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3章 折騰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接下來的時間,因三司營造工匠的到來,觀瀾書院的建設確實快上了不少.

原本唐奕預計,整個觀瀾書院所有的建築,景觀,前前後後可能需要兩年多的時間方可全部完工.但現在看來,估計年底就可建成.

而大批能工巧匠的到來,也徹底把唐奕解放了出來,于是把心思都放到了曹佾貢獻出來的那片鋪面上.

"這哪是什麼酒鋪!?分明就是釀酒工坊!"

曹佾原本以為,唐奕只是要用那片鋪子做沽酒之用.是可唐奕對那排鋪子的改造圖紙,曹國舅差點沒驚掉下巴!

"你這個改法,工程也太大了吧.?年底之前能開張就算不錯了."

"急啥?"唐奕無所謂地道."拖得越久,對咱們越有利."

"那改門面和店內裝飾就好了,你把鋪子的後院都接上房舍,又把所有隔牆都打通,又是何意?真的要把酒坊都搬到這來?"

那可是開封最好的鋪面,唐奕把工坊都搬過來,簡直就是暴遣天物.

"嘿嘿,到時候你就知道了."唐奕賤笑著賣起了官子.跟曹佾說也沒用,他也聽不懂,更不會明白後世的理念.

曹佾又有種想踹他的沖動,這小子總是這麼賤!就喜歡話說一半.

但是又拿他沒辦法,酒業上的事情,完全是唐奕的一言堂,他說怎麼弄,就怎麼弄,別人插不上手.

曹佾哪里知道,唐奕的折騰這才剛剛開始....

先是樊樓對面的鋪子全面開始動工改建....

也不知道這小子是怎麼想出來的,改建之前,在鋪面外面用幔布嚴嚴實實圍了一圈,從街面兒上根本看不見里面在干什麼..本來汴京百姓就尤為關注,唐奕這麼一弄,大伙兒更是好奇,這鄧州唐子浩葫蘆里賣的到底是什麼藥?

這可急壞了周四海!

他本以為曹家不會把鋪子租給唐奕,可沒想到,不但租了,而且還神神秘秘地不讓他看見里面在干嘛.

無奈,周四海只得回報主家.

而潘家的家主潘豐,原本就沒把樊樓與唐子浩的事情當一回事,一切全由周四海全權處理.就算唐子浩被樊樓吞了,潘豐也不會有半點同情.商道本就是弱肉強食,來不得半點情義可言.

但是,唐奕求租的事情這麼一鬧,潘豐也不由重視了起來.明眼人都看出,唐子浩這是要借樊樓上位,潘家算是吃了暗虧.

于是,潘豐出手了....

別看潘家現在朝中沒有實權官,但是,祖父潘美的威名尤在,潘豐的老娘更是楚王趙德芳的嫡女,正二八經的皇族後裔.

呃...趙德芳可能都不太熟....

《楊家將》《包青天》里面手持金锏,上打昏君,下打饞臣的八賢王都知道吧?那個八賢王的原型就是趙德芳!

反正潘豐雖然無權,但朝中肯為他說話的人可是不少.

要不然,朝中也不會有那麼多人參奏唐子浩,這都是潘豐運作的結果.

他曾特意找過曹佾,沒想到,最後曹佾還是把鋪子租給了唐奕.

如今,潘家只得靜觀其變,看唐子浩到底能翻起什麼浪!

...

鋪子的事情敲定之後,唐奕又從曹佾那里借了整整百十號得力之人,派往大宋全境.

這讓曹佾更加的摸不著頭腦...

咱就在開封起個鋪子,你撒那麼多人出去干嘛?

而且,這些人可不是空手走的,唐奕給他們每人一千貫,並勒令.....

花不完,不許回京!

曹佾這個肉疼,那特麼可都是我的錢,整整十萬貫!

這小子瘋了?

更瘋的還在後頭,唐奕改造那排鋪面,加上裝飾,一彙帳....

五萬貫!!!

曹佾都懷疑,這小子是不是暗地里坑他的錢了?

開封第一樓樊樓當年初建之時,號稱花廢十萬之巨.

但是,人家那是五座五層高樓.曹家這排鋪子,連在一塊兒不過十一間.,東西十五丈,南北加上鋪面後院的地方,也不過十丈有余,而層高更是只有二層.

就這麼屁大一塊地,唐奕砸進去五萬貫!這小子貼金子啊?

而唐奕玩命折騰的東西,有讓曹佾不懂的,但也有讓他眼冒金光的....

七月,

回山月季花期正盛!

刨去望河坡是一片大工地不說,單單是回山田間地頭兒的景色,就著實讓人心醉.

或聖潔如雪,或嫣紅如丹,又或粉似嬌娘的斑斕色彩,鋪滿了汴河兩岸.

大片大片的花田給盛夏著了色,描了彩!

不但往來汴河的船家,水客被回山花海所迷,無不在此留連,就連京中的一些文人豪客,青樓名妓,也都慕名而來.

今夏,京中雅士依舊風流,吃花酒,辦文會,品香詞...

但是...若是不到回山去辦文會,不到回山與嬌娘同游,你都不好意思說你是個雅人...

這可便宜了回山村的佃農們,唐奕給王里正出了個主意,讓他組織村里的婦女,老幼,在碼頭和花田邊上設攤,專做這些游人的生意,賣些瓜果小食,冷飲,甜酒之類的東西.

還別說,還真就掙著錢了.僅五,六,七三個月,回山家家出小攤,掙的比以往一年的收入還要多.

而曹佾眼冒金光的還不是這個....

他終于知道,唐奕為什麼要種月季了...

七月一過,回山村開始收割花田,並蓋起了花油坊.

他親眼看著唐大郎把嬌嫩的花瓣,變成黃澄澄的月季精油,再把月季精油變成一瓶瓶足以讓大宋女人瘋狂的月季香水!

...

"這東西只要一上市,開封的小娘子們還不得瘋了一樣的搶!?"

曹佾拿著一瓶添裝好的香水,一邊贊歎,一邊很自然的揣到了懷里....

唐奕眼尖,一把奪過來,"別想再拿我的東西去送人情,上市之前,一瓶都不能動!"

曹佾見故計不成,吃味地扁著嘴,"拿幾瓶而已,你至于嘛?"

"什麼至于?你那是拿幾瓶!?幾瓶用得著使車拉?"

曹佾尷尬一笑,"我就也...就給宮里送了點..."

"宮里就算了,外面千萬別送了,畢竟離上市還有好幾個月呢."

"可惜了....."

曹佾道:"可惜家姐不喜歡月季花香,嫌太濃烈,送進宮去的,都讓陛下賞給了別的妃嬪."

唐奕白了他一眼,給邊上的張晉文使了個眼色,張晉文受意,轉身進了屋.不一會兒,手里拿著兩個小瓶出來,遞到曹佾手中.

"國舅看看這個皇後娘娘喜不喜歡?"

曹佾一看,這兩瓶和其它的不同,是琉璃瓶,瓶中的液體顏色也不相同,一瓶是橙黃的,色如金菊;另一瓶則是碧綠如翠.

打開木塞一聞,曹佾眼珠子都瞪圓了,不敢相信地又聞了聞.

"怎麼..."

"怎麼是桔子味兒!?"

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