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6章 兩百貫貴不貴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曹佾被唐奕拉到屋內,這間房舍已經基本建完.他發現,屋里也有一根牛皮管子接到房頂的,從房頂分成幾股細管,垂了下來.其中一股的下面正站著個中年漢子,手里擺弄著一件琉璃器具.

曹福見了那人不禁一愣...

"董權?你怎麼在這兒?"

那人一回頭,見是曹福,急忙上前,"老主事也來了?"

曹佾和唐奕都是一愣.

"怎地....認識?"

曹福無奈一笑,指著董權道:"這是咱曹家金玉店里的老匠人了,怎會不認識?倒是大郎,這是要給書院鑲金掛玉不成,怎麼把金匠叫到這兒來了?"

唐奕一樂,"原來是自己人,哈哈,那卻是正好."

他沒說為什麼把金匠叫到這兒來,而是對董權道:"都裝上了嗎?"

"裝上了,下面就要唐公子自己來了."

"我來吧."說著,唐奕讓人把董權手里的琉璃器具挑到房頂固定好,接上牛皮管子.

曹佾細看那琉璃器具有點像倒掛的燈籠花,尺許方圓的一個銅盤倒扣著半個琉璃制成的圓球,球里面能看出是一截瓷柱接著銅管,通到銅盤上面,和牛皮管子連在一起.

等傭工整好,唐奕就爬上架子,手托著琉璃球一擰,就把罩子卸了下來,原來那琉璃罩子和銅盤有活扣,一擰就能卸下來.

把罩子交給下人,又接過一張紗網,舉到銅盤下,擺弄起來.

那紗網不只唐奕手里的一個,有很多,就在邊上放著.

曹佾拿起一個細看起來,就是粗棉紗織成的網子,不算大,卻是一個桶子形連在一起的.除了上下有開口,唯一有點不同的是,紗網上似是附著著一層灰渣子,一摸一手.

唐奕把紗網的一頭系在瓷頭上,另一頭束緊.

"好了!把管子接上."

那邊有下人把外面通到屋里的管子一頭兒的軟木塞拔掉,快速地接到屋里的管子上.

只見唐奕接過傭工手里的火蠟,直接把剛套上去的紗網點著了...

呯的一聲輕響,沒想到火苗子還不小,差點把唐奕頭發給燎著了.

唐奕也嚇了一跳,急忙調動銅罩上面的一個活門兒,心中暗道:"咱還怕壓力不夠,沒想到這麼足!"

曹佾不明所以正在納悶,這是燈?但也不亮啊,那淡籃色的小火苗能照什麼亮兒?

卻不起,奇怪的事情緊接著就來了.....

那紗網被火氣吹的徹底張成一個球,但隨著棉紗燒盡,又縮成了一個'灰珠’,然後...

然後淡藍的火苗竟變得熾白,奇亮無比,讓人不能直視!

唐奕心中一喜,這就算成了.

把琉璃罩子又扣回去,歡快地跳下架子.

"仙長,看咱這燈怎麼樣?"

曹佾目瞪口呆地看著頭上的琉璃燈,心說,咋能這麼亮?即使是白天都能這般刺眼,那晚上,還不得把屋子照得跟白天似的?

"端是神奇!"

唐奕得了誇獎自然高興,讓人又把兩個琉璃燈裝到房頂.

曹佾盯著琉璃燈不放,"這東西不錯,回頭讓人給我府上也都裝上."

"兩百貫一盞,先錢後貨!"

"兩百貫!?"曹福直跳腳.心說,你怎麼不去搶!

"閑貴?"唐奕撇嘴,"兩百貫都是友情價!你知道為了這破玩意,我費了多大的勁嗎!?"

為了這破燈,唐奕確實是費了爹勁了....從來京城的船上就開始琢磨,直到今天才算完成.

這燈放在後世,只要住過農村,用過沼氣池的都知道,這叫沼氣燈.原理很簡單,做工也不是太複雜.但是,放在大宋,那特麼簡直就是重大技術難題,都能得個大宋科技進步獎啥的.

首先是沼池的氣密性和壓力的問題,唐奕找了瓦匠,鐵匠和漆匠,專門砌出了一個又防水又不漏氣的池子,采用在沼氣池外面架水箱,給池子注水的方式增加壓力.

然後就是更難的,也是卡了唐奕最長時間的難題--導氣管.

這放在後世都不算事兒,膠皮管子,塑料管子全大街都是,但在北宋就費了牛勁了.唐奕找了木匠,漆匠,皮匠,裁縫,終于找出一個種隔氣材料--牛腸的內膜.

用魚膠粘成類似避孕套一樣的薄管,在外面套了一層軟牛皮防止破損,再封上一層樹漆,終于做出了現在用的牛皮管子.

之後就是沼氣燈的燈身打造,琉璃罩是請大食來的商人訂做的.瓷泥噴頭是唐奕窩在回山瓷窯整整五天,手把手教窯工燒出來的;而銅管,活門,進氣閥這些精密一點的零件,是找汴京最好的金匠,用小丁錘一點一點手工打出來的.就連那一張小小的紗網,都是找織工特意織造的.

細算下來,這一盞燈,用了瓦匠,鐵匠,木匠,漆匠,皮匠,裁縫,金匠,瓷匠!

大宋朝的手藝人幾乎用了個遍!

......

曹佾可沒曹福那麼在意貴不貴,咱曹國舅不差錢兒!

看著頭上的琉璃燈,曹佾琢磨著,這燈還是太簡陋,要是把銅罩換成金的,再鑲上玉石,琉璃罩子也沒啥特別,要是描上彩就更好了....

這燈沒煙氣,還奇亮無比,簡直就是為他這樣愛享受的人設計的,除了每天點燈換油麻煩點...

等等!!

曹佾猛然覺得不對,換什麼油,根本就不是燒油的燈....

那這燈燒的是啥???

"大郎....外面那池子里裝的是何寶貝?這燈燒的又是何物?"

"寶貝?"唐奕笑了.

"跟我來,我帶你去看寶貝!"

說完就引著曹佾來到另一處房舍的後面,那里又建了一個池子還沒'添料’.

之前不知道沼氣池能不能行,唐奕只拿一個池子來做試驗.現在那盞燈已經亮了,別的池子也就可以添料了.

曹佾走近一看,差點沒熏個跟頭!只見那池中都是人畜的屎尿,殘羹剩飯之類的惡心東西,簡直就是臭氣熏天.

"這...這...這也太臭了!"

唐奕嘿嘿一笑,"嫌臭啊,剛剛不還誇咱的燈好嗎?"

曹佾驚道:"那琉璃燈燒的就是這東西?"

"也不算,正確的說,沼氣燈點的是這些東西發出來的'臭氣’."

"臭氣?臭氣也能點燈?"

"沒錯!這些廢料加水,在密封和一定的溫度下,會生出類似沼澤瘴氣的東西,所以叫沼氣.而屋里的燈燒的就是這個."

曹福插話道:"大郎這一池子用的糞料可不少."

言外之意是,上哪弄那麼多糞去?田間用肥都不夠.

唐奕一擺手,"不怕,等過上幾天,萬物複蘇,什麼豬草,稻草,葦杆,麥杆都可以代替糞便.而且出氣量比糞便一點不差,積肥量更大!"

"積肥!?"曹福眼前一亮,他以為這玩意是耗肥,原來能積肥.

"對,積肥!這池子除了點燈,也可以用來燒火,而且還可以積肥.等這一池子反應完,剩下的就是上好的肥料."

"那這一池可用多久?"

"大概三個月吧.!考慮到工藝簡陋,肯定有所流失,但是只用來點燈的話,三個月應該沒問題."

曹福聞言心中一喜,給曹佾遞了一個眼神.

曹佾會心一笑,轉臉對唐奕道:"大郎....咱們來做筆生意吧......."

....

唐奕聞言也笑了...

揶揄道:"兩百貫不貴吧...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