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9章 王爺與名妓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感謝"書友160906162023484,牧幕希星,雙羽燕子,沒沒無言"的打賞,謝謝支持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曹佾一罵人,周四海反倒鎮靜下來,冷著臉道:"國舅可能搞錯了."

"搞錯什麼?"

"樊樓可不是曹家的產業,還輪不到國舅來指手畫腳."

"你!"

現在要是手上有刀,曹佾恨不得一刀劈了這老匹夫.

"成事不足,敗事有余的東西!當某害你家主人不成?"

"國舅又搞錯了..."周四海依然不咸不淡.

"......"

"國舅既然入了唐子浩的股,那咱們就是敵人,而非朋友."

"所以..."

"會不會害我家主人...."周四海似笑非笑,一字一頓地道:"還真不好說呢!"

既然已經撕破了臉皮,那索性就死磕到底.

"...."曹佾氣得渾身顫抖,一句話都說不出來.

"唉...."

周四海悠然一歎,佯裝勸說地道:

"國舅還是回去吧,嬌白賣多少錢,那是我樊樓的事情,不勞國舅費心!倒是醉仙會有怎樣的銷路,小的拭目以待了."

周四海這話說得可是一點都不客氣,別說曹佾,就是一旁的童管事,外加一眾買酒的百性,聽著都是一愣一愣的.心說,這樊樓當真是不一般,連當朝國舅的面子也是一點不留.

曹佾眯著眼睛看著周四海,"好,好,好!想不到周掌櫃是這般氣派的人物,咱們來日方常!"說完,一甩大袖負氣而走.

回到本方陣中,就見唐奕嘿嘿地賤笑著看著他.

"怎麼樣?吃癟了吧.?.讓你別去,還偏要去觸那眉頭!"

"給我往死里整!"曹佾動了真火."不用顧忌其他,促銷這兩月賠多少都算我的!我倒看看,周四海這老匹夫能硬氣到什麼時候!"

"這可是你說的!"唐奕指著曹佾叫道:"到時候,可別說我下手太狠.!"

"放手為之,擠死這老王八蛋!"

"嘖嘖...國舅可是修道之人,怎麼越發狂勃了?最近可是越來越愛罵人....."

"少說風涼話,還不都是你氣的!"

......

樊樓那邊從辰時就人擠人的開始售酒,足足賣了一個多時辰,唐奕這邊才陸續有賓客到場相慶,看熱鬧的此時也算滿足了八卦之心.

要說曹國舅還是有些底蘊,前來祝賀的個個都是大人物.除了朝中大員,文臣,巨儒不便出席這種商徒之事,幾乎開封城內的名流貴胄都到齊了.

唐奕在曹佾的引領之下,變成了只會點頭拱手的玩偶,每到一人,他都要上前寒暄幾句.什麼將門軍將,什麼開封富戶,什麼皇親王爺....

沒錯,曹佾請不來趙禎,但卻請來了幾位實打實的皇親國戚.

最大的腕,當屬唐奕面前這位南平郡王了.

唐奕一聽是位郡王,還嚇了一跳.仔細打量卻發現,就是個溫和的老爺爺,並無什麼特別之處.

這位南平郡王趙德剛,乃是太祖皇帝的十一子,算起來,趙禎還得管他叫一聲十一皇叔..雖然是位閑散王爺,但地位卻是不低.

趙德剛對唐奕這個小毛孩當然沒什麼興趣,簡單地勉勵幾句,全當走個過場.

之後就與曹佾道:"景休可是有日子沒到我府上來了,若不是讓我幫你撐場面,怕是還不登老夫的家門呢."

曹佾臉一紅,"這不是忙嘛...等過了這幾天,就帶著好禮,去府上給您和姑母請安."

感情這是曹佾的姑父...

因還有別的客人,趙德剛也不多說,聊了幾句就到一旁休息,等著開業大典.

再後面來的也有皇族,不過都是一些小輩.如,北海郡王的長子趙宗繹,南康郡公趙惟能之子趙從照等等.

到了最後,唐奕也招待不過來了,全都交給曹佾處理.

轉眼就是巳時半.

趙德剛眼見人也到得差不多了,到場賓客屬他年齡最大,地位最高,自然最有發言權.

"我說景休,時辰也不早了,快些揭幕,本王可是等著看,任店備了何等美食招待賓客."

慶典之後自然要大宴賓客,而曹佾把宴賓酒席訂在了任店,顧趙德剛有此一說.

任店的老板吳亮就在一旁站著,一聽老王爺此言,不禁得意地一笑,"今日定不叫老王爺失望.!"

"哦?難倒找了新廚?有何花樣?快與本王道來."

吳亮看了一眼曹佾,故作神秘道:"廚子還是原來的廚子,但花樣兒可是不少.至于有何花樣....那就要恕小人賣個關子了,國舅讓咱保密來的."

趙德剛手點著他揶揄道:"好你個小吳亮,竟和本王賣起了關子,若不合心意,看本王怎麼收拾你!"

吳亮年過半百,被趙德剛叫成了'小吳亮’,不禁老臉一紅.不過,這一叫,反而顯得親昵,不禁想起還是少年時,跟在趙德剛等一眾大孩子身後,叱詫開封的過往....

轉頭對曹佾道:"國舅,還是快些開始吧,再晚片刻,老王爺非拆了小人不可!"

曹佾則往東西兩邊又望了望,面色為難....

"姑父原諒則個,各位親朋原諒則個.還有一人未到,暫且稍等片刻."

大伙兒一擰眉頭,心說,誰啊?現在還沒來?比南平郡王的派頭還大?

正想著,只見曹佾一聲歡叫,"來了!"

眾人順著曹佾目光望去,只見馬行街的轉角處,一輛香車緩緩踏來,花窗羅蓋,好似踏云的仙家座駕.

有識得此車主人的不由晃然道:"原來是花評魁首惜琴姑娘,端是等得."

眾人一聽是那位傳說中的花魁娘子董惜琴,不由都抻長了脖子,准備一睹仙容.就連在樊樓門前排隊買酒的一眾人等也都出得隊來,向街對面靠了過去.

童管事不禁想罵娘,這群醃臜東西,一個花魁什麼好看的!

他倒是忘了,自己也是從香車轉過街來之後,眼珠子就沒離開過那輛花車....

......

唐奕算是長見識了....

剛才一個郡王的到來都沒這麼大的反應,倒被一個青樓行首搶了今天最大的風頭.

那位惜琴姑娘一下香車,曹佾就跟個狗腿子似的親自上前相迎,連南平郡王都起身靠了過去.

嗯!

全場只有唐奕沒過去....

他怕過去之後,也跟那群人一樣,一臉的豬哥相...

唐奕就遠遠地掃了一眼...

若讓他只用一個詞來形容這位董惜琴,那就是:傾城之貌,我見尤憐;勾魂攝魄,人比花嬌.

好吧,這不是一個詞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