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6章 價牌(為'斛跋睿壱’萬賞加更)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唐奕從地上爬起來一看...

卻是賤純禮!這二貨正抱著膀子站在那里,一臉賤笑地看著他.

唐奕一怔...

"你怎麼來了?老師不是把你關家里了嗎?"

"我爹來了,我就跟著來了唄!"賤純禮上前兩步,一屁股坐到竹榻上.

"不來不知道啊,唐大郎你可以啊!書院聖地,你竟然在大門口就...."賤純禮臉上表情極盡誇張,就像真看見什麼春宮-****一般.

"就個屁!!"唐奕一聽老師來了,哪有心情和他斗嘴.慌張地對君欣卓道:"趕緊...都收了,就說我不在!"

說完,一溜煙地跑沒影兒了....

"你等我會兒啊!"范純禮高聲叫著,急忙起身追了過去.

臨走前還不忘給君欣卓一個曖昧的眼神兒,鬧的君欣卓恨不得有個地縫鑽進去.

....

唐奕干嘛躲著范仲淹呢?

事情的起因....

事情的起因是因為一個叫王安石的王八蛋!

都知道扭相公王安石是個人物.

殊不知,這貨年青的時候是個愛嚼老婆舌的碎嘴子.

(反正唐奕是這麼認為的...)

話說王安石慶曆二年龍虎榜以第四名的好成績踏足官場,開始了他彪悍的一生.

進士及第,仁宗授其淮南節度判官之職,出京曆練.

任期,王安石回家鄉臨川親省,得知鄰縣金溪有一神童隕落,泯于常人.遂文興大發,做文一篇,以醒世人.

此文,就是後世流傳的《傷仲永》!

《傷仲永》寫的是金溪一個叫方仲永的神童,從來沒上過學,卻能以物言詩.其父見財起意,不思讓仲永進學,而是留連鄉里以詩養財.最後,方仲永因後天不得研學,成人之後泯于眾人的故事.

....

按說,人家王安石寫個文章跟唐大郎沒啥關系,而且,王大神現在還在鄞縣當縣令,更是八杆子也打不著的存在.

但是,好死不死,杜衍進京之後...

范仲淹,尹洙和杜老頭兒,三個人聚到了一塊,現在書院也沒建好,也沒學生給他們解悶,整天就聚在一塊瞎聊天.

一次,聊到唐奕這個'神童’.

杜衍就想起前幾年,有一個叫王安石的慶曆二年進士,做了一篇寫神童的文章在南方廣為流傳,就背誦出來與兩位好友一同賞析.

可是,范仲淹一聽,臉都綠了!!

傷仲永??

范相公舉一反三,啊...

立馬想到,唐奕現在的情況豈不是和方仲永很像?

這簡直就是翻版!

無師自通,天才絕倫....

而現在,他范仲淹和唐奕身邊的那些人,干的不正是仲永之父所干的勾當?為了一自之私,竭澤而漁,讓唐奕疏離學業,撲身各種各樣的瑣事.

這還了得?要是唐奕最後也泯于眾人,那他這個老師豈不是罪莫大焉?

所以,范大神因為未來扭相公的一篇八卦作文...

急了!!

說什麼也不讓唐奕再管什麼雜事,准備讓他一心鑽研學業!

唐奕能不躲嗎?

雖然他現在覺得,還是看書寫字輕松一點,但是,各項事務都是最關鍵的時刻,他還真脫不開身.

...

而就在唐奕躲著范仲淹,一心想把鋪子開起來之時,樊樓和潘家也在時刻注意唐奕的動向.

此時,樊樓之中,周四海高居正坐,童管事侍立一旁.

"查清楚了嗎?"周四海沉著臉.自從唐奕鬧那麼一出之後,他的日子就沒一天好過的!

童管事小心答道:"查清楚了!從初九開始,對面每天都有不下十車的貨物黃昏之前進內城,然後連夜從後門進店."

"是鄧州來的果酒?"

童管是搖頭,"不是!鄧州的酒船還沒出鄧州,七萬斤果酒可不是這麼快就能准備好的.昨天的貨是從徐州發過來的,三天前的貨是蘇州的,初九那批是泉州."

要說樊樓還真是手眼通天,唐奕的一舉一動都逃不出周四海的眼線,連鄧州為唐奕的新店開業准備了多少存酒都摸得一清二楚.

看不看得清,是一回事,猜不猜得透,卻是另外一回事.

這一年來,唐奕連續的動作,沒有一件是周四海看得懂的.先是花巨資修飾新店,而新店的布置更是有悖常態.他把曹家十幾間鋪面都打通了,後院也同樣鋪滿房舍,弄出一個巨大無比,像倉庫一樣的東西.

就是倉庫?

肯定不是!

誰腦子有包,花幾萬貫去布置倉庫?

那不是倉庫又是什麼?周四海想破腦袋也想不出.

而最近更是離譜,唐奕從全宋各地大肆采買.周四海跟出去的人回報,唐子浩不光要買這一回,他與各地大商家都簽了契約,似是要長期供貨.

******,你一個酒坊整那些個零七八碎的東西做甚?

"這個唐子浩到底要干什麼?!"周四海咆哮著,臉色潮紅.

就為了這麼個小酒坊,攪得他日夜不得安甯,這唐子浩真是可惡至極!

他倒是忘了,要是沒有當初的貪婪之心,也就沒有今日的煩惱了.

所謂有求皆苦,無欲則剛...可能就是這個道理.

童管事站在那大氣都不敢喘,等周四海發泄完了才敢出聲:"小的倒是探到一點消息,但卻不知真假!"

"說!"

"日前,唐子浩在城南的木器鋪子訂了一批東西."

"什麼東西?"

"底下人打聽回來的消息,說是酒品的價牌!"

周四海騰的站起來,"這麼重要的消息怎麼不早說!!"

酒品的價牌?知道了這東西,不就相當知道唐子浩的酒定在了一個什麼價位嗎?

童管事則苦著臉道:"小的不知是真是假啊,萬一有失,怕誤了大掌櫃的大事..."

"快說,到底是什麼價牌?!"

"探到的口風不多,不過卻有什麼'鄧州特供’'醉仙金尊’'千軍釀典藏版’之類的名頭..."

"價格!價格!!"周四海直接就暴走了.誰要他起了什麼花哨的名字,老子要知道他賣多少錢!

"價格不靠譜啊!"童管事差點沒哭出來,他是真怕說了價格,周四海直接就殺了他.

"到底多少!!"

"鄧州特供....188..."

"188?"周四海一擰眉,這個價格也太低了.

但是...

不怕!咱們能比他更低!

"還有呢?"

"醉仙金尊...1888;千軍釀典藏...8888;聽說還有一種'文武至尊’18888!"

"18888文?!"周四海以為自己聽錯了.

"什麼酒他敢賣十九貫錢?想錢想瘋了?"

呃....

童管事一窘....

"大掌櫃的搞錯了..."

"不是'文’....是貫!!"

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