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5章 曬太陽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感謝"king冰衫,Janzsy,書友160829204027221"的打賞,謝謝支持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做溫室的"房子"建得極為簡單,用土坯壘成,不求精美,只求厚實保溫.建的是'一面坡’樣式,一面牆只有四尺來高,對面的牆不過七尺,不封頂蓋,而是做出木格,鋪上玻璃.

這樣的簡單大棚,幾個瓦匠一天就能壘一橦.不出兩個月,回山三百畝旱田就都變成了'一面坡’的大棚.

曹佾看著新奇:

"屋里和外面一樣亮堂!"

唐奕笑道:"不光亮堂,而且保溫.冬日只要晚上在棚頂蓋上草席,早上撤去,除了極冷之時生一點火提溫就可."

"開春把琉璃一撤,就能正常播種花田."

"怎麼樣?有這個大殺器,還怕咱們的新店不火?"

曹佾笑得合不攏嘴.

反季蔬菜,只要耗費不大,那絕對是一本萬利的生意.現在即使是在開封,冬日菜品也是極為單調,除了淞菜,就是蘿蔔,還能有點南方的鮮耦就算不錯了.

只有像曹家這樣的大戶,隔上十天半月能吃上一點別的花樣兒.

"如此一來,今冬算是有口福嘍!"曹佾心情大好.

可是,樊樓卻是要倒黴了.

直到現在,曹佾才知道,唐奕為什麼把鋪面幾乎重建了一遍...這小子腦袋里的點子...

簡直匪夷所思!!

掃見王里正還是一臉的疑惑.

曹佾竟有心情和一個老佃戶調侃起來.

"你這老漢還不謝謝大郎?這可是一門能讓回山富得流油的好買賣!"

.....

唐奕有條不紊地准備著,一切都為了東華門大街上的那個鋪面...

等到其開業之時,就是唐奕向開封商戶們宣布--我唐子浩來了之日!

十月中.

唐奕從曹佾那里借來的人也陸續從各地回轉,帶回來的消息讓唐奕心情大好.

"最早的貨船下個月就可進京,最晚的要出了來年正月底了."張晉文拿著外出之人報上來的情況一一向唐奕彙報.

"黑子哥和憨牛有信兒了嗎?"唐奕沉思問道.現在一切都准備的差不多了,只等鋪子完工.

"信到是沒來,不過,定州那邊定的日子是五天前交貨,他們應該快回來了."

"那就好!"唐奕長出一口氣.

"那現在是不是可以招工了?"張晉文試探著問道.

"嗯,招吧!你親自去把關,親自培訓,絕對不能有一點差錯."

張晉文臉色一苦,"使喚傭工而已,用不著這麼較真吧?再說,大郎開出的傭資也太高了一點."

"照我說的辦吧..."唐奕有點不耐煩地擰著眉毛.

兩輩子就沒像今年一年這麼累過,要不是一口氣頂著,說不定早就累趴下了.

最近越是臨近新鋪開業,心情越是煩躁.

張晉文知他最近疲累難當,連帶著脾氣也不好了.也不再絮叨,乖乖下去辦事去了.

....

等張晉文走後,君欣卓從里間出來,拿著一張薄毯.

"躺一會兒吧,已經兩天沒怎麼睡覺了."

唐奕勉強一笑,"想出去走走."

說著,自顧自的出了屋子.

君欣卓扭不過他,只得跟了出去.

現在回山書院已經初具規模,除了一些室內的布置還沒有完成,大體上已經能看出後世留園的影子了.

唐奕一路向下來到書院正門的空地,看著整個回山,猛然想起,開春時也是在這里說過的話.

苦笑著回頭對君欣卓道:"開春的時候還說,要搬張竹榻,在太陽地里曬個幾天,好好歇歇呢,哪成想....."

"還沒忙完.,.一年就這麼過去了."

君欣卓心中莫名一顫,柔聲道:"何必勉強自己...該歇的時候要歇歇的."

唐奕搖頭,"鄧州兩大家子人,你,黑子,憨牛,還有跟著你們的那些流民,回山一百六十多戶佃農,老師,尹先生,杜先生,曹家,官家..."

"別數了...."君欣卓打斷他."知道你不容易...."

唐奕無奈地一攤手,"我怎麼這麼命苦?想吐吐苦水,還讓一個使喚丫頭給堵了回去."

"誰是你使喚丫頭...."君欣卓白了他一眼.

"站在這兒等著,別動..."

說著,君欣卓折回書院.,不多時,便引著仆役抬著一張竹榻出來.

"你....你干嘛?"

"不是要曬太陽嗎?何必等忙完了?現在就能曬.."

唐奕有點無語,那只是形容一種放空自己的狀態,誰要真躺在這兒啊!

"你也太實在了吧?真躺這兒,全回山都得以為我有病!"

"...."

君欣卓窘著臉,"不曬拉倒,搬回去就是..."

"別別...."唐奕就見不得女人甩臉子.

"曬就曬!以為爺不敢啊?"

一轱轆的翻上竹榻,順勢就躺了下來....

雙手枕于腦後,初冬的微寒就著陽光撒在臉上有點暖,又有點涼...

君欣卓立在那里,看著他自以為很享受的樣子,伸手幫他蓋上薄毯,也坐到了榻邊.抬起唐奕的一條腿放在自己腿上,幫他推拿.

"你要好好吃飯了,都瘦成什麼樣子了!"

唐奕好像沒聽見一樣,面上掛著笑意,眯著眼睛看天.

君欣卓氣惱地一拍唐奕的大腿,"聽到沒有?"

"莫要學馬嬸,整天就絮叨這些,我聽得耳朵都起繭了!"

"...."

"對了!"唐奕一個翻身,從平躺變成了側臥.這樣一來,倒變成了唐奕的兩條大腿夾著君欣卓.

君欣卓被他突然的動作弄得面紅耳赤,可唐奕卻好像全不在意,枕著胳膊道:"等過了這段兒,你教我功夫吧,咱也打熬一下筋骨."

"你..你先起來..."君欣卓僵在那里,動也不是,不動也不是.

"起來干嘛?"唐奕裝傻."挺舒服的.....你先說教不教吧."

"教...教你就是,起來."

"那說這麼定了!"唐奕動了動身子,撿了個最舒服的姿勢,閉著眼睛好像要睡覺一樣.

嘿嘿.....

起來?他其實就是找個由頭,占點便宜...哪那麼容易就起來?

"哎呦喂!!"

只不過,他這便宜才沒占多一會兒,就聽怪聲怪氣一聲尖叫!

"唐子浩!你白日宣淫啊!"

唐奕還沒反應過來,君欣卓卻是一激靈.萬沒想到,有人過來了.

作賊似的騰站地起來,把唐奕直接從竹榻帶到了地上...

唐奕氣急敗壞地從地上爬起來,"奶奶的!哪個不長眼的壞老子'好事’?"

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