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0章 慫沒慫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周四海一甩衣袖,轉身下了西山坡.

跟著他來的管事一臉的崇拜,適時地恭維道:"多年不曾見大掌櫃如此霸氣地直擊對手了!小的還尤記得,當年直面汴京百家酒店的排擠,大掌櫃也如今日一般怡然不懼,風度卓絕."

周四海橫了管事一眼,臉上卻滿是自傲之色."小小一個唐子浩,豈能與當年的陣仗相比?"

管事連連點頭稱是,轉臉又揶揄道:"要說這唐子浩還真是不識好歹,早晚有他哭的那一天."

周四海陰狠地一眯雙眸,"老夫已經仁至義盡,若還不知好歹,就別怪我周某人無情了!"

"那是,那是!不過......醉仙卻有可取之處,大掌櫃要如何攔得住?"

周四海道:"從鄧州來的那兩個酒工透漏出的信息來看,醉仙從收果,釀造,加上豬油,酒曲,花瓣種種用料加在一起,再算上鄧州到京師的運費,成本不會低于150文."

管事嘖嘖道:"那還真不低,都比得上嬌白的造價了."

隨即眼前一亮,"大掌櫃的意思是?"

"哼!"周四海冷哼一聲.

"唐子浩若是還沒蠢透,就當知,與我樊樓為敵,必是慘淡收場.否則......."

"否則,他把酒鋪開在哪里,老夫就把嬌白罷到哪里.不管他賣多少錢,老夫都比他低.嬌白的品質絕不在醉仙之下,看他如何在京師立足!"

管事聽得不由直冒虛汗.在周四海跟前侍奉這麼多年,還從未見這個樊樓大掌櫃如此行事,簡直到了瘋狂的地步.

"那.....這耗費可是不小."

周四海默然前行,步履身形無不透出一股霸道之氣,根本不理管事所說的什麼耗費不耗費.

以前之所以不瘋狂,是因為還沒遇到讓他瘋狂的對手.

樊樓能屹立京師頭牌多年,依仗的就是多年前與汴京群樓一戰.

這一戰他非但未敗,還打響了嬌白酒'京師第一美酒’的名聲,什麼任店,潘樓,還有高陽正店的招牌酒,和嬌白都不在同一個檔次.

可以說,"嬌白"就是樊樓傲視京師的最大依仗,容不得半點含糊.

他之所以急于拿下醉仙,之所以瘋狂,正是因為當一眼看見醉仙的時候,他就意識到,這種澄清果酒不簡單,甚至可以說是威脅.

就算不拿在手中,也絕不能任其在汴京立足.

所以,花多大的代價,周四海覺得都是值得的,而且....

樊樓底蘊十足,耗得起.他就不信,一個小地方來的小酒坊也耗得起?

"汴京第一美酒",這個名號帶給樊樓無盡的輝煌.而要保住"汴京第一美酒",付出多少都是值得的,周四海有這個覺悟,也願意為之瘋狂!

....

唐奕佇立半山,足足有半個多時辰一動未動.之前來稟報周四海來訪的那個仆役,怯生生地立在其身後,既不敢上前,也不敢離開.

這位唐少爺從來都是笑臉迎人,范府上下不論地位高低,跟誰都沒有半點架子,但是,今日.....仆役還是第一次看見唐少爺的臉色如此滲人.

"公...公子..."

唐奕猛地回頭,眼中寒芒暴斂.

仆役嚇得一激靈,急忙埋著頭,躬著腰身,軟聲道:"公子....公子都站了半個時辰了...小心著涼..."

唐奕這才回過神來,面前的不是周四海.

勉強扯起一個笑容,"你回去吧...我再呆一會兒."

仆役苦著臉道:"可是...可是,您交代找來的那幾位漆匠,木匠,鐵匠,金匠,還有泥瓦匠,都侯了半天了."

仆役也是沒法,要不然,誰都看出來,這時候得離這位遠點.

"還有...王里正他們挖的那口大窖,也有一丈來深了,剛剛王老伯還來問過,要不是繼續挖..."

"哦...."唐奕這才想起,今天本來是叫了一幫手藝人.

"多給些銀錢,讓他們先回去吧,就說過幾日再來."他現在還真沒心情干別的.

"讓王伯那邊也收了吧."仆役如蒙大赦,領了唐奕的意思下去了.

待仆役下去了,唐奕漸漸斂去臉上的暖意.

"樊樓....."

"周四海!!!"

"那咱們就試試,看你怎麼攔住我?"

....

之後的一段時間,唐奕都窩在回山.

冷靜下來之後,他也想明白了,那天周四海夠狂,但是.....

他也有狂的資本,樊樓確實不簡單.

張晉文打聽多日,竟不知樊樓背後那個'主家’是誰.就連宋楷,龐玉這些京中紈绔也是云里霧里,有的說與將門大族有關,還有的說,那是皇室其中一支的買賣.

張晉文隱晦地表達,是不是讓范仲淹出面幫著化解一二,唐奕差點沒直接罵娘.

他-媽-的,打不過就叫家長,那老子還提什麼富宋強宋?這才剛開個頭兒就玩不轉了,那還不如早點回鄧州守著小酒坊做富家翁算了,還出來瞎折騰什麼?

....

就在唐奕全力運作,要和樊樓掰掰手腕之時,樊樓也沒閑著.

似是周四海有意為之,京中最近傳出樊樓在內城尋找鋪面的消息,說是樊樓准備把酒曲和嬌白外售的業務分出來.

事外之人聽了沒什麼,樊樓家大業大,怎麼折騰都不為過,但是,唐奕卻知道其中的深意.

這是刻意針對醉仙的.

樊樓之所以一直沒定下店址,就是周四海在等消息,等唐奕或是認慫,或是...

送死!

對此,唐奕只能抱以冷笑.

你狂!?

爺比你更狂!

....

"鄧州來了消息?"

今日距離周四海的一月之期已經不足三天,張晉文,黑子和君欣卓都聚到了回山.

"昨天晌午就來了信兒,大郎這一招釜底抽薪果然厲害!"張晉文一邊給唐奕的水杯里添水,一邊答道,心情似是不錯.

黑子則憤然道:"既然他們能玩陰的,那咱們怕啥?要我說,根本不用這般麻煩,老子找個沒月亮的黑天摸過去,直接就..."說著,黑子做了個抹脖子的手勢,嚇得張晉文一哆嗦.

他倒忘了,黑子那可是強盜出身.

君欣卓沒說話,.卻目光炯炯地盯著唐奕.似是只要唐奕一點頭,這事兒就算定了.

"行了."唐奕不耐煩地橫了一眼黑子,對張晉文道:

"過了一這陣,趕緊給他找個婆娘,也該有個女人管管了,要不,早晚出事兒!"

"嘿嘿!"黑子不好意思地憨笑著,"那感情好."

他倒是一點不客氣....

張晉文搖頭輕笑,算是把這事兒記在了心上.

"那接下來怎麼辦?樊樓的意圖很明顯,就算咱們斷了他對醉仙的念想,也絕不會讓咱們輕易在汴京把買賣鋪開.若無對策,咱的酒就得放棄汴京這塊肥肉了."

"放棄?"

這才剛開始,唐奕怎麼可能放棄?

"那件事,打聽得怎麼樣了?"

張晉文一怔,"問不出來,這一個月一直在打聽,就是沒有半點頭."

"那就不打聽了!"唐奕騰地站起來,大步往外走.

張晉文追了上來,"大郎,這事兒我看還得再斟酌斟酌,畢竟樊樓不找咱們的麻煩就是萬幸,咱們自己送上門去,不合適吧?"

"囊球!"

唐奕眼睛一立,"你慫,老子可不慫!他不是想辦了咱們嗎?好,我送上門讓他辦!"說著,就不理張晉文,大步出了廳.

張晉文被唐奕說的臉色一紅,"誰慫了?可是生意不是這麼做的啊!"

見黑子憋不住地樂,張晉文立馬氣道:"笑,笑什麼笑?也不快勸勸!"

黑子聞言樂得更甚,露出一口白牙,"嘿嘿嘿....勸啥?"

"囊球!你慫,某家可不慫!"

"你!"張晉文被他氣得直跳腳,暗罵,就是你這莽夫把大郎帶壞了!

但心里想是一回事兒,嘴上卻一句也反馬駁不出來..

他確實是有點慫了.

半年前,他還只是個照看著一間小雜鋪的小商小戶;而現在,他要面對的對手是京師第一樓--白樊樓!
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