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2章 原來是倉庫?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感謝"nqm,陳麗嬌"的打賞,謝謝支持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開業酬賓,果酒七天免費相送......

所有人都是心中一顫,免....免費!白送?

"牛氣!"眾人暗叫,這唐子浩不愧狂生之名,他竟然白送.

"爾敢!?"潘豐也心中大罵,萬沒想到,唐子浩敢這麼玩.

不過,這些人還是小看唐奕了,這貨不但敢白送,而且還敢瘋狂地白送!

"黑子!"唐奕高聲大喝,聲若驚雷.

"在呢!"

"把七天給老子改成一個月!"

"得勒...."黑子歡叫一聲去找漆桶了.

唐奕回身來到潘豐面前,"你不是仗義嗎?那咱也不能小氣,先送一個月,我夠不夠仗義?"

潘豐又怒又驚!

怒的是,被一個十幾歲的娃娃這般欺辱,這是在當打眾他的臉啊!樊樓160文,他就白送.

驚的是,唐子浩為了搶市場已經瘋魔,這得賠多少?

"哼!"潘豐強行鎮定下來,一聲冷哼.

"唐,曹兩家勢大,我潘豐當然沒有唐公子仗義.但潘某人也不是慫蛋,縱使家敗,奉陪就是!"

"你大爺的!"唐奕張嘴就罵."還跟老子假仗義..."

"黑子,改成兩個月!"

"好勒!"

"夠不夠?!"唐奕雙目寒芒暴斂,你不是能裝嗎?老子直接壓死你!

潘豐眼皮直跳,兩個月....他要敢白送兩個月,那樊樓真還扛不住.

"唐公子好不霸氣!可你想沒想過,如此一來,開封多少酒家要被你擠垮,多少百姓失掉生計!?"

"三個月!"

"你接著裝...."

這回唐奕眼皮都不抬了,大有再多說一個"不"字,老子接著加碼的架勢.

"....."

潘豐還真就不敢再多說一個"不"字了......

唐奕這作派,讓人一點都不懷疑,他說的是真的.

三個月!白送三個月,樊樓玩不起,也拼不起.真讓他再往上加,那開封頭牌的名號,也就換成醉仙了.

有一句話,潘豐說的一點不假--曹家倒了金店,還有瓦子,炭場,潘家要是倒了嬌白這塊牌子,就真的什麼都沒有了.

所以.....

他賭不起!

見潘豐憋得臉色紫黑,一語不發.唐奕一甩手,轉身就走.

"就這點武功,還裝得跟什麼似的,也就是個樣子貨!"

潘豐一個踉蹌,差點沒暈死過去.

這小子太賤了...

"唉...."曹佾在其身邊低聲歎道:"國為兄,不該來的...."

......

要說,也算是潘豐倒黴,撞了個正著.

這一年的時間,唐奕忙完了觀瀾書院,忙城里的店鋪,還要盯著鄧州和回山的生計.每一項都要他親曆親為,哪怕是一個小小的細節都要他來拍板定音,而范公又不想他疏于學業,時不時還要敦促他讀書.可以說,一個人掰成了幾瓣兒在用,就算是一個成年人也受不了這麼重的擔子,何況,他只是個十六歲的少年?

從入冬開始,身邊的人就感覺得出,唐奕已經被壓榨到崩潰的邊緣,脾氣越來越暴躁,越來越難見笑容.誰也不敢觸他的黴頭,連曹佾都讓著他三分.

潘豐今天出門,應該沒看黃曆的....

所有人都錯愕地看著瘋魔一般的唐子浩....那些打定主意看熱鬧的開封百姓,一個個面面相覷,大氣都不敢喘..

"唐子浩!這哪是什麼狂人?簡直就是瘋子!一個敢在大庭廣眾之下,噴得潘家家主連嘴都不敢還的瘋子!"

趙德剛眯眼望著唐奕,心中也是震撼不已.

老王爺震驚的倒不是唐奕的狂妄,而是那股天不怕地不怕的狠勁.管你是名將之後權勢滔天,管你是富享開封的大宋貴族,敢惹我?老子就敢跟你拼命!

拼到你怕!

這讓七旬有余的老郡王有些恍惚,也有些熱血沸騰.

尤記得,在他也似唐奕這般年紀之時,開封城中到處都充斥著這樣有血性,敢捅破天的角色.

那時,大宋第一戰將潘美還沒有輸掉將膽!

那時,令契丹聞風喪膽的楊無敵還未埋骨異鄉!

那時的太宗皇帝還未失去奪回燕云,複我河山的勇氣!

那時的大宋,還是一匹有血性的狼!

而不似現在這般,如一只任人宰割的羊!

......

曹佾一句"你不該來..."

不但喚醒了潘豐,也把老王爺從回憶里拉了回來....

潘豐怒視曹佾,"我不該來?我不來行嗎?你們都挖到老子牆根上了,我還不能來了?"

聽著潘豐的言語,趙德剛暗自搖頭,潘國為終還是軟了,終還是被一個十六歲的孩子給嚇住了.

正如時下的大宋.....失去了拼搏的膽氣....

想到這里,老王爺再不想理會二人,有些寂寥的緩步走開.

也許.....多幾個像唐子浩這樣的'瘋子’,並不是壞事....

潘豐這句說的並沒有摻假,曹佾也只得無奈搖頭,"沒人要挖兄的牆角..."

"哼!說得好聽!你就不怕,找這麼個狂妄小子合伙,失了人心?"

"國為兄真的以為弟會置二十幾年的交情于不顧,為了一點銅臭之物,來堵兄的活路嗎?"

"什麼意思?"潘豐被曹佾說得一滯.

"本來弟已經勸動了唐大郎,只要你的樊樓不來惹他,之前的事已經算是過去了.他只是要一個與樊樓相爭的噱頭,為新店賺一點眼球罷了."

"不過現在....."曹佾一聲苦笑,"恭喜國為兄徹底惹毛了唐子浩,這回算真的對上了!"

說完,曹佾留下一臉懵逼的潘豐,著令張晉文致辭開業.

他也不是沒有火氣,潘豐今天這一手,外人來看是仗義,又是不請自來,又是送禮,又是撤促銷牌的.

但是,曹佾不傻,知道潘豐這次就是拋下了情義,特意來掙同情的.

張晉文也還聽話,一番長詞,然後親手點燃八串紅竹火炮,噼啪震天的爆竹之聲一下子轟鳴起來,傳得老遠.

據說,在皇城之內都能聽得見響動....

待爆竹燃盡,在賓客的祝福聲中,唐奕親手扯動門匾垂下來的紅繩,高樓大匾上的紅布隨之滑下,唐子浩折騰了一年之久的新鋪終于與開封百姓見面!

只不過...

只不過隨著紅布落下,擠得滿滿登登的東華門大街全都為之一肅,近前的賓客更是愣在當場!

潘豐,周四海更是見鬼了一樣,看著高高在上的那四個燙金大字.....

"什....什麼情況?"

潘豐失聲叫道:"不是酒坊嗎?"

"這..."

"這'華,聯,倉,儲’又是個什麼東西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