從他這里進貨,很可能要長期被京中各酒樓壓制,第一不保!

可是,從華聯進貨?

別說潘豐不干,就算唐子浩也不能干啊!都鬧成這樣兒了,人家當然樂意看你的笑話.

潘豐想想就窩火,酒上還沒分出高低,就要在食材上被唐子浩牽著鼻子走?

而周四海的一句話,又把潘豐的想法堵死了.

"剛剛小的已經試探過了,這一區的管事直言,要是樊樓想進貨,得問過東家才能決定,擺明了不賣給咱們...."

"欺人太甚!"潘豐急得直跳腳,低聲咒罵.

"怎麼辦?家主還要快些應對才是"周四海也亂了方寸.

"能怎麼辦?先回去,再做計較..."

說著,潘豐又看了一眼銷售火爆的蔬菜副食區,轉身欲走.

這時,正好高陽正店的掌櫃訂好了海貨從人群里擠出,帶著幾個仆役要出店,而潘豐又正好擋在那兒......

高陽正店掌櫃送了潘豐一個尷尬的微笑,然後....繞了過去.

呵呵....潘豐比他更尷尬.....

讓人認出來了!

其實這一片兒的顧客早就認出他了,只不過礙于情面,都裝著沒看到罷了.

說起來,潘豐今天也挺冤的,遇到唐子浩這個瘋子.本以為唐子浩要在酒上和他分個高下,卻不想,人家手里還有別的大殺器.

......

"酒品都置辦好了嗎?"

高陽店掌櫃讓過潘豐,就徑直出店,一邊走,一邊和伙計續話.

"置辦好了,按您的意思,十套鄧州特供共1880貫,已經搬下樓裝車了."

"嗯...."

置辦酒品?1880貫?醉仙不是白送嗎?

潘豐與周四海對視一眼,滿臉的錯愕.心說,唐子浩是糊弄人的?掛著白送的牌子,卻也還要錢?

"走,去樓上看看!"

剛剛那人不是說'搬下樓’嗎?潘豐倒想看看,唐子浩這酒是怎麼賣的.

待兩人上得樓來,卻是眼前霍然一亮.

二樓裝飾明顯比一樓更為華貴,客人也比一樓少了不少.但從衣著來看,皆是富貴之人,這二樓顯然不是一般人能來的.

事實也確是如此,二樓賣的商貨比一樓高檔很多,都是些京中名店,或是各州緊俏財貨的專櫃.

潘豐看到,有開封有名的金得順珠寶鋪子的專櫃,也有神剪李的成衣展示.....這其中就有董惜琴拿出去那種楠木小盒的鋪位.

一問才知道,里面裝的是一種叫做香水的香料,極為特別.而董首行拿走的還是其中最貴的一種,內裝月季,菊花,茉莉,桔子,香瓜五種味道,一盒售價七十余貫.

潘豐暗暗罵娘,怎麼他媽這麼貴?唐奕搶錢不成?

可是,你說他搶錢吧,還真有人願意讓他搶.香水專櫃那叫一個火爆,眨眼的工夫,潘豐就見好幾波人拿著貨品去付錢了.

而這里占了最大,最好位置的,卻是賣酒的.

不過....和潘豐想的不太一樣...

潘,周二人走到售賣酒品的所在,立刻有舉止端莊的小娘上前相迎,臉上掛著微笑,不卑不亢.

見識了華聯鋪內使女服務水准的潘,周二人倒也沒什麼稀奇,只是進了灑品售賣的隔間,潘豐就傻眼了.

里面根本就不像一個酒鋪,沒有排成排的酒缸,也沒有捋成捋的酒壇子.整個隔間皆用上好紅木裝點,貼牆立著一個個一人多高的大櫃,櫃門上鑲的都是大食琉璃,別提多貴氣了.

整個酒鋪看不出一絲一毫酒鋪應有的樣子,裝點得比樊樓最豪華的包間還要奢靡.

"這是....酒鋪?"周四海不確定地嘟囔道.

那銷售小娘抿然一笑,"客官無需多疑,這確是鄧州嚴河坊經營的酒類精品店."

精品店?

這名字倒有些別致...

"那你們這里的酒品售價幾何?"這時候就得周四海來搭話了.

潘豐則是派頭十足的由小娘引著在鋪內坐了下來.

要說這唐子浩還真是敗家,一個酒鋪招待賓客的桌椅都是上等檀木打造,一點不比潘豐家里擺設的家什差.

"那就看客官看上哪種了."

"哦?細細道來."

小娘又是一拂,笑容不減地介紹道:

"客官原諒則個,本店初開,酒品還未齊備,目前只有'鄧州特供’,'醉仙金尊’,'千軍釀典藏’,'文武至尊'這四個品類相售."

周四海聽得眉頭一皺,這幾個名字聽著怎麼有點耳熟.

"那售價幾何?"

"分別是188,1888,8888,18888四個價次."

"....."潘豐聽得一愣.

卻見周四海見鬼了一樣顫聲道:

"是'貫’?"

小娘一笑,"客官倒是明白人,還能有此一問,有不少人來了,直接當成是188文,1888文喱.."

周四海呆愣了半天....原來童管事探到的消息是真的!!

潘豐差點沒從椅子上跌下去...."什麼酒這麼貴?!"

小娘似是已經習慣客人這番表現,也不多說,直接讓人端上來兩套錦盒,分別是'鄧州特供’和'醉仙金尊’.至于那個文武至尊和千軍釀典藏,小娘子根本就沒提,太貴重了,客人若無意向,是絕不能亂動的.

"客官可以自行品評,看咱的酒值不值這個價錢."

潘豐隨手捧過'醉仙金尊’的盒子搭眼一看,不禁一驚.

"劍川瞿雕?"這木盒雕工極為精細,潘豐一搭眼就感覺像是來自天下四大名雕之一的劍川瞿雕.

"客官真是好眼力,正是出自劍川瞿家的工藝."

潘豐暗暗乍舌,這麼一個尺半見方的盒子,就不下十貫錢.一個裝酒的盒子而已,用完就扔的東西,這麼浪費做甚?

但是,潘大家主也不想墜了氣勢.

不動聲色地打開盒子,這下更是說不出話來.盒子里絨布為襯,靜靜躺著一青,一紅,一綠,一橙,一白五個五色瓷瓶,而每個瓷瓶下面都有一錦書木軸,讓人只看一眼,就覺得這根本就不是酒,而是世代珍藏的寶物一般.

瓶子用軟木塞封了口,顯然是酒瓶.拿起一看,定窯出品,每個最少又值十貫!

光包裝就耗費六十貫開外!潘豐就納悶了,這瓶子里裝的是什麼酒,敢用這麼名貴的包裝?

一問之下,售賣小娘卻是不答,而是嫣然笑道:"客官打開錦書一觀便知."

潘豐狐疑地拿起一木軸緩緩打開....

潘豐徹底傻眼....

這哪里是給人喝的酒!?

神仙的玉液瓊漿也不用這麼折騰吧?

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