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0章 酒香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唐奕有點後悔聽了范純禮的,陰狠地瞪了邊上那桌人一眼,這頁只好翻過去.

讓丁源點了些樊樓名吃,菜品還沒上,堂倌兒已經令侍女擺上了一桌的餐前小點.

唐奕不禁暗暗稱奇,心說,不愧是東京第一樓,這服務水准絕不是蓋的.甭管你點了什麼,先上八樣精致點心,八樣干貨,八樣時鮮果品,絕不讓客人干等一刻.

見君欣卓局促地坐在身邊,手都不知道放哪兒,唐奕把幾個精致的點心,鮮果湊到她面前,"吃啊,愣著干嘛?"

君欣卓不說話,直往後躲.她哪到過這麼高級的酒店,況且還和這些朝官子弟坐在一桌.

范純禮對唐詼的舉動早就見怪不怪了,處的時間長了就知道,他基本沒有什麼尊卑觀念,對誰都一視同仁.這也是范純禮把唐奕當兄弟看待的主要原因,不做作.

倒是丁源更加的不明白了,他早就看這美小娘不像個侍女.果然,一上樓,唐奕就先按排她坐下,而且還主動送上吃食.

"大郎啊,走了一路你也沒介紹介紹,這位是哪家娘子?什麼時候遞的親?怎不曾聽你說起?"

丁源一臉賤笑,明顯沒安好心,說得君欣卓又鬧了個大紅臉.

"別鬧!"唐奕笑罵道:"這是我保鏢,厲害著呢,小心她抽你!"

丁源心說,你才別鬧,這麼嬌滴滴的一個小娘子,你也能說成是保鏢,算你能扯.

這邊笑聲不斷,不像是剛剛吃了暗虧.而那邊,賈思文他們也是笑聲歡騰,能讓宋楷吃憋可不容易,這貨在太學一言不合就會上手.根本就不像個文生.

眾人落座,自有書童仆役去點酒食,一眾公子哥則是看猴戲一般看著宋楷等人怎麼把這頓飯吃好.

一見范純禮竟然是帶著酒來的,有人立馬哈哈一笑,環顧本桌.

"我說怎麼這般闊氣,原來是怕樊樓酒貴,自帶了酒水."

同桌之人除了趙宗懿基本都是太學門生,平日里與宋楷就不太和睦,自然不缺附和之人.

"范三摳,離京兩年還是改不了摳門的秉性,到白樊樓來吃酒,竟也有臉外帶酒水,也知堂倌兒是怎麼讓他們進門的.?"

"怎麼不把菜品也從野店帶過來,豈不是更省?"

眾人哈哈大笑,言辭極盡嘲諷.

笑鬧一會,趙宗懿故作大度地開了口.

"人與人的格局不同,范希文從政素以苛嚴著稱,其子自然學了他的小氣."

賈思文道:"小王爺高見,范希文自己裝什麼假道學,卻還妄想天下人都跟著他嚴苛厲政,簡直就是把人當傻子!"

"這下好了,到頭來還不是落得個驅逐的下場."

不論是賈思文,還有趙宗懿,甚至是朝中大部分的官員子弟,對范仲淹主領的慶曆新政都詬病頗多.無它,新政最主要的部分就是考核吏制,嚴把恩蔭官的選拔,最直接的受害人就是他們這些官二代,皇二代.

"罷了,罷了."趙宗懿颯然一笑,"不談這些無用之事,今日小王坐請,大家盡情享用!"

說著,大手一揮叫來侍者,"起幾壇陳釀,小王要與諸位不醉不歸!"

趙宗懿這一嗓子故意抬高了聲調,就是為了惡心惡心自帶酒水的范純禮等人.

宋楷聽著刺耳無比的挑釁,恨不得把腦袋塞到桌子底下去,惡狠狠地瞪著范純禮

"你他媽是越活越回去了,越來越慫不說,吃個酒還跟著你丟人!"

范純禮漲紅了臉,"要怪你怪唐大郎,他非得到樊樓來找晦氣."

唐奕哭笑不得地看著這兩頭,"特麼小爺想請你們吃頓好的還有錯了?不吃就滾,沒人留你!"

心說,怪不得賈思文囂張,活該你們這群傻貨被人家踩!他媽還沒怎麼著呢,自己就先打起來了.

丁源圓場道:"好了好了,范老三拿來的酒也不差,我看不比樊樓的酒差."

范仲淹前一段曾送到丁度兩壇果酒,丁源偷偷嘗過,確實是好酒.

"那是!"范純禮可算找到隊友."樊樓那破酒本公子還不樂意喝呢!"說著,也不等侍女伺候,自己拍開了酒封.

那邊賈思文還和一幫太學生笑話著范純禮等人,猛然間,一股奇濃無比的酒香直往鼻子里鑽,有人忍不住重重地吸了口氣.

"怎麼這麼香?哪兒來的?"

賈思文一滯,不禁眉頭輕觸,這麼濃的酒香他還從未聞過.無意間掃到趙宗懿也被這酒香吸引,立馬會意地叫來小二.

"這是什麼酒?給我們也上兩壇."

跑堂的頗為為難地偷瞄了一眼范純禮那邊,"公子原諒則個,這並非是我樊樓的酒品.."

"不是樊樓的?"賈思文一聲驚疑,"那是哪來的?"

小二擠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,隱晦地指了指身後的那桌沒言語.心說,可不就是剛才和你們差點沒打起來那幫自帶的.

"自帶的?"趙宗懿忍不住又看了一眼唐奕那邊,這酒香好像還真是從那邊飄過來的.

賈思文問道:"可知這是何種名酒?"

堂倌兒一苦,"恕小的眼濁,小的還從未聽過,有哪種酒有這般農烈的香味."

宋人好酒,更別說這些養尊處優的公子們.只能聞味,卻無緣一嘗的痛苦,恐怕也只有坐在這兒的幾位當事之人能體會了.

賈思文一伙本來是想惡心宋楷,范純禮才留在三樓大堂落.不想還沒怎麼著呢,就被這酒氣勾得心中如百爪撓心一般難受.

就連樊樓的好酒上來之後,眾人也覺入口無味,滿腦子都是那邊飄過來的沁入心扉的酒香.

聞著就這麼大的味兒,那喝起來得什麼樣兒啊.....

"要不,小的過去給諸位問問?"

堂倌一張嘴,賈思文差點沒上手抽他.這要是問了,他這臉還往哪兒擱?

不說趙宗懿,賈思文那一桌人的心思,這邊,宋楷,龐玉也被酒香震住了.

他們哪知道,這六十度的白酒聞起來是酒,喝起來卻是'火’!
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