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3章 報複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酒坊求租!鄧州唐子浩....

與其說,這算是唐奕在大宋玩了一把'牆頭小廣告",倒不如說,是把'戰書’立到了白樊樓的眼皮底下.

寫了一遍還閑不顯眼,唐奕干脆把那一排鋪面所有的牆白都寫上了赤紅大字.

然後回身過街,來到臉色鐵青的周四海面前.

"大掌櫃覺得....這'學費’交的如何?"

周四海眼中寒光閃動,勉強壓住心中的悶氣.

"很好!"

"當真是人不輕狂妄少年,老夫倒有些期待,唐公子如何把酒鋪開在我樊樓眼皮子底下."

唐奕一扁嘴,"大掌櫃喜歡就好,那咱們就看看,醉仙是怎麼被嬌白擠死的."

周四海氣得說不出話來,覺得自己多呆半刻都得讓這小子氣死,一甩大袖,"老夫等著你!"說完,大步轉身而去.

童管事惡狠狠地瞪了唐奕一眼,也憤然跟上.他恨不得上去撓死唐奕這個賤人!

他-媽的,你開在哪兒不好!?非得到樊樓對面來找死?

你死不死咱管不著,但是,我的分鋪掌櫃的啊...

唐奕見這二人就這麼走了,偏頭對身邊的張晉文,黑子道:"這老王八蛋真沒禮貌,招呼都不打就走了."

只不過....

只不過,唐奕有意沒壓低聲調,別說是周四海,就是在三四樓的人也都聽得見,唐子浩又罵人了.

"喂!"周四海都快進樊樓了,卻聽身後的唐奕高聲叫道:

"今天這梁子就算結下了,醉仙對嬌白,誰先認慫,誰就不是娘養的!!"

周四海一個趔趄,若不是童管事扶著,肯定就栽地上了.

唐奕滿意地環視四周,"效果不錯!收工!"

說完,領著黑子,君欣卓,還有張晉文大步而去.

張晉文縮著腦袋,忐忑地暗道:這回可算是真的撕破臉皮了.

...

周四海回到樊樓之中,一屁股坐在交椅上,胸口起浮難平,半天也沒緩過來.

童管事拉著一張苦瓜臉在旁侍奉,等周四海把氣喘勻了,才敢說話.

"唐子浩這算是下了戰書!大掌櫃您看,此事當如何應對?"

周四海面沉如水,"倒是疏忽了,讓這小子占了個便宜!"

唐奕的汙言穢語確實氣人,但也不至于讓周四海這般失態.

其實,直到唐奕在樊樓對面寫下'求租’那幾個大字,他才猛然意識到...

自己犯了大錯!

那邊周四海還在自責,怎會如此大意.

這邊的童管事卻道:"話說,那片鋪面到底是哪家的產業,咱們能不能從源頭就把唐子浩的念想掐死!"

周四海搖頭道:"這個就不用去想了,這一點咱們左右不了,全看人家自己的意願.況且,唐子浩把鋪子開在這兒,算是不幸中的萬幸了.."

童管事扁著嘴心中暗道:開在街對面,您這是不幸中的萬幸了.可對我來說,卻是萬幸中的不幸.

"那下一步當如此處置?"

周四海冷哼一聲,"不管將來怎樣,這口氣我樊樓怎能咽得下?最起碼也要找回今天的場子!"

說完,周四海騰然起身而去.

這回童管事可沒跟著,因為他知道,大掌櫃這是去見家主了.,他是沒資格跟去的.

....

唐奕這次玩的不小,都不用刻意傳播,東華門大街與馬行街路口那一排的血紅大字,你就是想裝看不見都不行.每一個路過此地的城中居民,一看到這字,就不由會想...

鄧州唐子浩這回不玩半闕詩了?

而是和白樊樓碰上了?

而且,比的還不是別的東西,正是樊樓最為自傲的--酒!

...

這一次唐奕算是爽了,把前面兩次的場子一下都找了回來.

但是.,影響卻是極壞....

此事在汴京城中鬧得沸沸揚揚,無一人不知,無一人不曉,沒幾天,唐奕就被台諫的言官盯上了.

言官上表:言范仲淹門生唐子浩,當街辱沒斯文,不但與商爭利,而且汙言穢語極為不堪.影響甚惡,請官家治其妄行之罪.

對此,不但官家不以為意,就連一些朝臣都覺得言官有點小題大作了.人家范希文都已經卸職了,還要治罪?有點過份了.

但是,大宋的言官都有一個瘋病....

你越不當回事,我就越說!

你越不搭理我,我就越來勁!

開始,只是兩三個言官連名上了一道折子;後來,竟發展到每天中書省不收個三五張參唐子浩的本子,都覺得缺了點什麼.

此事雖然沒把唐奕怎麼著,但唐子浩的惡名算是坐實了.一度傳為"京中第一紈绔"的,什麼曹府的曹覺,什麼潘家四公子潘越,這些京城大少,全都靠邊站.

唐介做為大宋的重炮,雖在此事上手下留情,卻在一次歡宴之時,喜稱其是:狂生半闕郎,鄧州酒天王.

來了一個神補刀!

而這一波節奏還沒完,下一波更猛的又來了.

有朝臣上表,直言鄧州唐子浩,之所以累財頗豐,是鑽了果酒非官権管制的空子,使其能暢行大宋,逃脫地方限制和酒稅.酌請戶部三司盡快把果酒釀造收歸官権,以豐稅收.

這一下,可把唐奕嚇壞了.萬萬沒想到,樊樓有這麼大的能量,攪幾句舌頭也就算了,竟然想在根兒上把醉仙栓死.

唐奕不怕交稅...更不怕什麼名聲不名聲.

他怕的是'官権管制’這四個字!

大宋酒業官権制最厲害的地方就在這四個字,這有點類似于後世的地方保護,而且比後世更加嚴苛.

一但收歸官管,那果酒再想出鄧州,光條條框框的官方制約,就足以讓他百萬大坊的美夢成為泡影.

但是幸好....

這道折子算是雷聲大,雨點小.上本的時候鬧得沸沸揚揚,但是呈上去之後卻是一點動靜都沒有了,官家連議都沒議,就直接留中了.

這讓一眾朝臣.都有點摸不著頭腦.

官家這是有意回護?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