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1章 選擇(為懶癌患者丶萬賞加更!)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年產百萬,按醉仙現在的出坊價來算,每年就是45萬貫的流水.純掙45萬貫,兩成就是九萬,五六年就特麼把投進去的五十萬掙回來了.

這他-媽可比挖金子來錢快多了,難怪唐子浩大言不慚說地能和樊樓拼三年.特麼白來的,他想拼多久,就能拼多久!

難怪他敢說,五年就讓汴京首富姓唐.曹家攢了幾十年的家底子,在人家那卻成了幾年就碾壓的存在.

"景休算清楚其中利害了?"趙禎等著曹佾的表情變了好幾變才出聲.

"算...算清了..."曹佾一臉震驚.

"難怪唐大郎不肯說明,原來這里面有讓任何人瘋狂的利潤...."

趙禎點點頭.

這就是唐奕厲害的地方,也是趙禎最為看重的一點.

按說,唐奕有范仲淹的庇護,並不用這般委屈的被樊樓壓著.但他卻一直不用,為什麼?因為他很清楚,范公的名聲要是用在這里,那就是暴遣天物.

不用范希文,卻拉上了曹佾,趙禎看到那幾張契的第一反應就是:干的漂亮!

這樣一來,不但在京中有了依靠,而且就連趙禎這個皇上也算被他拉上了船.以後不論是官面上,還是開封商圈,就不怕有人再打他的主意.

趙禎想的是這回事,而曹佾想的卻是另一回事....

"那這第二張契....也可簽?"剛剛姐夫可是說了,第二張比第一張更有利可圖.

......

第二張契,趙禎一說,曹佾就全明白了.

說白了,就是唐奕所有的產業的一成利.包括甘油,香水,肥皂,高度白酒,這些東西每一樣兒都是唐奕所謂的壟斷生意.現在唐奕是沒錢,只能可著果酒先做大.

但是,只要資金到位,這些東西也就能鋪開了發展.徹底起飛,只是時間問題.

曹佾聽了趙禎的話,心中狂震不止,萬幸當時沒撕啊!

這麼說來,唐奕不是在搶錢,而是在送錢!

....

"陛下看看這個!"

曹皇後在二人續話之時,把第三張契也看了一遍,此時指著其中的一處遞到趙禎面前.

趙禎也只看了兩張,第三張還沒看,順著曹皇後玉手所指一看,不禁凝眉苦思...

"這是何意?"

他看得不是什麼五十萬貫只給一分利,而是最下面契約雙方屬名的位置.

前兩張契上屬的都是唐奕的名字.也就是說,這契是和唐奕簽的.但是,第三張上卻不是...而范仲淹代簽...

這不難理解,觀瀾書院是范仲淹主辦的,既然是觀瀾書院的生意,自然要屬范仲淹的名字.

但,為什麼是代簽呢?而且在契中屬明了,范仲淹是副山長.

這又是何意?

山長,也就是書院的院長,觀瀾書院的山長不是范仲淹,還能是誰?

但,為何范仲淹只屬了副山長?

山長之位......

空缺.....

誰還能在范仲淹之上有資格當這個山長?

"朕也有點糊塗."趙禎搖著頭道:"恐怕也只有你簽了之後,唐子浩才能告訴你其中的深意了.."

其實,趙禎猜到一點皮毛.但是,做為一個有德君子,他不能說,也不敢往那方面去想.他還真有點不信,唐子浩有這番遠見!

曹皇後深深看了趙禎一眼,沒說話,又轉頭給曹佾使了個眼色.

曹佾會意,也不在這件事上再做深究.既然第二張可以簽,那就答應這張!

至于第三張,不懂,也不去懂.拿這麼大一筆錢去搏百分之一的份子,就算是他也玩不起.

只不過.....

只不過,他會錯了曹皇後的意.

.....

曹佾出宮之時已經天色不早,回府歇息一晚,把那三張契約又前前後後逐字逐句地看了無數遍,深夜才能成眠.

第二天一早,曹佾就帶著曹福直奔回山.

"家主可要再想想,這三張契真的能簽嗎?這膽子也太大了...."

"一但簽下,曹家就算是正式踏進開封酒業.一但潘家極力阻攔,醉仙有個什麼閃失,那曹家可是跟著一起倒黴了."

曹福的擔心不無道理,這筆錢太大,風險也太大!

"....."

曹佾無言搖頭,曹家世代為將,殺伐無數,最不缺的就是膽氣!

到了回山,見到唐奕,曹佾面色凝重地劈頭就道:

"大郎果然不是凡人!"

唐奕沒想到,曹佾這麼快就回來了,至于什麼凡不凡人,他還真沒在意.

"國舅想好了?"

"想好了!"

"厲害!"唐奕豎起大拇指."果然是開封首富,端是果決!"

"那不知國舅選哪張來簽?"

"我選.....第,三,張!"

唐奕一滯,這個結果,他沒想到...

曹佾這麼快就定下來,已經讓他意外.

這麼快的時間就定下來選第三張契,那就不是意外可以形容的了.

"國舅的膽氣著實讓小子佩服!"

曹佾一擺手,"客套自不用說,一會兒就就讓曹福和大郎去開封府正押.不過,五十萬貫對我曹家也是大數,得需要一些時日運轉."

"不急,咱們現在還不需要那麼多的現錢."

"那大郎現可以告訴我,這三張文契到底是何意了吧?"曹佾揚著手中的三張紙,沉著臉子道.

唐奕一聲苦笑,"國舅不會是為了滿足一下好奇心,就砸了五十萬貫吧?"

"我沒那麼瘋!也沒那個閑錢!"

曹佾發現,這個唐子浩總能無端地撩起他的火氣.

唐奕嘿嘿一笑,"國舅別發火,我保證這筆買賣您做得不虧!"

"虧不虧另說!你敢緊把話都給我說明白了,某昨夜可是一宿都沒睡好!"

"好吧."

唐奕拿過曹佾手里的三張契,"頭兩張算是還國舅的人情,謝謝你一直以來的提攜."

"什麼意思?"

"很簡單,第一張契單是醉仙釀的契,只要國舅稍做調查,往鄧州隨便派個人,就能從嚴河坊進料,出貨等等方面看出,這張契絕不會虧錢."

"第二張則需要一點膽氣,但是,我想國舅應該可以從魏大人上的折子里不難看出,嚴河坊除了酒,還有別的生意."

曹佾暗暗撇嘴,老子才懶得打聽,咱有皇帝這個姐夫,啥消息得不著?

"所以,國舅只要簽了前兩張,就不會虧."

"至于第三張....則需要信任和眼光了!"

信任個屁!

眼光更是談不上!

要不是昨天出宮之前...

曹皇後拉住他,暗示了一番,他才不傻,拿那麼大的錢白送給唐奕!
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