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7章 貪念起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樊樓?"唐奕一怔.

"周掌櫃的意思是....."

"老夫的意思是,不知道唐公子可願與我樊樓做筆生意?"

"怎麼做?"

"醉仙釀進京,不管是走陸路,還是水路,都頗費周張,耗費不小,唐公子可願與我樊樓合力,在京師建一酒坊?"

"公子放心,酒権,場地,傭工都由我樊樓承擔,公子只以釀酒技術入股,得利我們五五分帳!"

唐奕眉頭一皺,沉吟了半天.

這不失一門好生意,不光不用操心了,而且有樊樓在前台銷售,醉仙釀的名聲肯定一炮而紅,不愁賣不出去.

但是....

但是周四海想拿五成利?

太多了!

周四海不知道醉仙釀里面有多大的利,開出五五對分的條件,以為很優渥了,也唯有唐家,馬家和張家的人才知道,周四海若想拿五成,簡直就是做夢.

現在,醉仙釀在鄧州出坊價就達到了450文一斤,運到京城,就炒到了一貫錢.就算將來醉仙釀大舉進京,添充了市場,價格有所回落,但也不會低于550文.

而唐奕的成本是多少呢?

他是,沒有成本!

釀酒,煉油的開銷,光油蠟的產出就抵消了三分之一,而肥皂不但把剩下的成本抵了回來,而且還大賺特賺.

攤到果酒上,這450文的出坊價,那就是純利潤.

如果唐奕和周四海合伙兒,那這里面不但有果酒的盈利,肥皂的產出也分不出來.這里面有多大的利?周四海想拿五成?唐奕能干嗎?

但是,唐奕還不能明說,因為這里面的利太大,大到可以讓人瘋狂.若是透出一點其中的奧秘,唐奕都不敢想象,這些商人們會怎樣把果酒兌甘油的技術挖過去.

"不瞞周掌櫃."唐奕沉吟良久,方對周四海道:"醉仙,還沒有在鄧州以外的地方起坊的打算."

"哦?"周四海一愣,"這是為何?"

唐奕搖頭不語,這里面除了利益,有他的品牌戰略和剔除商業利益之外的打算,這不能對周四海細說.但是,周四海上門,卻為唐奕打開了另一個思路,干嘛非得在汴京自己開鋪子?找個代理不就得了.

"周掌櫃,你看這樣如何?"唐奕把話頭引開."小子可把醉仙釀全部在汴京的業務交給樊樓來做,小子保證汴京一地,除了樊樓,絕不售第二家."

"那如何分利?"周四海心思電轉,心說,只交給樊樓來做?那和起酒坊沒什麼分別了,倒也能做.

"嗯....."唐奕又是一陣沉吟,"分利就算了,瑣碎開銷太雜,算起來麻煩."

"450文!小子按鄧州出坊價給樊樓供貨,而且,從鄧州到京師的運轉費用,由我來出!"

這條件不可謂不好了,就算醉仙釀價格趨穩,也有50到100文的利潤,可謂暴利.

卻不想,周四海眼中精芒一閃,意外地搖頭道:"那老夫可得好好斟酌一番了."

唐奕一聳肩,生意本就不是一次就能談成的,人家要想想也屬正常.

"這是自然,周掌櫃可仔細斟酌一番再做決定."

話說到這個份上,周四海也沒什麼好說的了,簡單閑續幾句,就起身告辭.

送走周掌櫃,唐奕一回身就見張晉文大冬天的,卻出了一身的汗,臉色煞白.

"張大哥,這是怎麼了?"

張晉文長出一口濁氣.

"被你嚇的!"

呃....唐奕一愣,"我怎麼就嚇著你了?"

張晉文道:"剛剛大郎若有半點想要合作之意,某就得出來攪局了."

嗨!唐奕一甩手,"我哪有那麼蠢!?他想要五成利?怎麼可能?"

張晉文冷哼一聲,"根本就不是利不利的問題,他就算給你九成利,這買賣也不能做!"

"為啥?"

"這周四海就沒安好心!"

張晉文一歎,"大郎雖才智過人,但生意場上的事情還是見識太少.大郎不覺奇怪嗎?"

"....."

"一間酒坊可不是小生意,合作更是為了寸利爭心,恨不得把賬算到骨頭里.哪有一上來就露了自己的底牌,開出一個他自認咱們無法拒絕的條件的?"

是啊!他與這周四海素未謀面,剛認識,說了三句半就把開酒坊,合伙兒,分成一氣都倒出來了,這也太反常了?

"那他這是...."

張晉文道:"咱們初到京師,人生地不熟,若真合伙兒起了酒坊,從管事到傭工都是他們的人,咱們出技術,到最後還不是教給他的人?等把醉仙的奧秘都學了去,到時候,還不是想踢開咱們就踢開?"

靠!唐奕瞬間冷汗就下來了.

回想剛剛,唐奕這才明白,這周四海是把他當小孩兒來糊弄了啊!料定唐奕年少,上來就用厚利誘之.

"幸好,大郎因為醉仙利太大沒有答應他."張晉文又長出了一口氣.

....

"壞了!"唐奕一聲驚叫.

"已經讓這老貨探出了咱們的底!"

唐奕何等聰明,張晉文只是一點點撥,他馬上能舉一反三.回想剛剛二人對話,他已經把底漏給人家了,而且是最最核心的秘密.

就是醉仙的利潤!

剛剛唐奕開出'包運費’,'獨家經營’等等優渥條件,甯可以比實際出廠價還低的價格把酒賣給樊樓,也不答應合伙兒五五分賬,這說明什麼?

以周四海的頭腦,唐奕甯可低價賣,也不想分賬,他怎麼會不明白是因為其中的利潤太大?

算起來,唐奕讓給周四海100文的利也不分賬,說明那'五成’份子比100文還多.

"難怪那老家伙沒馬上答應!"張晉文聽完唐奕的分析,也是慌了神.

"難道他要...."

"你馬上寫信,派人回鄧州,讓張伯看死坊里的傭工,絕不能把咱們的飯碗給砸了!"唐奕神情冷俊,現在說什麼都晚了,只能盡快補救.

可惜...

可惜,盡管周四海前腳出去,唐奕後腳就預感到了不好,但是.....還是晚了一步.

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