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5章 鄧州唐子浩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大郎可知這樊樓是干什麼的?"

"東京第一樓唄!"唐奕攤手答道,完然不知自己想在此處賣酒有什麼不妥.

龐玉一笑,"白樊樓乃東京第一樓沒錯,但卻不是樊樓的主要營生."

丁源接道:"想必大郎還不知道,樊樓的酒曲業務才是其主營項目."

"有所耳聞.."這一點唐奕還真聽說了,只不過沒有什麼概念.

"怎地?樊樓酒業的規模很大嗎?"

"很大?"龐玉一聲嗤笑."每年光從樊樓銷往京中各店的酒曲就有五萬斤,汴京半數以上的酒業掌握在樊樓手里,何止是很大就能概括?"

嘶!

唐奕倒吸一口涼氣,光酒曲就賣五萬斤?那得是多大的買賣?

唐奕自己就是開酒坊的,雖然釀的是果酒,但對米酒的釀造多少還是有些了解的.

宋人釀酒的方法有點類似于後世的小曲酒,因為度數低的緣故,用曲量很少,大概只有百分之一到六七十分之一不等.也就是,一百斤到六十斤酒,才用一斤酒曲.

五萬斤酒曲,那得出多少成酒?

幾百萬斤!

唐奕把牛皮吹上天去,也不過是計劃五年之內,把鄧州嚴河坊建設成年產百萬斤的酒業巨擎.合著和樊樓一比,只不過是個弟弟.

龐玉指著街對面的那排鋪面,"這里是汴京旺地,做什麼買賣都可以,就是不能賣酒!"

丁源道:"這片鋪子是誰的我不知道,但卻是知道,沒關門之前是做什麼生意的."

唐奕心里猜出個七七八八,"不會是...賣酒的吧?"

"正是!"丁源做出一個你很聰明的表情.

"樊樓的嬌白,那是汴京第一名酒.你的醉仙釀若是細心經營幾年,慢慢積攢名聲,或許有一天能成為汴京一等名酒.但是,若你把沽酒鋪子開在樊樓眼皮底下,不等你出名,就得讓嬌白擠死!"

丁源,龐玉二人說的煞有其事,唐奕一時之間還真有點怕了.看來,這鋪子還真不能開在樊樓眼皮子底下.

.....

眾人吃著聊著,等吃得差不多了,宋楷也醒了幾分的酒.唐奕會了賬,眾人覺得今天也就到這兒了,一哄而散,各回各家.

接下來幾日,因為太學已經進了年休,范純禮自然和宋楷,丁源等人混在一起.而唐奕則和張晉文一道把汴京的內城外城逛了遍,為的就是尋一家鋪面開買賣.

唐奕之所以這麼急,想在年前就把鋪子定下來,是因為年後回山那邊觀瀾書院就要開工闊建了.教舍,暖房,書齋,師宅,其中很多的工程唐奕想加一點自己的想法進去.

他估計,過完年很長一段時間,自己都得釘在回山,根本顧不上買賣的事情.如果酒鋪年前能定下來,年後有張晉文自己張羅就行了,也不用他兩頭操心了.

樊樓對面的那排鋪子,唐奕還真就聽了龐玉,丁源的,沒再惦記了.

所謂強龍不壓地頭蛇,就算唐奕抱著老子天下第一的心態來到京師,但在沒什麼做為之前,能不和白樊樓這種汴京巨富對著干,就不對著干,悶頭發財才是王道.

但是,唐奕沒想到的是...

他躲著樊樓,可是樊樓卻自己找上門了.

事情的起因自然是那日與賈思文對飲火酒的義氣之爭.

那日唐奕不但徹底把賈思文玩殘了,而且還贏了一眾樊樓姐兒們的尊重.

可別小看了這些混跡紅塵中,常換枕邊人,夜夜當新娘的粉頭兒們,汴京城十成十的八封軼聞都是從小姐們的枕邊風吹出來的.

她們可是好久沒有見過這等即有文采,又豪氣的翩翩公子了,回轉之後,自然添油加醋,把唐奕當日的事跡大書特書,傳于恩客,姐妹.

這下可好,一傳十,十傳百,不出兩日,唐子浩樊樓'燃酒行令’的故事就傳遍了東京.

"舉杯天地醉,共飲三軍寒."還有"水是萬古無情綠,酒乃千齡不老丹"這四句詩也隨之風糜汴京.

而且傳著傳著...

已經傳出花兒來了.

有的版本說,唐子浩舉杯吞火,氣若刀鋒,兩句五言絕句吟罷,場中竟隱現金戈陣鼓,殺伐漫天;

又有的說,唐子浩身高七尺,劍眉星目,貌比潘安,一杯火酒入腹,不但吐氣如焰,而且眼睛都燒的通紅,卻泰然自若,不懼分毫;

還有的說.,人是豪邁人,酒是虎膽酒,詩是狂心詩....

反正是傳什麼都有,一時之間,滿京城的人都在問,這唐子浩是何方神聖?如此詩酒妙人怎麼之前一點都沒聽說過?

....

又過幾日,終于有知內情之人出來說事兒.

原來這唐子浩乃是范希文范公在鄧州收的弟子,而且,范公未進京之前,還曾向朝庭上表,言鄧州有神童出,不識孔孟卻洞悉天下,說的就是這個唐奕,唐子浩!

再後來,有鄧州來的行商道出更多內情,這個唐子浩幼年喪母,少年喪父,家道中落,不滿十四歲就獨挑家中生計大事,只用半年就一改唐家頹勢,累財頗豐.

而且,唐子浩再起鄧州,仍不忘舊日忠仆不棄之恩,竟將半數家財贈于舊仆,並助其子娶了鄧州一等一的美嬌娘.

"兩家姓,一家人."在鄧州傳為佳話.

接下來這半個多月,汴京城里的閑話兒,談資不外乎就三件事:

一是,尹師魯回京與桃園夫人再續晚緣;

二是,黑八郎輸給了靠山倒;

再有,就是鄧州唐子浩樊樓燃酒了.

而唐奕這件八卦,不但火了唐子浩的名頭,還捧出了一款神酒--燒刀子!

這世上最珍貴的東西,不是金銀,也非珠玉,而是你永遠也得不到的東西.

在所有有關那日樊樓之事的傳言之中,都提到了一種引之可燃,甘烈似火,飲如刀兵的好酒.

傳的越邪乎,就越有人欲一品真味.有好酒之人尋遍了東京,竟然無處覓之.

求之不得,是為珍.

越是得不到,越是想要得到.汴京城中求酒之聲甚大,可是卻沒一個人知道這酒是從哪兒來的.

而從范宅仆役嘴里傳出的一個消息,更加把烈酒推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.

人家范府仆役說了,這酒根本就不外賣,你就是尋遍天下也買不著.此乃唐子浩專門為尹洙尹先生的風疾所釀,專作酒藥所用.

今夏尹先生病植五髒,命懸一線,就是用了唐大郎用燒刀子配的酒藥,方逐漸好轉,如今更是恢複如常,全賴這烈酒所賜!

....

這還了得!

吃瓜群眾全都驚呆了,能讓尹洙起死回生,難道當真是不老仙丹不成?

一時之間,唐奕的'仙酒’名聲無二.更有甚者,出千金求酒.若不是范公名聲太大,擋住了眾人對酒的覬覦之心,恐怕范宅的大門都被擠爆了.

但是...

范仲淹的名聲擋得住尋常百姓,卻擋不住京中的顯貴.

終于有人坐不住,跑來湊熱鬧了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