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2章 民學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目前唐奕手可用的牌,只有一張半...

一張是鄧州的嚴河坊,而那半張,就是即將建立的回山民學.

嚴河坊的經營模式,有些類似于後世的農村合作社,雖不似後世為集體所有,但嚴河坊已起到了整合小自耕農的作用,把整個鄧州的果農,花農全部串聯了起來.雖然還是以家庭為單位結算生產營收,但是,統一種植,統一銷售的模式已經形成.

可以說,嚴河坊已跳出了以自然需求來支配供給關系的階段.

從果品種植到釀酒,再到銷售,運輸一條龍的經營模式,已經開始改變鄧州人的生產觀念.相信隨著嚴河坊的不斷壯大,越來越多的人會認識到規模經營的好處,從中吸取經驗.

而未來的回山民學,則有另一番深遠的意義.

唐奕之所以迫切地想辦民學,起因在沒入京之前.

因為唐奕要走了,以往都是由唐奕來歸賬的嚴河坊急缺一個帳房先生.可就是這麼一個賬房,張全福找了一個月也沒找到合適的人選.

唐奕就奇了怪了,可著鄧州城還找不著一個會算帳的了?一問之下才知道,這個會算賬的,還真就不好找.

"賬房"在大宋可是稀缺缺型人才.為什麼呢?因為識字又精通數術的賬房來源只有兩個渠道.

一是多年舉業未成的老文生.這部分人中,大多數都是富人階級,就算考不上,也不愁沒飯吃.只有那些家貧的文生,才會為了生計出來掙錢養家.

只是,讀書人本來就少,缺錢的讀書人就更少了.這樣的人只要一出來,就有商家高薪聘用,搶都搶不著.

第二種就是以師帶徒,一個老帳房收了徒弟,教上十年才能出徒走單.

所以,不用細說,也知道多不了.

第一種情況是沒辦法,古代教育成本極高,讀書人即使是在文風最盛的大宋,也是十不足一的存在.在窮人之中更是低的令人發指,要不然也不會有寒窗苦讀,一朝高中,就被傳為千古佳話的事情了.

第二種是實行一對一的單線教學,不但制約了普及率,而且還養成了藏著掖著的臭毛病.

這件事讓唐奕猛然想到一個問題,就是華夏古代的教育模式和現代為什麼有多麼大的不同.

在後世.

一直有人詬病華夏的教育體制,認為刻板的填鴨式教育,教出來的都是一些高智低能的流水線產品.

殊不知,這正是大時代下的產物,飛速發展中的華夏最急需的.

說白了,這就是讓技術等人,還是人等技術的問題.

技術我們可以進口,但是人還得用自己的.照搬西方的教育模式顯然不行,成才慢,占用資源多,會極大制約整體發展.于是,只能用填鴨式的速成法去快度填充基層技術用工的缺口.

至于高級創造型人才,則是靠進口或者干脆鳩占雀巢,都送到西方去學老外.

當然,也不排除流水線產品之中有基因突變的,躥出幾個能人為國爭個光.

而西方注重素質教育,精英模式,講究的是挖掘學生自身的潛能,老師只是引路人,能學到什麼,更多的是靠生學自己.

是不是聽起來很高大尚?

是挺高端....

但是,這套東西咱們其實已經玩了幾千年了.

唐奕發現,華夏古代的教育其實就是後世西方的教育模式,文人實行的就是素質教育和精英模式.老師更多扮演的是一個引路人的角色,更多的是靠學生自己的悟性.

"師父領進門,修行在個人"說的就是這個理.

這樣的教育方式優點顯而易見,就是培養出來的人才素質極高,只要過了科舉這一關,個頂個的都是牛人,即使未能通過科舉步入官場,也都屬于精英階層.

但缺點也十分明顯,一方面極大地提高了教育成本,把讀書變成了富人游戲,精英階層為了鞏固地位,把讀書變成了唯一的上升通道.

而另一方面,高成本,精英模式,又大大地縮小了文化普及率.

唐奕想雇個賬房就費這麼大的勁,要是放在後世,一聲吆喝,應聘的能湊一個加強連.

于是,唐奕發了狠,精英教育讓范仲淹他們玩去吧,老子就建個流水線,就算是只培養賬房,也不愁沒人學.

而且老子還免費!

....

唐奕正琢磨著這個民學要怎麼建,就見張晉文上到山來.

"都交割好了?"

"哪有那麼快."張晉文擦著腦門兒上的細汗,"只是和里正,還有幾個店鋪的掌櫃見了一面,賬還沒過呢."

唐奕點點頭,指著山下的谷地道:"來的正好,幫我參謀一下,把民學建在靠山角的地方好,還是碼頭邊上好些?"

張晉文一怔,"大郎還真要建啊?范公可還沒同意呢.."

據他所知,對于建民學,范仲淹可是極力反對的.,一來怕唐奕誤人子弟,自己還是個十五歲的娃娃,就想教別人?二來是擔心唐奕分身乏術,耽誤了正經學業.

"沒事兒,早晚能松口."

張晉文一聽只好回道:"能建當然好,這是積大德的好事.我看建在山角挺好,還能沾沾書院的靈氣."

唐奕不禁莞爾,他就是怕離書院太近被其影響,才想建遠點的.

"那田地的事問得如何了?"

張晉文一擰眉頭,"不太好,和預想的不太一樣."

"怎麼不一樣?"

"大郎你看."張晉文指著谷地之中的大片農田道:"據曹府管事的描述,靠南屏的這面地勢很低,夏天汴河水稍大一點就會倒灌,根本種不了旱田.就算水田,三年里也有兩年澇得厲害.只有靠北屏山的小半邊地勢高,能種旱田,但卻不足三百畝,根不夠咱們開花田煉精油."

難怪曹佾送了園子,又送地的.這片谷地看上去有一千多畝田,但實際保產的只有個零頭,勉強夠回山村的佃農糊口.

唐奕一歎,"三百畝太少了...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