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6章 生意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曹府與范宅關系正是蜜里調油之時,最先摸上了門,直言想求一壇千軍釀來嘗嘗.

呃...不是燒刀子嗎?

沒錯,就是燒刀子.只不過,燒刀子是唐奕給起的名字.但是因為唐奕的那幾句詩,京里閑得蛋痛的吃瓜群眾們,無不幻想這是何等好酒,喜歡湊熱鬧的東京百姓已開始自己給這酒起上了名字.

市井百姓管這酒叫'天地醉’,說是能醉天地的酒.;

軍中行武,將門世家,聽說這酒能飲出刀影兵寒,給起了個頗為霸氣的名字--'千軍釀’;

至于文人雅士,青樓粉黛,則稱之為'不老丹漿’,以示文雅.

反正都是圍繞著唐奕那四句詩來起的名兒.

曹佾來要酒,范仲淹自然不能不給面子,而曹佾得酒之後,對此酒大為歎服,揚言,飲過"千軍釀",天下諸酒盡為水.

京中顯貴一看,曹佾已經拉下臉子去了,那咱們也別崩著了,緊隨曹府而來的,是朝中與范仲淹還算有交情的丁度,唐介等人.

你老范有好酒,那就別藏著了吧?

范仲淹心說,這算什麼好酒?非醉死你們這群老貨不可!但又不好拒絕,只得一一贈之.

打發走這幫人,下面來的更大牌.....

當今官家!

趙禎倒不是來求什麼不老丹,只是這事傳得太邪乎,連宮里頭都鬧得沸沸揚揚.趙禎自然也想嘗嘗,這能喝出兵戈之相,把天下美酒比成'水’的酒到底是什麼滋味.

....

這一日清晨,唐奕剛起來,君欣卓就如期而至.

自從在來京的船上,君欣卓見了唐奕的臥房,就開始每天幫他收拾,打掃.

現在君娘子儼然成了唐奕的管家娘,大小事物,洗衣疊被都是君欣卓一手操持.

唐奕自無不可.心說,咱也腐敗一把,享受享受封建地主老財的待遇.

君欣卓整理好了床鋪,把昨天換下來的髒衣服給他收了,又幫他准備了面湯洗漱,正要催著去用早飯,就見張晉文跑了進來,說是又有人上門求酒.

唐奕不耐煩地一甩手,"甭管是誰,回了,就說等年後!"

張晉文道:"來的人有點特別..."

"誰啊!?"

唐奕心說,皇帝都打發了,還有誰能算得上特別.

"白樊樓的大掌櫃.,說是想來和咱做筆生意."

....

"嗯?"唐奕一擰眉,難道樊樓也打起燒刀子的主意了?

"走,去看看."

說著,便和張晉文來到了前廳.

只見廳中坐著一個年余半年的富態老者,紅光滿面,精神爍爍,錦緞大袍鑲金璞頭,好不貴氣.

老者見唐奕出來,優雅起身,拱手道:"這位想必就是范公門生,鄧州唐子浩了!"

唐奕回了禮,也客氣道:"在下正是唐奕,還未請教....."

"老夫樊樓大掌櫃周四海."

"見過周掌櫃!不知道周掌櫃此來有何貴干?也是來求酒的?"

"算是,但也不全是."

"哦?"

周四海搖頭輕笑,"不瞞公子,你那烈如流火的燒刀子,老夫嘗過."

"嘗過?"唐奕不明所以.

他不知道,那日留在樊樓的兩壇酒,粉頭兒們只喝了一點,剩下的,都讓當時在場的那個管事給收了.

能做樊樓主事人的,不是人精,也能分清七分顏色,自然一眼就看出,這兩種酒的不俗.不敢私留,急忙上報給了大掌櫃周四海.而周四海嘗過兩種酒後,卻有另一番計較.

"在老夫看來,燒刀子雖名滿京師,又占了唐公子吟酒絕句的助力,但終是太烈,不合宋人口味,等坊間的這陣風過了,自然也就沒有現在的熱度了."

唐奕暗自點頭,這老頭兒不愧是掌管東京第一樓的大商家,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關結.

"而且..."周四海神秘地一笑,"這燒刀子除了太烈,還有一大弊病....."

"什麼?"

"走的量太少!"

唐奕聞言哈哈大笑,心說,果然是老狐狸!

他說的一點沒錯,這也是唐奕一直不發展高度酒的主要原因.

宋人喝酒有點像現代人喝啤酒,一頓不干掉個幾斤的淡酒,都不好意思說自己喝了酒.

所以,宋酒銷量極大,樊樓只出酒曲而不出成酒,就是為了走量.但是,烈酒卻不同,就算是酒量不錯的,撐死半斤就得趴下.

這樣一種即不和宋人口味,又銷量不大的產品,商業價值自然就不高了.

"老夫是來求酒,卻非求那不老丹漿,老夫想和唐公子聊聊那.....醉仙釀!"

"醉仙釀?"

唐奕玩味地看了老頭兒一眼,心說,有點意思.

"醉仙果酒,京中也不是沒有,周掌櫃又何必來找小子?"

周四海聞言郎聲大笑.

"唐公子,咱們明人不說暗話,京中確有幾家商戶有醉仙果酒出售,但那都是不知道倒了多少手的小量散酒,不提也罷.老夫卻是知道,鄧州嚴河坊正是唐公子的產業,自然是來找主家說事."

唐奕與張晉文對視一眼,心說,這周四海不簡單啊!別說是京城,就算在鄧州,也沒幾個人知道嚴河坊是姓唐的.周四海遠在京師,怎麼能知道得這樣清楚?

...

不是唐奕有意藏著掖著,只是再怎麼說,他也算是范仲淹的弟子,大宋朝官,商,權,錢本來就是本爛賬,大商必有大權佐之.但是,不論官宦,還是百姓,卻都不原意看到官與商有所粘連.

范仲淹是名臣,是大儒,這等醃臜之事,自然還是不要搭邊兒的好.

唐奕是本著少給老師添麻煩的心態,才對此事不聲張的.

周四海見唐奕不言語,繼續說道:"老夫不但知道嚴河坊是唐公子的產業,而且還知道,唐公子正在京中尋找鋪面,要引醉仙釀進京!"

"周掌櫃真是手眼通天啊!不錯,小子確有在京中起買賣的打算."

既然人家都知道了,唐奕也就大方承認了,看看這周掌櫃到底想干什麼?

"公子可曾找到合適的地段?"

"尚未如意..."

"那老夫幫公子找一個鋪面,你看如何?"

"哦?"唐奕一聲輕疑,"在哪里?"

周四海抿然一笑.

"公子覺得....白樊樓這個鋪面可還入眼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