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6章 二十年前老花魁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范尹二人沉思了一路,對唐奕所說之言一時間分不清是對是錯,直到進了東水門,二人才收拾心情.

船還是停在了桃花埠,尹洙率先下船,對身後的范仲淹道:"希文不與我同去嗎?"

范仲淹一笑,"多年未見,美人佳期,兄就不去湊這個熱鬧了吧?"

"下次,與夫人問安,就言老夫下次再去一品夫人的妙茶."

尹洙哈哈大笑,也不再客氣,"那弟就先行一步了."

唐奕跟在後面,本來還有些心思沉重,但一聽這兩個老頭兒的對答,不禁一陣惡寒,都五六十歲的人了,還這麼為老不尊.

尹洙背身擺擺手,在唐奕詫異的目光中在桃林里拐了個彎,悠哉悠哉進了桃園居.

"尹先生這是..."唐奕的八封之火再一次燃起.

范仲淹斜了他一眼,"大人的事,小孩少問!"說著,一甩大袖,穿過桃林就上了車.

唐奕鬧了個沒臉兒,心中好不郁悶.心說,讓俺辦事兒的時候咋就不拿"小孩"說事兒了呢?

待范仲淹上了馬車,唐奕不想和這一本老正的老師坐一輛車聽他絮叨,就與張晉文一同吊在馬車後面,緩步長街.

張晉文看唐奕時不時回頭瞅一眼桃園居的方向,只覺好笑.

"尹先生和桃園夫人之事,大郎何需用問范公?"

"嗯?"唐奕一聲輕疑,"尹先生和桃園夫人果然有事?"

張晉文一笑,"此事汴京城內,就連賣炊餅的都知道,大郎非去問范公,這不是自討沒趣?"

呃.....

"快說說...."

"桃園夫人,乃是東京名妓,花中魁首."

"哦?"快五十的尹洙還能泡花魁?這不科學啊!

"不過,是二十多年前的花魁."

"嗨..."唐奕暗罵,張晉文也學壞了,說話開始大喘氣了.

"一個二十年前的老花魁有何稀奇."

"大郎,莫要小看這桃園夫人,其花評登首雖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,但是...."

"張晉文!"唐奕怒了.

"若再說一半吞一半,信不信,我把你吃花酒的好事打封信捎回鄧州去,看大嫂殺不殺到東京來收拾你!"

"呃..."張晉文慫了,不敢再吊味口.

"大郎別急,且聽我細講."

"桃園夫人雖是二十年前的老花魁,卻在二十年間豔名不減,反而更盛從前.這皆因二十年間,桃園居養出了四位花魁娘子!"

"真的假的?"唐奕有點不信了.

花評榜與科舉同期,差不多四年一屆.除了春闈殿舉,大宋這些閑得蛋疼的文人們最為追捧的,就是這個東京盛世百花賞評了.

二十年看似不短,其實也就評出五六位花魁.這桃園夫人一個人就培養出四個,當真是大神級老鴇子,金牌經紀人啊.

"當然是真的."這些可是張晉文聽青樓小姐們親口說的.

汴京的姐兒們都恨不得到桃園居去給桃園夫人當使喚丫頭,就算不能被桃園夫人看中做花評首選培養,但只要和桃園居占上點邊兒,出來之後,也會身價大漲.

"京中流傳一句歌瑤,'名香多慕柳,花王問桃居’,說的就是名妓們都愛慕柳七公,而若問花魁何選,就要問問桃園夫人了."

"那還真是挺厲害的."能和柳三變齊名,這桃園夫人的檔次一下就上來了.

而且唐奕知道,在大宋想培養一位花魁,可一點不比教出一個三甲進士更容易.

別說是花魁了,東京之地,除了瓦子里賣肉的姐兒們只管吹燈比活計,但凡有點名堂的青樓小築里,就住著個色比花嬌,才比文星的名角兒.

能上花評榜的,更是琴棋書畫,歌舞色藝樣樣超絕,讓她們考個進士有點誇張,鄉,會兩試倒是十之六七能通過..

"桃園夫人之名,還不只如此呢."張晉文一臉的八卦賤樣兒.

"桃園夫人的名聲,還要謝謝柳七公."

"謝柳七?這桃園夫人也是柳三變捧起來的?"

唐奕心說,偶像啊,真是有美女的地方就絕對少不了你.

"錯了!恰恰相反,桃園夫人是當年唯一一位把柳七公拒之門外的京中名妓!"

"...."

大宋朝居然有偶像進不去的妓女門?唐奕覺得這更不科學.

張晉文繼續道:"當年,桃園夫人還未入花評榜之時就已經名滿京師,且調茶之功無人能及.柳七公慕其豔名,主動為其填詞,並登門請賜一茶.卻不想,桃園夫人非但不見,還把柳七公的詞也退了回去,刻意與七公保持距離."

"...."

偶像一首婉約小詞,哪個小姐的門敲不開?這桃園夫人很牛掰啊,連'軟飯王’的魅力也擋得住.

"當年京中盛傳,桃園夫人拒絕七公美意,是因為一個窮秀才.此傳聞一出,不但對桃園夫人的名聲無礙,柳三變更是大贊其至情至性,一時之間盛名遠播."

張晉文說道這兒神秘一笑,"大郎猜猜那個窮秀才是誰?"

"不會是...."唐奕回頭看看桃園居,又看看張晉文,再看看桃園居...

"不會是....尹先生吧?"

"哈哈!正是尹先生!"張晉文羨慕地笑道.

"尹先生當年初到京城,不知道怎麼就遇上了還是青樓雛-妓的桃園夫人.桃園夫人對尹先生一見傾心,仰慕他的才學和儒雅的風姿.但後來,尹先生進士及第,桃園夫人又恐其風塵之名毀了尹先生的仕途,拒絕了尹先生娶為正妻的美意."

"那後來呢?"

"尹先生高中進士那年,桃園夫人也豔冠群芳,在花評榜獨領風騷,然而她卻在最風光的時候急流勇退淡出風塵,再不允旁人入遮,二十年間一直獨居在桃花埠."

"不為正妻,也可收之為妾啊!"

"桃園夫人是極為驕傲之人,桃園夫人不肯壞了尹先生的前程,又怎會甘為人下?"

"嘖嘖嘖...."

唐奕瞬間肅然起敬,一是佩服桃園夫人的真性情,二是又開始感慨起來...

這特麼大宋文人幸福得有點讓人嫉妒....

以前,他以為柳三變眠花宿柳把軟飯吃的飛起;范仲淹夕陽晚歌戀上處子金蓮,已經很牛掰了.沒想到,不顯山不露水的尹師魯也有這等傳奇韻事.

能讓一個青樓花魁守身持老,這也是沒誰了.

看來,讀書還是有必要的.

這大宋朝的文人不光皇帝寵著,百姓寵著,連小姐都寵著,就有點沒天理了.

小爺要是不好好讀書,將來連泡妞兒都是個問題了...

....

賭誓發願的想了一路,一到范宅,范仲淹前腳剛進宅子,唐奕就見賤純禮和龐玉等人躲在街對面的攤販後面,賊兮兮地朝他招手.

好吧..

我這不是鬼混,只是看看賤純禮這是要干什麼.

如此安慰著自己,唐奕躲著范仲淹的身影...

靠了過去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