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7章 請客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范純禮自從回了京是徹底玩瘋了,范仲淹就差沒把他綁在家里了.

但是即使這樣,這貨還是一抓住機會就偷溜出去和龐玉等人鬼混.龐玉也是知道自家老子已經把他交給了范仲淹,好日子是過一天少一天,自然是玩得更瘋,等到來年觀瀾書院開講,他也就算被管死了.

今日,范純禮與龐玉,宋楷等人趁著范仲淹不在,一同去秦家瓦子看相戲爭交.據說今日之戰乃是年關大戲,兩位相撲手都是京中一等一的好手--靠山倒對陣黑八郎!

這等盛事怎會少了范,旁,宋這幾個紈绔?自然要親臨現場,以助聲威,看到興起時,還不忘關撲兩局.

宋人好賭成性,上到王公貴族,下到平民百姓,無人不撲,無人不賭.宋楷,龐玉一邊倒的看好相撲手名'靠山倒’,半年來爭遍東京未逢敵手.

而范純禮則壓注'黑八郎’.

其實他也想壓靠山倒的,這黑八郎原來確實不輸靠山倒,但半年前爭交之時傷了腿,休養半年今日是首次出戰,誰也不知道傷愈與否.

但他與宋楷嫌隙未除,雖同進同出,但仍不對付.宋楷壓'靠山倒’,他就非壓'黑八郎’,顯然是賭氣之舉.

結果自不用說,'黑八郎’腿傷雖愈,但半年未打熬本領,一上手就露了怯,連輸兩場,輸得范純禮直呲牙.

這要是放在以前,賤純禮必是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作派直接賴帳了,反正這幫貨已經認定他是'范三摳’了,也不差這一回.

但是這次不同,他輸的人是宋楷,說什麼也不想在宋公子面前落了面子,這才回來找'財神爺’幫忙.

"靠!你輸了錢,卻要我給你會賬!"

唐奕聽完緣由,心說,我就不應該過來,直接回宅子就完了,一早就應該看出來,這小子賊兮兮的准就沒好事.

范純禮一個箭步沖上來捂住唐奕的嘴,"小點聲!!讓他們聽見本公子就沒法混了!"

唐奕被他捂著嘴,掃了一眼不遠處的龐玉,宋楷,只見這二位抱著膀子在那憋不住的笑.,都等著看范三公子怎麼出丑.

唐奕沒好氣地甩開范純禮的手,"輸了多少啊?"

范純禮一聽有戲,急忙嬉笑道:"不多....就一頓飯錢."

唐奕聞言點了點頭,那還真不算多..

"老師也是夠意思,堂堂范家公子一頓飯錢都出不起."

說著,唐奕從懷里摸出一角銀子,差不多有一兩重的樣子,扔到范純禮手里.

賤純禮一邊接過,一邊附和,"可不是嗎,可苦了本公子了!"

說著又朝唐奕伸手....

"干嘛?那麼大一塊銀子還不夠你們吃啊?"

賤純禮陪笑著,"不夠.."

"....."

"輸的是....一頓高陽正店的館子."

唐奕真想一腳踹死他!

"你怎麼沒干脆輸一局白繁樓的花酒呢?"

東京七十二家正店,白樊樓居首,任店次之,接下來就是不分伯仲的潘樓和高陽正店.這四家酒樓是汴京餐飲業的行首,普通館子就算他們甩開了吃,只要不叫陪酒娘子,撐死也就一兩貫的花銷,但是一但沾上這四家大店,那可就沒邊了.

十貫八貫是它,百八十貫也是它.就算你推著千貫銀錢進去,也能化于無形,那是汴京有名的消金窟.

范純禮紅著臉.,局促地攪著手指頭,"這不是...想別那宋坑爹一頭嘛!"

唐奕見他那樣子也是可憐,本來想多說兩句也生生咽了回去.他越過范純禮,來到宋楷,龐玉身邊.

"你們也夠可以的,明知道他爹管得緊,還定下高陽正店."

龐玉臉一窘,"誰也沒當真,都是鬧著玩兒的,鬧著玩的.."

宋楷則梗著脖子,"他自己非得跟小爺叫板,怪誰?"

唐奕一歎,心說,也好,趁著這次機會,讓范純禮和宋楷把心里的結給解了.

"行了,正好來了京里還沒請你們好好吃一頓呢,這頓算我的了."

龐玉一笑,"那感情好,也別什麼高陽正店了,找個別致小店,吃喝開心就好."

一趟高陽正店少說也得十多貫錢的花費,別說范純禮,唐奕了,就算是宋楷這種大款也消費不起.

"也好,高陽店就不去了,正好我想去馬行街那邊轉轉,就去那邊吧."

唐奕讓他們三個等著,自己進了范宅,他身上只有一點碎銀子,怕是不夠.

目送唐奕進了宅子,龐玉揶揄范純禮道:"都跟你說了鬧著玩的,這回好了,還要大郎破費."

范純禮臉色不好,"他有的是錢..."

范純禮這麼說,龐玉就不好再說什麼了.

一個小地方來的小酒坊老板能有幾個錢?放到京城里連個響兒都沒有.

宋楷盯著范純禮半天,沉著嗓子道:"范三摳!你不別扭嗎?"

范純禮一愣,"別扭什麼?"

"這樣吧."宋楷天生就是直來直去的性子."這頓飯算我的,咱們拼一場,誰喝趴下算誰錯了.過了今天,以前咱們什麼樣兒,以後也還什麼樣兒!"

范純禮也受夠了和他頂牛,其實就缺個台階,"拼就拼!誰怕誰?"

說著一回身就躥回宅子,"你等著!小店兒的酒喝著不過癮,我去拿酒."

范純禮躥過倉房,抱出兩個壇子,一壇醉仙果酒,另一壇...則是唐奕准備出來給尹洙泡藥酒的六十度蒸餾白酒.

....

范純禮出來的時候正遇到唐奕.

唐奕一看他抱著兩個壇子,一問之下也不無不可,兩人要是能把關系喝明白了,也省了他的唇舌.

接過一個酒壇正要一起出去,卻見廂房里探出一個腦袋,又縮了回去.

唐奕樂了...

"都看見你啦,就別藏了."

君欣卓窘著只得現出身來,"誰躲了...看是看見院子里有動靜...看看..."

唐奕眼前一亮!

今天母老虎竟不是短衣勁裝,而是換了一身女裙,難怪要躲呢.

君欣卓上身著了一件白底紅印兒的碎花罩衣,下身是一條月白的百褶長裙,還別說,一點沒有往日的殺伐干練,倒有幾分溫婉之氣.

君欣卓被他看得面頰發熱,微低著頭.

"挺好看的."唐奕不吝意美之辭.

"正好,隨我去打牙祭,本公子帶你下館子去."

"我不去.."

"走吧.!"唐奕不由分說,拉起君欣卓就走.

三人出了范宅,龐玉見唐奕拉著個女子出來,不由暗笑.

心說,這唐大郎派頭還不小,吃個館子還要帶著個使女.不過,這小娘子還真是姿色不凡.

"怎麼沒見丁源和唐正平?"既然請客,唐奕覺得索性都叫上.

范純禮接道:"丁源老爹今日沐休,上午沒敢出來.不過,他說晌午他爹要出門,所以現在去叫應該能出來."

"至于唐愣子..."

龐玉笑道:"那就別想了,太學旬考這貨拿了個丙等,唐鐵嘴不打斷他的腿就算仁慈了,肯定是出不來了."

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