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8章 樊樓出手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感謝"飲水醉夢,吾桐妍語,朝陽下"的打賞,謝謝支持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唐奕新鋪開業的好日子定在二月初二.

本來,曹佾想趕在年前,但工期實在太緊,再加上唐奕認定了二月二'龍抬頭’的好彩頭.

而這段時間,樊樓的周四海也認定了唐奕是要贈物促銷的猜想.因為從冬月開始,唐子浩進貨的大車,貨船就沒斷過,隔上幾天必有一船進京.

這讓他越發的緊張起來,繃緊了每一根神經,要和唐子浩斗上一斗.

一過上元節,樊樓這邊就開始加緊布置.開封百姓發現,不知為何,白樊樓竟在正對東華門大街的側門搭起了歡門.不但側門修整一新,而且還擴建了不少.

而開封酒業行當里的各家,商戶也都知道,最近幾月,樊樓囤積了數十萬斤的上等成酒,這是要把唐子浩一下拍死!

二月初二,唐奕的鋪子整肅一新,圍在外面的幔布昨夜才撤去,新鋪子第一次展現在世人面前.

只見,朱漆大色刷得鮮亮的排門緊閉,在鋪面正中的樓頂高高立著一塊巨大無比的匾額.此時吉時未到,匾上蒙著大紅綢緞,看不見上面寫的是什麼.

八串紅皮爆竹從二樓的樓頂上捶下來,一直在地上盤了好幾道.

過路百姓看得不由心驚,還從未見過這麼長的爆竹,這得放多時時間?

此時天色尚早,還不過卯時,周四海隱在白樊樓五層的窗欞後面,居高臨下.冷冷地看著對面唐奕的鋪子.

童管事在其身後吃味地道:"弄得還真像那麼回事兒..."

周四海也不禁歎服地點頭,"這唐子浩確實不是凡人,單看這門面就不是一般人能弄出來的."

"可不.,那排門上按的都不是窗紙,而是大食琉璃,這得花多少錢?"

周四海陰沉搖頭,"面子弄得再好,也得看里子是不是過硬!"

童管事柔聲道:"若唐子浩真是買酒贈物的促銷之法,那咱們的損失可就大了,說不得要拼上幾個月.家主那邊...."

"不管他出什麼招,咱們接招就是!"周四海的聲音不容有疑.

"他們的幾時開業?"

"巳時半!"

"巳時半..."周四海喃喃念叨著.

"吩咐下去,把酒牌抬出去,咱們開門迎客!"

童管事一驚,"現在還沒到辰時,是不是太早了?"

"就是要比他早!我倒要看看,他唐子浩敢不敢接?"

說完,周四海回身而走,留下童管事一人下去張羅.

....

唐奕和曹佾並不在店外,而是在店中做最後的檢查.

感覺一切妥當之後,才尋了一處空場歇歇腳,.兩人為了新店開業也是一夜未眠了.

曹佾掃視整個店鋪,不由歎道:"這樣的生意,也唯有大郎這腦袋才想得出來.只是,不知生意如何....."

唐奕沉默不語.

他心里其實也沒底,不知道這一套經營理念在大宋到底行不行得通.

"沒經過開封城民的實際考驗,說什麼都是白費."

正要說話,卻見張晉文跑了進來.

"大郎快去外面看看吧,周四海出手了!"

唐奕一震,騰身而起,急步出了鋪子.曹佾也勉強爬起來,強忍著疲憊跟了出去.

二人一出店,就見街對面立著一塊一丈來高的大牌子--

上書:'嬌白酒新春特價,酬謝開封父老,每斤160文!!!"

唐奕和曹佾對視一眼,皆是苦笑,160文.....周四海真是下了血本.

"我還是過去一趟吧.!"曹佾搖著頭無奈地說道.

唐奕撇嘴道:"去了也沒用,人家不會聽你的."

曹佾面無表情地道:"心意盡到了,聽不聽那就不是曹某人的問題了."

說著,曹佾安步過街來到樊樓門前.

.....

今日,開封城中最聚光的地方無疑就是此處,有的城中百姓一早就特意跑來看熱鬧..鄧州唐子浩和樊樓的恩恩怨怨可是鬧了整整一年了,今日方開鑼對仗,大伙兒怎麼能錯過呢?

只是,當樊樓把牌子立出來的時候,眾人差點沒把眼珠子突出來.

嬌白賣160文!?比平時的售價低了整整兩倍.看來,樊樓果然不是好惹的,賠錢也要壓死唐子浩.

一些不在乎那幾個灑錢的百姓都是樂呵呵地看著唐奕鋪子門前,這還沒開張就被樊樓壓了一頭,看來不妙啊.!

而更多的人,則是直接向樊樓聚攏而去,這樣的低價可是十幾年都遇不上一回.有些家中並不寬裕的百姓,自然要趁著嬌白特價之時,一嘗這開封第一名酒的美味.

所以,現在唐奕這邊還沒怎麼著,街對面的樊樓就已經是人擠人了.兩邊立馬就分出了高低,可以說,唐奕還沒出手就已經輸了一陣.

等曹佾穿街而過,來到樊樓門前,大伙兒自然讓出一條通路,都不知道這位國舅爺到底要做什麼.

曹佾背著手站在樊樓門前,也不進去,"把你們周掌櫃的叫下來!"

童管事有點愣神,半天才反應過來.心說,這位要干嘛?不會還沒開戰就要翻臉吧?

不多時,周四海得了下人的通傳,下得樓來,先是給曹佾深施一禮.

"小人給國舅見禮了!"

曹佾沒工夫和他費話,要是沒有他飛揚跋扈的從中挑撥,根本就沒今天這場面.

指著那高大牌子,曹佾冷聲道:"這是你的主意,還是你們家主的主意?"

"回國舅,是小人的主意,家主親自首肯."

曹佾一甩手,"我不管你誰的主意,趕緊給我撤了!"

周四海暗自吃驚,心說,這曹國舅也太直接了吧?就沒打算留一點余地?

等著買酒的百姓也沒想到,這國舅爺竟如此霸道,直接就讓人家撤了.這是打不過,直接用強啊!

用強?周四海卻不怕曹佾用強.曹家是大族不假,曹佾貴為國舅也不假,但是潘家,也不是吃素的.

"這可是為難小人了......"

"為難個屁!"曹佾直接開罵,最看不上這老貨陰不陰,陽不陽的嘴臉.

"這里面的事兒,回頭我會和你們家主親自細說,你先把牌子給我撤了!"

.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