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4章 前所未見的經營模式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謝謝"酷酷的大貓"的4千大賞!謝謝"禦風四海,康絲坦斯,沉淪精英,小豬1381,邪神小鑌"的打賞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潘豐進到店內,著實被驚到了!

就見巨大的空間之內,除了柱子,竟無一堵隔牆.頭上每隔一丈,就有一盞也不知是什麼燈蠟的吊燈,把華聯店內照得如同白晝,站在門口就幾乎可一直看到最里面.

隨著人流而入,潘豐也徹底搞明白周四海手里的提籃是干什麼用的了....

唐子浩這店中,所有貨品竟都是無人售賣的.各種各樣,讓人看得眼花的商貨都整齊地碼在一人來高的架子上,架上釘有貨品說明和價碼,客人若想購買,伸手自取,根本不用伙計支應.客人把選中的貨品放在提籃內,等到出店之時一同到門前的閘口會賬即可.

而且,每隔十來步都站著一個模樣端莊的藍裙小娘,時不時為顧客講解一些新奇之物的公用.

"倒是新奇...."潘豐暗暗點頭,連他自己也被這新奇的售賣方式所吸引,忍不住隨手拿幾樣開封少見的稀罕物兒觀瞧幾眼.

而華聯不光賣商貨,還賣現成的吃食.從店門口一直到最里面,沿著邊牆一字排開,全是大宋各州名吃的攤子,樣樣誘人,且沒一樣兒是京里有的.

鄧州的生煎,陝南的酸粉,蘇杭的水果冰沙等等,甚至還有番人在現場制作回鶻烤肉.

"家主看左邊."周四海指著華聯西北角的方向."那邊是專銷醉仙的所在,只要在店中購買任意貨品,就可到那兒免費領一壇兩斤裝的醉仙釀!"

"只有兩斤?"潘豐疑道.

"對!每人只限兩斤."

三十萬斤醉仙,每人兩斤,就是十五萬人次,足夠唐子浩占下一大批市場份額了.

"呼...."

潘豐聞言反倒面色一松,長出了口氣.

還好是限量送,要是敞開了送,那對開封酒業的沖擊才是災難性的.....看來,唐子浩還沒真瘋.

如若真可著勁兒送三個月,那開封所有酒鋪三個月內就別想開門做生意了.

他哪知道,唐奕送酒的本意,根本也不是為了推酒.從最開始,他就沒把樊樓當對手,最多只能算是摟草打兔子--順帶手的事兒!

要不是曹佾礙于交情苦勸,唐奕真想直接就傾銷半年,管你樊樓,還是潘家,都得給老子讓道兒...他是想借著酒勢,聚攏客源,進而讓這種新奇的銷售模式盡快被開封百姓所接受.

......

"情況還不是太壞,既然是限量,咱們就還有時間應對."潘豐想通其中關節,心也就定了下來.

周四海卻苦聲道:"哪有什麼時間應對?若處理不好,樊樓明天就要生意慘淡了!"

"嗯?"潘豐擰眉疑惑.

"家主隨我來!"

說著,周四海便引著潘豐向華聯倉儲的深處行去...

潘豐不知他是何意,只得跟著他往里走.

邊走邊看,潘豐更加震撼,也不由佩服暗地道:唐子浩做生意確實不凡,這一間店鋪,卻幾乎彙集了整個大宋乃至周邊諸國的奇貨,小到針頭線腦,牙粉絲帕,大到蘇錦蜀繡,筆墨文硯,要不是貨架與貨架之間掛著諸如'生活用品區’,'布料衣帽區’,'文房四寶區’之類的牌子,還真容易讓人看花了眼.

走到最里面,懸著'鮮菜副食區’牌子的地方,周四海才停了下來,向明顯比別的區域多了好幾倍人流的副食區一指:

"家主且看!"

"還看個屁?"

潘豐差點沒罵娘!奶奶的,你帶老子去哪兒不好,偏往熟人堆里鑽!?

只見這一片兒都是熟人,京中貴族家里的管事,各家名樓的掌櫃,朝中大員的家仆......幾乎都認識潘豐.這要讓他們看到,堂堂潘家家主讓唐子浩一頓臭罵,還親自跑到人家店里來轉悠,他這老臉還往哪擱?

潘豐轉頭就想走,卻被周四海拉住了.

"家主,不能走啊,樊樓危在旦夕,家主還要以祖業為重啊!"

"你讓某怎...."潘豐暴跳如雷,但又覺有失身份,吼了一半,就心虛地左右看看,壓低聲調,"你讓某怎麼看?都是相熟之人,讓某家這臉面往哪兒放?"

周四海臉色發青,窘道:"家主別看人....看貨..."

潘豐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最後還是忍著難受,瞥向這一片的貨品.

這一看,潘豐也被逐漸吸引...

這一片兒與別處不同,賣的是果蔬肉蛋,雞魚海鮮之類的食材,不是無人售賣的自取,而是有人稱重打包.

開始,潘豐的第一感覺還只是認為華聯鋪想得周到,像雞魚之類的肉品,蝦蟹貝螺之類的海鮮,都會按照客人的要求,予以簡單處理.

雞魚是殺過,洗淨的,肉可以按客人需要切好了再拿走,海鮮,河鮮也可處理好,買回家直接下鍋就可以了.

可等潘豐反應過來,心內不由大驚,暗罵一聲:"賊厮唐奕!這是要趕盡殺絕啊!"

現在,

問題不是華聯鋪想得夠周到,服務夠好!

問題是,這苦春頭子的時節,他-媽的他哪兒來這麼多鮮菜?

而且不是一兩種,是十幾種!夏秋有什麼菜,這里就有什麼菜.

更離譜的是,這海貨,河鮮也太....太全了!

南方的草花鱸魚,登州的小海參,泉州的海王蟹,大對蝦,雷州的扇貝,海螺,簡直只有你想不到的,就沒有人家這兒沒有的.

潘豐終于知道周四海為什麼亂了方寸....

這里食材簡直就是應有盡有,而且多是稀缺之物,圍在此處的客人很多都在預訂今後的供貨.而華聯專門在這里按排了一個管事,接受預訂,不管多大的量都一口答應.看這架勢,好像華聯存貨頗多,且有長期貨源!

這意味著什麼?

意味著,樊樓引以為傲的優勢一下子就全沒了!

樊樓立足開封,酒上靠的是嬌白;菜品上則靠的是最多的花樣兒,最珍惜的食材,至于粉頭兒小姐,裝飾,服務,開封幾家名店的差距不大,甚至是沒有.

周四海花了大價錢專門從各州運來珍稀食材,以吸引開封食客."別家沒有,只有樊樓有."這才是樊樓客似云來的奧秘.

但現在.....這個優勢反而成了劣勢,因為華聯倉儲的食材比樊樓找得還全,還精!

細認之下,除了任店,開封排得上號的酒樓管事都聚在這里.潘樓,明月樓,狀元樓,遇仙樓....高陽店,馬行店,德昌店,一家都不少!這些名店,全都在和華聯倉儲訂食材供應的合約.

不用想,任店承辦華聯鋪開業大宴,肯定早有動作.那開封還差誰?就特麼差了一個跟唐子浩死磕的樊樓!

潘豐都不敢想了....

過了今日...

不!都不用過了今天.晚間時分,各家店就能推出全新的菜品,用上不比嬌白差多少的醉仙釀.到那時,樊樓所有的驕傲,所有的優勢都將蕩然無存!!!

沒有第一多的花樣兒,沒有第一好的菜肴.....那樊樓還叫什麼汴京第一樓?

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