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9章 明搶(求收藏,推薦)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國舅知道我能堅持多久嗎?"

唐奕森然一笑,讓曹佾心里直發毛.

"多久?"

"我能挺三年!"

唐奕這一句讓曹佾差點沒跳起來.

"你說什麼胡話!"曹佾臉上的表情精彩至極.

真的打出了火氣,那就算以潘家的財力,最多三個月也得去掉半條命.換了他這個開封首富,也不會比潘家多撐多久.

唐奕說他能挺三年?做夢!他的財力怎麼可能超過潘家?

"唉..."唐奕悠悠一歎.

"既然是官家讓國舅來的,那小子就給您說句實話吧!"

"醉仙的成本....很低..."

"多低?"曹佾下意識地問道.

他現在很想知道,低到什麼程度能讓唐奕大言不慚地敢說能白送三年.

"低到..."唐奕自己都有點不好意思...

"低到.....反正就是很低就對了,國舅爺就別問了..."還是不能說,說出去麻煩.

曹佾憋得直想罵娘,特麼話說一半最是急人,何況是最最要命的部分?

"國舅爺只要轉告皇帝他老人家,樊樓如果拼價格,那醉仙就更不會倒,反而潘家會死得很難看."

"大郎如此有信心?"既然唐奕不說,曹佾問也沒用,畢竟那是人家的利益所在.

"與信心無關,而是事實如此."

"唉......"曹佾也是悠悠一歎.

"那大郎現在還需要什麼幫助,盡管和某說來,反正官家對鄧州之事極為看重,絕不能有半點閃失."

這也是來之前,趙禎授意的,如果唐奕非要與樊樓對拼,那曹佾可以在各個方面為唐大郎提供一些幫助,也好讓他多一些和樊樓對抗的資本.

唐奕一聲苦笑,"我現在除了缺錢,什麼都不缺."

"缺錢?缺錢你還他-媽把牛皮吹到天上去,妄言能挺三年?"

"算了,看在鄧州一地百姓的份上,晚點讓曹福支一萬貫的銀錢送過來,算是借給大郎的."

唐奕一愣,還有這好事?白送錢過來?

曹佾從唐奕的表情就看出他的想法,正色道:"大郞不要以為這錢借給你的,更不是我曹景休為了討好官家,賣你一個人情!"

"那是為何?"

"為了鄧州百姓!"曹佾坦然道:"魏介呈給官家的折子,景休有緣一見.不得不說,大郎的嚴河坊做成了一件官家乃至千古君王都想做,卻很少有人做成的事."

"....."

"大宋現在是太平盛世,一點不弱于漢唐之盛.但自古天下承平,最多也只能讓普通百姓有得吃,有得穿,就是極限了.天下有多富,說的是富人有多富,百姓的生活其實沒有多大的變化."

"但是,鄧州不一樣,還從來沒有一個地方,是從根子上開始富裕,變得生機勃勃."

"鄧州一系列的動作,受益最多的不是富戶貴族,而是普通百姓.這讓官家看到了希望,也讓大宋看到了希望."

"所以國舅這是..."

"這一萬貫,就算是曹佾為鄧州治民出一點力吧!還請大郎三思而行,莫要把一州生計置于兒戲."

"可是...."

曹佾說得大義凜然,唐奕卻沒有半分敬服,甚至還擺著個苦瓜臉.

"可是一萬貫不夠...."

靠!曹佾真想踹死唐奕,當老子的錢是大風刮來的不成?

唐奕紅著臉道:"既然話說到這個份兒上了,那小子也跟國舅說幾句貼心的話吧!"

"洗耳躬聽!"

"小子不是一個商人."唐奕第一句話就讓曹佾一怔.不是商人?那你這是折騰什麼呢?

"有些東西牽涉甚大,小子不能和國舅細說.但是,我可以告訴國舅,如果我只想做一個商人,只需要在別處稍稍花一點心思,五年就可以讓開封首富姓唐!"

"....."

"之所以要在酒上下功夫,真的是有另外的打算."

"什麼打算?"

唐奕頓了一下,"國舅請跟我來."

說完,唐奕順坡而上,向書院最上面行去.

曹佾與曹福對視一眼,均看不出唐大郎這是要做甚,只能跟上.

穿過整個書院,在最上面的一處二層小樓停了下來.

小樓已經建好,看這意思,應該是唐奕的房間.

跟著唐奕進去,大出曹佾意料,原來這不是什麼起居之所,干什麼用的...曹佾沒看出來.

里面擺放著各種造型奇異的琉璃器具,瓶瓶罐罐,看得人眼花.

只見唐奕來到里面的桌案前,鋪紙研磨,寫了起來.

趁著唐奕寫字的功夫,曹佾隨手拿起案上鋪的亂七八遭的草紙一掃....

基礎化學?基礎物理?數術,幾何?

這都什麼啊?沒一個是曹佾看得懂的.

倒是有幾張寫著羊毛脫脂,沼氣池工程圖,琉璃燒制方法的東西,讓他有點似懂非懂.

"琉璃?唐大郎會燒琉璃?"曹佾心里一顫,這可是一門大生意.

...

唐奕伏案急書,寫了三張紙方停了下來.

"國舅把這個拿回去,考慮一番.選定一張之後,再來回山,小子會把一些現在不能說的告訴國舅."

曹佾拿起來粗略一翻...手上一抖...

三張紙的抬頭分別寫著,《醉仙釀分成轉讓契》《嚴河坊分成轉讓契》《觀瀾書院商合契》!

"大郎願與我分利?"曹佾驚喜明莫.

周四海費勁心思想要得到的醉仙,卻這麼輕易的就落到自己頭上了?

"國舅還是先看過細則再說."

曹佾真想現在就把契約簽了,還看什麼看?

曹家一直無緣汴京酒業,唐奕這算是送了一份大禮來給他.但,既然唐奕這麼說了,曹佾也平下心細看起來.

這一看不要緊,之前的喜色一下就全沒了...

曹佾越看臉色越不好,最後臉都綠了!

"大郎,未免太過份了吧?這樣的契,曹某見所未見!"

唐奕一聲苦笑:"小子只能給這麼多."

"為什麼?!"

"不能說!只有國舅簽了,小子才能全盤托出."

"你不說,我怎麼可能簽!"

五十萬貫!!

唐奕一張嘴就要五十萬貫!!!

對曹家來說,也是一筆要命的財富,他這是想一口把曹家給吞了.

可是這麼多錢,唐奕給曹佾多少股份呢?

兩成!只給醉仙兩成的利.而且另兩張更是離譜,唐奕契中寫得明白,五十萬貫只得醉仙兩成利,要是換成嚴河坊就變成了一成.

而第三張觀瀾院,更是讓人匪夷所思,簡直就是明搶!

五十萬貫只能得觀瀾書院一分的利潤.

也就是百分之一.

奶奶的!你整個觀瀾書院都是老子送的.這才三個月,你就給我百分之一?而且,還得讓我花五十萬貫來買!

唐奕也知道有點難為人,但是...

"國舅還是回去考慮一番,如果實在想不通,就把第三張契拿給官家看看..."

我呸!曹佾一甩袖子,恨不得把手里的三張契約撕碎了扔到唐奕臉上.

老子又不傻,還想個屁!

"告辭!"掉頭就走,一刻都不想多留.

只不過,那三張紙最終還是沒有撕.

他要拿回去給官家看看,不是我曹佾不想幫忙,是他唐子浩太貪得無厭!

.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