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9章 比豬還能生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楷不是第一次來白樊樓,起初還擔心唐奕不懂行情到最後會不了帳,但是見他一進門就甩了堂倌兒一角銀子,也就放下心來.

宋為庸是愣,但是不傻.幾次接觸唐奕給他的感覺是....

很特別.

雖然唐奕在幾人之中年齡最小,但卻是這伙人里最穩的一個.聽范純禮說,唐奕十四歲不到就扛起兩家子人的生計.宋楷在佩服的同時,也對這小子生出幾分好感.

能憑幾句玩笑之言就融入到他們這個圈子,也足見唐奕的不俗.

所以見他甩出一角銀子給堂倌,說明他心里有底,用不著他宋楷操心了.

只不過,剛上樓還沒坐定,就見樓梯處魚灌上來一眾人影兒.這隊人好像是要上到四樓的雅間兒,只不過無意掃了一眼三樓,正看見宋楷等人,其中一個又折了下來.

"呦,這不是宋為庸嘛?"

折回來的那位,看上去也就十七八歲的樣子,一身錦緞的袍子金線刺花,手里捏著把折扇,陰陽怪氣的靠了過來.

"怎麼?狀元郎又給你發了月錢?看來不少啊,都能來白樊樓擺闊了."

宋楷臉色不善,正要發作,卻被范純禮拉住了.

范純禮掃了眼那人身後的一眾人等,似有忌憚,起身瞪了眼那公子.

"賈老六,該干嘛干嘛去,今日沒心思給你起膩."

那公子被范純禮一頓搶白,心中不爽,一聲冷哼,"我道是誰,原來是范三公子!范相公當官沒什麼本事,看來教書也不是什麼好先生,自己的兒子都教不好,滿嘴的市井粗話."

"你....."

唐奕剛坐下就見兩幫人頂牛,心中自然不喜,聽他把話頭引到老師身上,更是不爽,低聲問向丁源,"這位誰啊?"

丁源靠了過來,"賈子明家的老六,叫賈思文.和宋為庸同在太學授講,向來不對付.."

宋楷和唐正平在太學之中算是另類,家長是名儒大官,自然不屑與那些混吃等死的勳貴子弟為伍,但又不學無術,好勇斗狠,是以和一心向學的儒生也玩不到一塊兒去.

和這賈思文更是不對路,在太學里天天對碰,宛若死敵.

"哦....."

唐奕點了點頭,原來是賈昌朝家的,難怪這麼囂張.

"老賈還挺能生的,都排到老六了."

"這你就不知道了吧?賈思文上面還有四個姐姐,下面還有三個弟弟."

"噗!老賈屬豬的吧?這麼能生?"

.........

二人聊得正嗨,突然發現場中沒了聲息,唐奕抬頭一看,所有人都眼向他和丁源,原來是剛才一不小心,沒壓住調門.

只見剛剛還飛揚跋扈的賈公子漲紅著臉,殺人一般瞪著唐奕.

唐奕一窘,"對不住啊,一激動....沒壓住!"

賈思文一翻白眼兒,心說,你特麼再激動點都能傳到街上去了.

"哪來的野崽子?家父也是你能妄議的?!"

唐奕一皺眉,耷拉著眼皮斜眼看向賈思文.

心說,這位找事兒啊!?

范純禮一見唐奕面色不善,就是一哆嗦.這個眼神,他在鄧州暴捶錢二的時候見過..

"大郎,別沖動,咱是來吃飯的."

這里可不是鄧州,真惹了事,麻煩得很.

賈思文看唐奕的眼神,還以為這是個狠角色.卻不想,被范三摳兩句話就摁住了,不由冷聲譏諷,"哼!原來也是個樣子貨!"

說著也不理幾人,回身朝那一眾人之中年紀最大的一個拱手笑道:"讓小王爺久候了,咱們上去吧.!"

"小王爺?"

唐奕暗自沉吟,看來,今天這場子找不回來了,畢竟這是古代,但凡與皇權沾邊的,輕易還是不惹為妙.

...

被喚作小王爺的青年二十三四的樣子,站在眾人之中氣度怡然,玩味地撇了眼宋楷,范純禮,笑道:"門生舊故閑續幾句,算不得什麼,弟只管續話就是."

"兄,胸懷吞海,非我輩可及也!"

賈思文不免心中得意,順杆就爬,和這位小王爺稱兄道弟起來.

他故意拉高了聲調道:"談不上舊故,幾個不學無術的浪蕩子,仗著父輩有幾分權勢,在太學之中橫行無忌,今日倒是越發膽大,撒野都撒到小王爺面前了."

宋楷一聽,又要發做,卻被范純禮死死摁住.他現在一邊壓著唐奕,一邊壓著宋楷,好不忙活.

賈思文得意地看著對方,心中舒爽無比,但也知見好就收,若真惹急了宋楷,還真不好收場.

讓開一步,做了個請的手勢,"小王爺請,樓上的雅間備好多時了."

"誒~~!"那小王爺一擺手,"我看這三樓也是風風亮亮,還熱鬧得緊,坐什麼雅間?這里就挺好."

賈思文心中一喜,自無不可.

這是小王爺送了他一個順水人情,故意留下來給宋范等人添堵,有皇族撐腰,他還怕甚?

忙叫來堂倌安排一眾人等坐下.

....

"哪來的小王爺?"趁著那邊鬧哄哄的排座之時,唐奕又壓低了聲音問道.

特麼就想好好吃頓飯,也能躺槍?

"汝南郡王的大公子趙宗懿."范純禮憋曲地撇了一眼隔著不遠坐下的一眾人等.

"哦!"唐奕瞬間懂了.

他就說怎麼一個皇族中人,會使這種不入流的小手段給他們添堵.原來,剛剛無意間,他是連著汝南王一起給罵了.

論起'比豬還能生’來,大宋朝誰比得上汝南郡王趙允讓?這老貨光兒子就生了二十二個,都能當勞模兒了!

宋楷剛心思全不在二人的對答上面,陰沉著臉,看向范純禮.

"你變了...."

"以前壓火氣,勸架的活應該是丁源干的才對."

丁源一聽不干了,"說什麼呢?好像我很慫似的!"

卻不想范純禮苦聲一笑接道:"我是真慫了."

宋楷一怔,等著他的下文.

"我爹不容易.,雖說退下來了,但是為了大哥的前程和二哥的舉業,還得小心翼翼地在京城這潭渾水里泡著,我得給他省點心了."

范純禮掃了眼不遠的趙宗懿.

"要是單賈老六也就罷了,還有趙宗懿呢."

"怕他個囊球!"宋楷眼睛一立,"惹急了,老子照揍不誤!"

"能不惹,還是別惹.."

"怕啥?我就不信,他有臉告到官家那去."

"等會兒!"

唐奕有點沒反應過來.

"聽你們這意思,這幫子皇親也能惹的嘍?"

宋楷不屑地從鼻子里哼出一聲冷笑,"皇親多個屁!"

丁源也笑著接話道:"大郎初到京師還不了解,這京師的圈子複雜得很,趙宗懿還真不是不能惹.況且,他也不敢偏幫一方."

這也是他剛剛沒勸架的原因,有趙宗懿在,宋楷和賈思文就打不起來,最多放點狠話,快樂快樂嘴.

"老一輩且不說,單是咱們這一輩兒人的圈子,就不是什麼皇子皇孫,官宦子弟分得清的.."

"啥意思?"

"哼!"宋楷一聲冷哼.

"趙宗懿別看是郡王長子,官家的親侄子,可這京城里,比他橫的多了去了."

"這里是京師,沾點官門兒的就算老子不是朝中實官,往上數三代你再看?"

"不是開國臣老,就是前朝執宰,真掰扯起來,誰怕誰啊!"

"鬧到上面去,言官也是先彈劾他趙宗懿有損皇儀.再說,一個郡王之子偏幫內相的兒子,他賈子明也就別想在中樞再呆了."

"就算真打起來,這種事鬧到官家那兒去,一邊是臣子,一邊是一姓家人,官家說哪邊的不是都會被認為是偏幫,所以只會..."

"和稀泥!"唐奕聽著聽著就懂了.

懂了之後就笑了...

心說,此話為何不早說?倒是便宜了賈公子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