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8章 馬行市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既然唐正平出不了家,四人也只好作罷,准備去尋了丁源就直奔馬行市.

到了丁源家中,果然丁度不在府中,一聽有局,丁源跟家母扯了個謊,就隨著大伙兒跑了出來.

"那咱們走吧.!"

唐奕和范純禮一人抱著個酒壇子張羅著開動,中午在船上只吃了點糕點,他現在也有點餓得緊.

丁源疑惑地打量著唐奕,范純禮,還有跟在唐奕身後的君欣卓.

這美貌娘子丁源在范府見過一次,還特意問過范純禮,范三摳只說是唐大郎家里雇的人.

丁源當時也沒在意,富戶雇個使喚婆子,暖床的丫頭,這本根就不值一提.

只是現在看來,怎麼看這君小娘都不像是使喚丫頭.

哪有主家抱著壇子,丫頭卻一點覺悟都沒有的只顧悶頭看路的道理?

再給她配個車,就成少奶奶了.

不容他多想,一行六人,五個少年走在前面,君欣卓則局促地吊在五人身後.

轉上禦街,行到皇城下向東轉,再過兩個街口,就算到了馬行街.

站在馬行街的街口,龐玉往北一指,"往上走就是馬行市,大郎想在哪家打發我等兒?"

唐奕一樂,"先走著看."說著,就帥先往北行去.

宋楷急走兩步跟上唐奕.

"要不這頓算我的,我知道有家羊店,在甜水巷那邊,味道頗佳,咱就去那兒."

唐奕道:"知道你宋大公子有錢,不過說好我請就我請."

一段時間的接觸,唐奕覺得宋楷屬于外冷內熱的類型,別看時不時就又是犯渾,又是坑爹,其實人不壞,還頗有幾分古道熱腸.

宋楷聞言直扁嘴,心說,好心當了驢肝肺,我倒看看,這一頓吃下來,你心不心疼.

范純禮則是瞪了他一眼,"省下錢,一會兒好雇兩個閑漢把你抬回家!"

宋楷毫不示弱,"看誰先認慫!"

"誰慫誰是王八!"

唐奕拿這兩個活寶真是一點招兒都沒有,索性不聽他們念經,專心打量起馬行市街道兩邊的店鋪來.

馬行街北起封丘門,與東華門大街交彙,也稱馬行市,是汴京城內最大的市集和娛樂場所.

大宋各州名產皆彙聚于此,不但商貨鋪子,藥店,酒肆林立,而且任店,樊樓,秦家瓦子,中瓦子,桑家瓦子,這些大宋頂尖的銷金窟也都在這一片.

不誇張地說,馬行市不但是汴京最繁華的地段,也是大宋最繁華的地段,更是十一世紀全世界最繁華的地段.

若不是街面兒上行走的宋人都是長衣罩褂,跑的車都是牲口拉的,唐奕真的會有種穿越回千年之後,行走于繁華商業街的錯覺.

范純禮看唐奕走得極慢,每一家店鋪都要細看兩眼,以為他是第一次來好奇,便講解道:

"此處比州橋更為有名的原因就是,晝有萬店齊開,夜有燈市連天.夜市三更收,晝檔五更起,當真的不夜天."

唐奕心不在焉地點著頭,依然心思都在街道兩邊的店鋪上.

心說.就算生意再好,也得有出兌,轉讓的吧.?能不能讓小爺撿個漏?

可惜,他注定失望,從南街口一直走到封丘門了,也沒見著一家空店鋪.

大伙兒從州橋一路走過來,個個都有點乏了.

龐玉以為唐奕是想撿間便宜的酒家,不由抱怨道:"我說唐老大?別找了,這馬行市就沒有便宜的館子,要不大伙兒湊點兒,隨便找一家算了!"

唐奕遺憾地又掃了一圈,聽龐玉的抱怨也感覺有點對不住這幾位.他的本意是想借這個機會,看看有沒有合適的鋪面租上一間好開買賣,倒是苦了他們跟著自己瞎轉.

"對不住了!"唐奕陪笑著."轉悠的有點多了,累著大伙兒了,這頓咱吃點好的,算是補償."

說著,又領著大家往回走,龐玉掐著腰,直發虛汗.他現在就想找個地方坐下來,也別管好壞了.

六人回行,一直走到東華門大街與馬行街的叉口兒,唐奕才停下來,指著邊上的一個高大歡樓彩門道:"就這里吧!"

龐玉抬頭一看,差點沒栽地上.叫道:"別逗!這不是咱來的地方!"

只見彩門上赫然寫著三個大字:"白,樊,樓".

宋楷拍拍唐奕的肩膀,"心領了!但是,你知道來一次樊樓得多少錢嗎?"

唐奕誠然道:"吃頓飯而已,能花多少?"

"讓你們陪我走了這麼久,這頓算補償.怎麼?還不樂意?"

說著,就往彩門下走.

范純禮樂壞了,他是一萬個樂意啊.別看他是范仲淹的兒子,可是樊樓這種地方還真沒來過,今日算是開了葷了.

賤純禮立馬跟上唐奕,動之前,還不忘咽這三位兩句,"愣著做甚?走啊,別跟沒見過世面的處哥似的!"

宋楷看著他小人得志的樣子,恨得牙癢癢.但沒辦法,唐奕已經進去了.

下意識地摸了摸腰間的錢袋,那里面有老爹昨天剛給他的本月零用.心說,唐奕一個外來人不知京中深潛,要是花過了,這兩片金葉子怕是留不住了.

後世人們都當北宋汴京的樊樓,任店只是高檔酒樓,其實是不准確的.

如果非要和後世相比,京師四大正店更像是後世的夜總會或者娛樂會所.吃飯只是個由頭,里面只要是你想得到的娛樂花樣兒,樊樓之中應有盡有.

樊樓也非是一棟樓,而是五座五層高樓彼此相連形成的一個建築群.

一進正門,就有跑黨小厮相迎.抬眼看去,二樓廊道上密密麻麻站滿了姿色絕倫的鶯鶯燕燕,足有百人之眾.

姐兒們一見進門的是幾個面嫩的俊俏後生,更是一個個笑得花枝亂顫,更有甚者還把手中香帕拋到幾人身上,言辭露骨極盡挑逗.

范純禮猛咽口水,他一個初哥兒,哪見過香絹流蘇,豔粉迎俗的陣仗.心說,乖乖..有錢就是好啊!

別說是他,丁源,龐玉也是第一次見到這陣勢,手都不知道放哪兒了.

堂倌小厮見幾位是華服儒氣的少年公子,連忙上前,"給幾位公子問安了,不知道是吃飯,還是品酒?"

這問話是有講究的,若吃飯,自然是單純的吃飯;若品酒,那就少不得叫上幾位美豔的姐兒做陪了.

唐奕把眼目從那幫子豔姐兒身上收回來,"尋個臨街看景兒的位子,吃飯."

一聽是吃飯,小厮略為失望,後面推銷小姐的說辭也只好吞了回去.畢竟喝花酒和純吃飯消費不在一個檔次,他們這麼走堂小二拿的賞錢也差上不少.

說了兩句客氣話,就要引著眾人上樓,只是瞟見唐奕和范純禮手中的酒壇子,不禁面露歉意地道:"公子原諒則個,本店是不准外酒入店的."

唐奕一笑,脫口而出,"喝不慣別的,給你們開壇費?"

"開壇費?"小二有點蒙,何為開壇費?

唐奕這才反應過來,這是大宋,而非後世.這樊樓香豔的景象,讓他產生了又回到後世KTV的錯覺.

唐奕也不解釋,直接摸出一角銀子,扔到小二手里.

"這就是開壇費!"

小二接了銀子,大喜過望,足有一兩,這公子端是闊綽.

不管古今,只要有錢,誰還管你是喝哪的酒?

小二樂滋滋的引著眾人上了樓.

一群豔姐兒見小二只是搭了幾句話就接了賞錢,更是挑逗得賣力.上樓之時,就差沒貼到唐奕幾人身上了.

好不容易上到三樓,小二特意為幾人尋了處最好的位置,臨窗望街,鳥瞰京師.

龐玉,丁源遭了一場香豔的好罪,好不容易從'兔’群中擠了過來.剛一坐定,就見樓梯處又閃上來一眾身影,不禁眉頭一皺,下意識地看向宋楷.

"為庸,別沖動!"

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