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9章 無毒不丈夫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一聽唐奕問起後院,張晉文反倒神情一松.

"後院比前院的情況還要好,一來都是本村張姓家人,有族規束縛,一般不會生出異心,而且,這次後坊傭資也加了,並按照大郎的良策,實行工齡制,傭資每兩年自行遞漲一次,大伙兒都是干勁十足,新契簽的也是毫無遲疑,大郎可放心."

唐奕長出了一口氣,只要後坊不走人,就萬事好說,便又轉頭看向黑子.

黑子以為他要說他們那伙兒人,接口道:"大郎放心,跟我們來的那十幾個老小,命都是你給的,見財起意的缺德事兒,是干不出來的.."

唐奕道:"想哪兒去了?我不是說這個.不說情義,單說你們那幫人身上都有官司,平時坊門都不敢出,周四海想挖也沒處下手."

"我是想問,你和憨牛都交代妥了嗎?"

黑子一窘,知道是自己想多了.

"憨牛已經在准備了,等開春暖和一點就帶人過來."

唐奕點點頭,他這次讓黑子稍信兒回去,就是讓憨牛帶著人來京師,這邊書院都鋪開了,才顯出人手不夠.張晉文和黑子一走,他連個幫手都沒有,總不能讓君欣卓一個女兒家,忙里又忙外的.

"行了,別的事兒以後再說,張大哥今天就在這兒歇了吧."

張晉文確實累壞了,也不強撐,讓黑子給攙了下去.

等到張晉文和黑子下去,唐奕的臉色不由慢慢陰沉下來.

雖有補救,但嚴河坊繼續壟斷果酒市場的日子怕是不長了,要是想不出對策,恐怕還沒等鄧州的產業成形,就已經被周四海吞掉了大半市場.

正在躊躇之際,只見仆役跑進來稟報,有客到!

唐奕眉頭一皺,跟著仆役迎了出去.本以為是宋楷,龐玉等人閑來無事跑到回山來玩,不想外面卻站著一主一仆,而站在主位的那個富態老者....正是樊樓大掌櫃周四海.他身後跟著那位也不陌生,正是那日在樊樓遇上的樊樓管事.

"唐公子,別來無恙!月余未見,老夫甚是想念呢."

周四海大方的一拱手,全然不似做了什麼虧心事.

"呵...."唐奕被他氣的一樂.

"千想萬想,也想不到來的會是你.話說,周掌櫃還真是奇人,怎地?挖了兩個酒工還嫌不夠,連我這個坊主也想挖了去?"

周四海無所謂地一笑,"老夫還是那句話,明人不說暗話,商場沒有什麼仁義道德.挖來了算老夫本事,挖不來那就是老夫無能.受人之命,忠人之事.唐公子大可看開些."

"讓周掌櫃勞心了,小子看得很開.不過'明人’二字還是算了吧,周掌櫃當不起,有辱斯文."

"看得開就好!"周四海哈哈一笑,自動略去了唐奕後半句的夾槍帶棒.

"唐公子可猜出老夫今日所為何來?"

"猜不出."唐奕光棍的一聳肩,"總不會是來求半闕詩的吧?"

"哈哈...."周四海朗聲大笑.

"老夫可不是那些酸娘子,閑書生,不把唐公子那兩首詩補全,連覺都睡不著."

"老夫是生意人,來此也只有一個目的,就是生意."

"哦?"唐奕一挑眉毛,"那可比那些來求詩的更扯淡了,咱們還可能有生意可談嗎?"

"有何不可?老夫來就是想再給唐公子一個機會,與我樊樓合伙起坊."

嗤.....,唐奕這回是真氣笑了.

看來,自己還得再練練,跟這老貨的無恥差的不是一星半點,搶生意,倒說成了是給我機會.

"怎麼?挖回去那兩個酒工,沒用?"

周四海搖搖頭,"說沒用也不算,只是時間問題."

唐奕道:"既然是早晚的事,還來找我合作?這不像是周掌櫃的風格啊."

"老夫說的直接一些,公子不要介意."

"但說無妨."

"老夫今天來,算是給范公一個面子."

"....."

"量小非君子,無毒不丈夫.此事若是按老夫的行事作風,生意就是生意,不帶有一絲一豪的仁義.還是那句話,挖來了算老夫本事!"

"但是,此事傳到了家主那里,家主覺得范公是大德君子,對于他的弟子不能用商場上那一套.于是,老夫還是來了."

唐奕聞言,眼中寒光閃爍,出離的憤怒.

"所以...今日所謂的'生意’算是施舍?"

"算是吧."周四海倒是坦誠.

"但也不算,因為合作的條件變了.現在,老夫只能開出三七分賬的條件,樊樓七,你三.!"

"五五都沒成,周掌櫃認為三七,小子就可答應?"

"會的."

周四海篤定地上前兩步,抬手點著唐奕的胸口,一字一頓地道:"因為現在形勢對我有利!"

"我要是不答應呢?"

"那家主的心意也就盡到了,老夫也就再無顧忌."

周四海面色漸冷,"老夫可以實話告訴唐公子,如果唐公子不肯合作,那醉仙釀就是我樊樓嬌白酒的敵人,老夫不會容許任何威脅在京中立足."

"就算那兩個酒工一時半會兒不能複制嚴河坊的工藝,唐公子的醉仙也還是進不了京!"

"好大的口氣."

周四海搖頭,"口氣雖大,但唐公子也要相信我樊樓有這個實力!"

"好!"唐奕氣得全身顫抖.

"那老子就看看,周掌櫃怎麼阻止我醉仙進京!"

說完,大步回身,直接把周四海涼在了外面.

....

"且慢!"周四海高喝一聲,叫住唐奕.

"唐公子初入商道,就有如此成就,老夫佩服!"

"但是,商場就是如此,不管公子不服也好,氣憤也罷,利益面前沒有什麼是非對錯,唐公子就當是交了一場學費吧.!"

唐奕很想回身暴錘這老貨一頓,但還是忍住了.兩世為人的他第一次明白,這世道並沒有想像中的美好.

"老夫給公子一個月的時間考慮,一月之內,公子隨時可去樊樓,老夫掃榻相迎!"

"....."

"記住!"正當唐奕有些愣神的當口,周四海的聲音再一次傳來.

"這一個月的時間是家主交代的,算是給范公一個面子,容唐公子理理心緒!"

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