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1章 燒刀子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丁源喝過果酒,卻無緣高度白酒,甚是好奇.

"怎會有般濃烈的酒氣?快給我嘗嘗."

唐奕一把攔住他,把醉仙果酒抱過來,"咱們喝這個."說著,指著那壇白酒對范純禮與宋楷道:"你們兩個不是能吵嗎?今兒個不把這一壇拼光,就不算帶把兒的!"

宋楷早被酒香勾去了魂魄,騰地一下站起來,一只腿直接上了墩凳,"來就來,誰趴下,誰就是娘們兒!"

范純禮差點沒一腳把他踹出去,他可是知道這白酒的厲害.這一壇五斤,要是他們兩個都喝了,那就不是趴下的問題了,而是能不能醉死.

不過,既然宋楷叫了板,他就不能認慫,也豪氣地叫道:"怕你個囊球!"

這邊叫得越歡,那邊兒就越吃味兒,一共就六個人,怎麼比我們這邊十多人的大桌還熱鬧?時不時地看向那桌,連續話都忘了.

而這時宋楷正抱起一碗奇香美酒,仰頭而盡....

太學生們,只見宋為庸一大口酒水進肚,登時臉若豬肝,雙目暴突,酒水含在嘴里再也不咽下,似被酒味熏得心神具顫,激動的把桌子都錘得咣咣作響,足足十多息的工夫才把酒咽下去.

酒一下肚,還大吼一聲--

"痛快!"

賈思文看得目瞪口呆,不是滋味地咂巴著嘴,心說,就有那麼好喝?這也太誇張了吧?

他哪知道,宋楷是被六十多度的白酒嗆得差點沒背過氣去,又不想在范純禮跟前失了面子,才強撐著喊出那一聲"痛快"......

好喝談不上,但辣得舒爽,燒得通透,倒是真的.

"要不...."太學生這邊有人實在是抵不過誘惑.

"要不,我過去問問這是什麼酒?哪里售賣?"

這位文生平日里和宋楷等人屬于沒什麼嫌隙,也沒什麼交情的那種,他過去問問.,應該不會落了面子.

賈思文沒說話,看了眼趙宗懿.而趙宗懿也被宋楷的舉動和酒香唬住了,心中酒癢難耐,他默認地低頭看著酒杯.

那太學生一喜,知道小王爺這是默許了,遂起身朝宋楷那邊走了過去.

"為庸兄,可否告知此為何酒?哪里有售?"那太學生還算客氣,過來先是拱手見禮,方道出疑問.

"你想知道?"宋楷已有三分醉意,半眯著雙目看著那人.

隨即放聲大笑,"小爺就偏不告訴你!"說著,砰的一聲坐下,一搖三晃地指著范純禮道:"到你了!"

太學生好不尷尬,這宋楷顯然已經醉酒,估計是問不出什麼了.但越是這樣,越勾起心中驚奇,只一碗就能醉人的酒,那得是什麼酒啊?無奈,只得求助的看向同桌幾人.

唐奕一直留心賈思文那桌,現在有人過來問話,又見那邊一個個都伸長了脖子等信兒,心中登時生出逗弄之意.

邪笑道:"此酒名燒刀子,哪兒也買不著!"

燒刀子?不光這文生,就連那邊一桌子的人都有點摸不著頭腦.這算什麼酒名?

"就叫燒刀子!"唐奕大聲道:"此酒入口如燒紅之刀刃,吞入腹中猶如滾燙之火灼心噬膽,乃是豪俠酒!狂心酒!非虎膽之人不可飲之.你們一群文弱小生,問了也沒用,問了也不敢飲."

"說的好!"宋楷一拍桌子,"豪俠酒...燒刀子!當真好名頭!此酒只供豪人飲之,你等弱儒還是回去喝'水’吧!"

說完,就盯著已經重影兒了的酒壇子,還想再來一碗,已示豪氣.

唐奕嗓門不小,宋楷聲調更高,傳到賈思文等人耳中,何其刺耳?

連趙宗懿臉上都有些掛不住,握著酒杯的指節有些泛白.

這是明著罵咱們是弱雞啊!

賈思文騰的站起來,"好大的口氣!你們能飲得?我等為何不可?"

唐奕陰不陰,陽不陽地看著賈思文,心說,等的就是你這句話.

"你敢喝?"

"有何不敢!?"

賈思文索性大步行了過來,身後跟著一眾太學生以壯聲威.唯有趙宗懿礙于身份,不好過來,只坐在原處面無表情地看著.

唐奕一拍桌子,"好!我倒看看,你怎麼喝!"

"小二,上幾個小杯過來!"唐奕大聲呼喝,"我怕用大碗,再喝死個人!"

堂倌被嚇的一哆嗦.心說,真是閻王打架小鬼兒遭殃,這幾位沒一個是他惹得起的,特別是唐奕還帶了個'死’字,更讓堂倌感覺滲得慌.

這要出點什麼事兒,可不是他一個跑腿兒打雜的能受得住的,無奈之下,趁著拿酒杯的工夫,把三樓的事情稟了上去.

主管這一樓的管事,一聽宋癢,范仲淹,丁度,龐籍,賈昌朝這些相公們的公子都聚到一塊兒了,里面還摻合了汝南郡王府上的大公子.這還了得?急匆匆地沖上三樓,親自去支應,生怕這幾位祖宗真打起來.

而二樓的姐兒們也聽了信兒,一些無心生意的靚姐兒也都聚向三樓.

朝中大員們的公子打架,這熱鬧可不常見.

一時間,酒杯還沒上來,三樓唐奕和趙宗懿這兩桌竟被圍了個水泄不通.那些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姐兒們,手里舞著香帕,交投接耳地品評起這些貴公子來,時不時還發出幾聲浪笑,好不誘人.

太學生們沒想到會鬧出這麼大的陣仗,其中有人心里沒底,湊到賈思文耳邊道:"可別鬧大了."

賈思文也有點心虛,左右看了看,勉強道:"無礙!量他宋楷也不敢怎麼樣,況且咱們人多,不怕!"

這邊丁源也有點心里畫魂兒,"大郎,可別玩大了.."

唐奕鄙視地瞪了他一眼沒說話.

這時,樊樓主事帶著堂倌擠進來.先是環首眾人,挨個給公子們問安,這才靠了過來和聲道:"幾位公子都是名門之後,小店開門....."

話還沒說完,就被唐奕頂回去了.

"只和賈公子小酌幾杯,主事可安心!"

那管事一聽,自然下面的話就沒法說了,只得讓堂倌把唐奕要的酒杯奉上,人卻不走,站在一旁伺候著.

唐奕把幾個小酒杯滿上,然後斜眼看著賈思文,"你當真敢喝?現在後悔還來得及."

賈思文心中暗罵,奶奶的,這麼多人看著,老子能反悔嗎?以後這臉還往哪兒擱?

"一杯清酒,能有幾份殺氣?本公子怕你不成?"

唐奕搖頭一笑,極盡輕蔑.也不廢話,直接令堂倌兒點上一支蠟燭,然後把蠟火往幾個酒杯上一湊.....

只聽噗的一聲輕響,那杯中酒液竟然燒了起來,藍汪汪的火苗上下跳動,燒得賈思文心里咯噔一聲.

圍觀眾人也是不禁齊刷刷地發出一聲低呼.

"我的媽呀,剛剛堂倌兒說這酒叫燒刀子,真能燒得著啊?"

"這哪是什麼飲酒?這不就是往嘴里倒'火’嗎?"

......

宋人哪見過能著火的酒?

唐奕把酒點著的時候,賈思文臉都青了......

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