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8章 奇葩將門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潘家,正是開國大將潘美的那潘家.

後人對潘美的印象大多來源于演義小說《楊家將演義》中的那個潘仁美.

不得不說,演義小說有失公允.這是國人的通病,在塑造一位英雄的同時,必需捏造出一個'奸佞’來襯托英雄的高大,就好像《三國演義》中的劉備和曹操.

很不幸,潘美就這麼中招了

真實曆史中的潘美位列"昭勳閣二十四功臣",在南北兩宋之中,僅有五位武將入閣,可想而知,其名之威.

但是,演義小說的威力也是巨大的,好好一個開國功臣,大宋第一戰將,就這麼被打成了反革命,之後千年,不得翻身.

即使唐奕後來從一些正史之中知道這位潘美挺冤,楊業之死主要責任在爭功心切的王侁.但是,從小看楊家將長大的唐奕,卻對這位潘將軍怎麼也愛不起來,潛意識里,還當他是個壞人..

所以,一聽樊樓背後的主家是潘家,唐奕更覺無所顧忌.

他-娘的!

曹佾見唐奕知道是潘家,還這般無所顧忌,不由發笑.

"大郎還當真是出生牛犢不怕虎,但是在汴京,像潘家這樣的巨富之家,大郎還是不惹為妙."

"我知道."唐奕無所謂地道.

這里面的道道兒,龐玉,宋楷早就給他科譜過.唐奕當時聽了,只覺得有趣.

因為北宋真的是個奇葩的朝代.

京中這些官二代,依仗的當然是自己家里的老子.可在汴京最牛氣的,卻不是宋楷,賈思文這些當朝宰執的子弟,更不是趙家的龍子龍孫....

老子的官越大,兒子越要夾著尾巴做人,不然就得像宋庠一樣,被宋楷坑得半死不活.

要說趙家對自家子孫的管制,更是嚴苛到令人發指,幾乎到了變態的地步.不但皇族為避嫌不能在朝中擔任要職,而且,皇室子孫稍有不端,都不用等開封府,大理寺這些司法部門處理,宗正寺就先請你去喝茶了.

老趙家從皇帝到王爺,再到下面的龍子龍孫,就好像被圈養在開封城里的寵物,既過得舒服,又全無自由可言.

而在汴京城中還生活著另一個群體,一個奇葩的群體,那才是京中最霸道的一群人--將門.

之所以說是奇葩,是因為這些個大宋武人在朝為將之時,文人就像一座大山一樣壓在他們的頭上,一不小心就是萬劫不複!所以活的那叫一個窩囊,誰都惹不起,也誰都不敢惹.

但是,等他們卸了軍職.,將門子弟反而放得開手腳了,立馬變身局外人,誰都惹不起,也誰都不敢惹的存在.....

將門不是開國名將之後,就是立過汗馬功勞的武人家族,趙家知道,重文輕武委屈了這些武將,所以,朝堂之外,對這些功臣之後還是很優待的.

既有皇帝撐腰,又沒有職權擎肘.

那汴京什麼人不能惹呢?將門!還得是無職無權的將門,有職有權的,只能當鵪鶉.

從汴京城中的幾大巨富之家幾乎都是將門出身,就不難看出一二.

潘家自潘美之後逐漸淡出軍界,安心做起了富家翁.而因為楊業之事,趙二讓潘美頂了鍋,更覺愧對于潘家,自然百般寵信.潘家三代雖都不曾在朝要任,但在京中的地位卻一點不低.

曹佾話說得很明白,這件事上,唐奕沒吃著虧還好,一但吃了虧,連官家都不好出面為唐奕說話.

你還叫什麼勁?

......

"大郎有意把事情鬧大,無非是為了搏一個眼球,時下醉仙名聲在外,大郎何必再和樊樓較勁?"

唐奕一攤手,"是他跟我較勁吧.?"

"只要大郎願意合解,某可為你做個說客,潘家這點面子還是要給的.以後,醉仙和嬌白各自發展,和氣生財,豈不更好?"

唐奕沉默了...他動心了!

說心里話,嬌白酒已經達到了大宋釀酒技術的巔峰,品質是絕對的上乘,唐奕想打掉它很難...

但是...

但是,沉吟良久,唐奕還是堅定的搖頭!

"國舅不明白,這已經不是單純的義氣之爭了..."

"那還能是什麼?"

曹佾有了幾分怨氣,唐奕年青氣盛,為了爭口氣和樊樓杠上這不難理解.但是,話都說到這個份兒上了,還不肯低頭就有些矯情了.

"為了立威!"唐奕抬頭看向曹佾,聲音極為堅定.

"如果這次就這麼算了,那就算潘家以後不找我的麻煩,也會有李家,王家,孫家接踵而至.這次只有讓樊樓知道疼,以後我才能消停!"

曹佾懵了....

立威?

拿樊樓立威?

曹佾由愣轉笑,無奈道:"大郎可知,我曹家是開封首富?"

"知道?"

"那你可知,我曹家的生意遍布開封百行百業,唯獨一個行檔進不去?"

"什麼行檔?"

"酒!"曹佾正色答道:"唯獨酒業,我曹家一直無法染指.而且,不光我曹家,開封酒業,除了樊樓,沒有一家能做大.大郎想拿樊樓立威?簡直就是夢囈!"

唐奕笑了,笑得極為輕蔑!

"國舅覺得,如果真的對上了,樊樓會用何種方式打壓醉仙?"

曹佾被唐奕跳脫的問題問得一時沒反奕過來,愣了一下才道:"方法有很多,但是最簡單直接的就是低價傾銷,讓你連入場的機會都沒有!"

"好,就算是拉低價格,那國舅覺得,以潘家的實力,能堅持多久?"

"那要看低到什麼地步了."

"不要錢,白送的地步!"

唐奕說出一個讓曹佾臉色發白的條件.

不要錢?那即使是樊樓,也挺不了多久...

"不考慮其它因素,潘家應該可以堅持三個月,拿一年的產量來壓死你,之後就不好說了."

"一年的產量啊...幾百萬斤的量,當真不少!"

唐奕不禁感歎,潘家得多有錢,能拿這麼多錢來打壓他?

但,這卻還是不夠!!

"國舅知道我能堅持多久嗎?"

.......

PS:有的讀者反應不愛看科譜,潘美這段也確實太長,所以晚一點寫一個番外,放在作品相關.喜歡的可以去看看,蒼山是很認真的寫的,自認還算'有趣’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