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1章 罵人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感謝"為愛念生,king冰衫,白癡李牧,飲水醉夢,桐谷羽,書友160614132344090"的打賞,謝謝支持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潘豐如此說辭,曹佾頗為意外的同時,更是無言以對,只得用趙德剛,潘豐三人才能聽到的聲音低聲哀求道:"今日兄就給小弟一個面子...不要鬧了可好?"

潘豐一言不發地看著曹佾良久.....

"看來,景休還是小看我潘國為了."

"今天只為賀新,而非攪局,二十幾年的兄弟,總要有個交代!"

大伙不禁一陣錯愕,萬沒想到,潘豐會這般言語.

"來人!"潘豐一聲高喝."把賀禮給老子抬上來!"

說話間,後面一眾潘府仆役,合力抬著一塊大匾排眾而出.潘豐一扯匾上紅綢,只見四個燙金大字躍然匾上:

鵬程萬里!

"你開業,我來賀慶,就是這麼簡單.生意上的角逐,那是你開業之後的事情,不論賢弟有何手段,我潘某接招就是!"

曹佾看著金匾,逐漸凝重起來,不見有一絲喜悅,更無一絲歉意...

而君欣卓看到此處也不禁動容,小聲對唐奕道:"這人好像也沒那般可惡,最起碼是個磊落之人.咱們是不...咱們是不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?"

唐奕輕蔑一笑,冷冷地吐出兩個字...

"天真...."

許是唐奕情緒不穩,沒有刻意壓低聲音,立在不遠處的那位董惜琴顯然聽到了二人對答,不禁又多看了唐奕一眼.

說起來,董惜琴今日能來,一方面是尹先生的面子,另一方面,也是帶著好奇來的.

傳了一年的'狂生半闕郎,鄧州酒天王’據說只有十五歲.

她是想看看,被尹先生多次提及的這個少年,到底是個什麼人物.

而且,他到底哪來的信心,可以在酒業上擊敗樊樓?

可以說,從下車,她就有意無意地注意著唐奕.可不管相識,還是陌生,幾乎到場賓客都來與她這個花魁打了招呼,卻唯獨請她來的唐奕沒有過來照面...著實讓董行首有些意外.

他是不懂人情世故?

不是!

能說出'天真’二字,足見其過人之處.

...

潘豐奉上金匾為慶,著實驚到了一眾看客.萬沒想到,這潘豐是如此豁達之人,曹家是酒業敵手,又無賀貼相請,竟也能坦然而來,並以重禮相送,簡直就是情義無邊!

正在鄙夷國舅爺有些多心之時,卻見周四海聽聞家主到來,也從樊樓跑了出來.見了禮,就附在潘豐耳邊低語起來.

潘豐越聽面色越冷,最後對曹佾道:"你要支使我家的人,撤了我家的買賣?"

顯然,周四海傳的不是什麼好話,大伙暗道:"來了,好戲終于上場了!"

趙德剛一見事情不對,又要出來圓場,卻不想,曹佾搶先一步,坦然道:"弟還是那句話,有些事情不便現在告知,早晚兄會知曉弟的一番苦心.還請兄看到二十年兄弟的情份上,收了'神通’吧!"

潘豐瞪著曹佾不說話,雙拳緊握,顯得氣憤難平.

良久,方從牙縫里擠出一句,"周四海!"

"小的在!"

"把牌子給我撤了!"

呃...

這個結果讓周四海一陣錯愕,"家主這是要....."

"今天是我兄弟的好日子,這個面子.....我給!"

"干得漂亮!!"唐奕大叫一聲.

漂亮到...

唐奕想拿刀活劈了這個潘,國,為!

....

潘豐今日給人的印象...

莽撞不失仗義,恩怨分明,又不失豪氣.做足了姿態,也給足了曹佾面子.

可是,堂堂潘家,不但家資巨萬,而且在軍界依然留存不小的勢力.這樣一個莽撞之人,又怎麼能扛起潘家的大旗呢?

唐奕之所以想殺了這裝叉的貨,是因為潘豐一照面,就把傳了一年的他與樊樓之間的紛爭,徹底扭轉了過來.

以前,不管朝中怎麼參唐奕的不是,也不管樊樓怎麼制造輿論抹黑唐奕,其實在百姓心中,唐奕是占著理的.畢竟是樊樓不義在先,要搶唐奕的生意.

這一點看似無用,卻重要至極.

可以說,唐奕一直站在道德的至高點上,立于這場紛爭的不敗之地.唐奕和樊樓對拼,不但制造了輿論讓醉仙未上市就火了一年,而且在開封百姓心中占了不少的同情分.

可是,潘豐今日不請自來,完全顛覆了以往大家對此事的印象.幾句話的功夫,反倒成了唐子浩聯合曹家來對付潘豐.

潘豐那句話說得漂亮,'曹家倒了金店,還有瓦子,黃了瓦子,還有炭場.但是,潘家要是倒了酒業,就什麼都沒有了.’

一下子就讓大家覺得潘豐是弱勢的一方,倒是曹佾和唐奕有些不夠仗義了....

曹佾比唐奕還清楚,潘豐前來,三分情義,七分暗斗!

但是,他卻偏偏什麼都不能說,越說,就越成了唐,曹二人聯手挖潘家的牆角.

雖說...

雖說,潘豐這一手玩得確實漂亮,但是,潘豐算錯了一件事....

他太低估唐子浩了!

....

"張晉文!"

唐奕一聲暴喝,嚇得眾人一激靈...

"在呢!"張晉文知道唐大郎這是動了真怒,急忙站了出來.

"我也在呢!"黑子又挽了挽袖子,躥了出來.

"滾蛋!"

黑子蔫著腦袋,又退了回去.

唐奕橫了潘豐一眼,轉臉對張晉文叫道:"愣著做甚,這老不死的既然是來慶賀的,還不馬上開業,給他'慶賀’!"

噗!!!

所有人都噴了!

怎麼把這位小祖宗給忘了?果然是個狂人,之前傳聞他罵過周四海有人還不信,范公門生怎會如此不堪?沒想到,罵周四海都是輕的...這位連潘豐也敢罵....

而潘豐差點沒背過氣去,這樣的場合,京中貴胄齊聚,連曹佾都得有些收斂,這小子憑什麼??他怎麼敢?老子才四十出頭,怎麼就成老不死的了?

"你敢罵我?!"

"罵的就是你!"唐奕指著潘豐的鼻子罵道:"少給我裝蒜!你不讓老子舒坦,老子也不會讓你好過!"

"你跟誰稱'老子’?"

唐奕懶得跟他絮叨,回身直沖店門口的董惜琴而去.

大伙還在納悶兒,他和潘豐對戰,怎麼怒沖沖地朝惜琴姑娘去了.

董惜琴也是花容失色,這唐子浩此時臉色陰得嚇人,下意識地退後一步.卻不想,唐奕連正眼看都沒看她一眼,直接越過去,到店門口,一把扯起一塊紅綢....

眾人恍然,原來除了房頂上那塊大匾蓋著紅綢,門前還有一塊立牌也蓋著綢子.

現在,唐奕把綢子扯掉,上面的大字自然就躍入了眾人眼中......

只見牌子上寫道:"開業酬賓!果酒,七日內免費相送!!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