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1章 回山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回山位于開封東南三十里外,順水行舟只一個多時辰即至.

"回山"是四面山岳環抱著一塊千畝谷地,正好形成一個"回"字,故而得名.

汴河如一條銀鏈劈山而行,穿谷而過,把平原分為一大一小兩個部分,回山村正座落在大塊谷地臨江的地方.

三人站在船上,放眼望去,只見南北兩線山高險峭,把平原谷地夾在中間,東西則山緩坡平.

雖是冬日,少了幾分蒼翠,但絲毫不減回山美意,南北二山巍峨峭曆,奇松怪石似兩道屏畫交相輝映.

西坡,遠望平谷,長河,隱約可見一處林間院落,樓閣煙渺,宛若仙境.

曹府前來和范仲淹交割的管事介紹道:"回山最開始是老家主夏日避暑之地,起初只有西山的一片宅子是曹府的,後來老家主見這地方藏風存氣,甚是喜歡,就用別處良田與當地的農戶換下了整個回山.等到來年二三月,西山和南北兩屏的桃樹盡開之時,整個回山那才叫美的沒話說."

唐奕指著岸邊停靠的一排大船問道:"不是說只是百十戶的小村嗎?怎麼還停了這麼多船?"

管事恭敬地道:"好叫公子知道,往來開封的商船是要排期的,不能直接進城.以前都是一排排停在城外苦等,阻塞河道不說,船上客商也無處落腳."

"老家主西去之後,少主也不常來此地避暑.福伯覺得這麼好的地方空下來可惜,就略微經營了一下,在岸上修了埠頭,供商船停靠修整."

那管事繼續道:"常走京師水路的船商都知道回山埠,一般都會先在這停船,派人去城里排了號,趕著時辰再進城.再後來,人多了,福伯又在碼頭周圍添了腳店,雜鋪,鐵鋪,方便船商補給."

唐奕點點頭,心說,曹福還真是會做生意.

只不過,這麼好的地方做了貨物碼頭倒有些可惜了.

....

說話間,船靠了岸,管事引著眾人下船.唐奕一看,這岸上的人還真不少,操著各地口音的行商聚集在碼頭周圍,幾家店鋪專做船商的生意,買賣也還算不錯.

過了碼頭就是回山村,一條直通西山的土路,一個個佃農的房舍沿路排開,雖略顯破舊,但還算整潔.

曹府管事告了個罪,引著張晉文去找村中里正和各家店鋪的掌櫃辦交割去了.

張全福讓兒子張晉文跟著唐奕進京,這段時間一直閑著,這次正好充當起了范府的管家.

范仲淹等人則由一個曹府仆役領著,沿土路上了西山.

西山當地人起名叫望河坡,山勢平緩,高處也不過百多米,但視野極好,站山望水,回山秀美盡收眼底.不然,曹佾他爹曹玘也不會特意跑到這來建宅子.

宅子范仲淹看過之後也是十分滿意,曹家是京城巨富,自用的園子怎麼可能差的了?

曹玘當年顯然是花了心思的,整個宅子占地十畝,就建在山坡的中段,掩映在林木之間.

園內書齋,涼殿,花樓,寶閣樣樣俱全,後院引泉水積出小潭,水榭風亭端是曼妙,只要稍加改建,就可做書院之用.

范仲淹和尹洙兩個老頭兒都對這宅子喜歡的不得了,更是商量起如何改動即可滿足公用,又可不失原有美態.

唐奕看他二人爭得熱烈也不好插嘴,悄然退了出去,圍著院牆四下探查起來.

他倒不是對這宅子有什麼興趣,後世看過集園林藝術于大成的明清園林,對于這種只能算一般水平的園子,唐奕根本沒什麼感覺.

范尹二人覺得好,那是他們沒見過,明清江南的那些大戶都把園子建出花兒來了.宋園只是平鋪過去,最多講個意境,可明清園林玩的卻是立體,講的是一步一景,能比嗎?

他這麼轉悠是想看看,在這處院子之外能不能再建一片房舍.

可是失望的是,這處宅子正好建在山腰的一處平地上,最多再闊建一倍就得把房子蓋到斜坡上去了.

唐奕無奈地一扁嘴,"看來,民學只能蓋到山下去了."

"不過也好,和這幫老學究離得遠點,也省得沾了迂腐氣."

...

民學.

唐奕想辦民學不是一天兩天的想法了,從忽悠范仲淹辦學開始,他就突然生出了這個想法.他想辦一所不專儒,只為百姓生計教學的學校.

可以說,從第一次勸范仲淹致仕的時候開始,他就萌生了為這個老人做點什麼,順便為這個時代也做點什麼的想法.

可是,唐奕只有一個人....

一個人能干什麼呢?他能在某個'點’上做出突破,但卻不能改變大宋這個'面’上的所有,更不可能牽動曆史這條'線’的最終流向.

于是,唐奕想到了辦學,效仿清末洋務運動中開辦新學的方式,培養一批跳出時代思維的人才.只有身邊有更多的助力,他才能有更大的動作.

後世,有人說大宋最缺少的是鐵血,缺的是金戈所指萬族來朝的霸氣.

有人說,大宋最缺少的是運氣,若無大金,則亡遼可期;若無蒙元,則一統天下可待.

以前,唐奕也許會認同.

但是,來到大宋一年多的時間,唐奕卻不敢再說這樣的瘋話了.

大宋最缺少的正是這些基礎科學.

他和大宋朝最頂尖的名人聊天下大勢,和最底層的市井百姓品味民生.他發現,這個時代並不缺少熱血,他們只是生活得太安逸了,以為全世界都和他們一樣,吃的飽穿的暖,樂不思爭..

可是,宋朝的富足又處在一個極為尷尬的位置,既不能突破瓶頸進階高級,又因為太富有而被一只只餓狼覬覦.

它就像一個手握重寶的煉氣巔峰修士,自以為練氣期無敵,但卻架不住一群煉氣小修的圍毆,只得用求和來苟活續命.

但是,後來一個叫金國的修士終于築成道基,瞬間就把它手里的寶貝搶走了.再後來,蒙古這個金丹大修橫空出世,煉氣大宋終于命喪金丹.

那怎麼改變這個局面呢?

整軍治武,那是唐奕碰觸不到的層面,現在他唯一想到的,就是讓大宋更富.

對!更富!

換句裝逼的話就是,提高生產力.

只有提高生產力,才能讓大宋突破練氣桎梏,達到築基,甚至是金丹大修.

絕對的實力,衍生出絕對的欲望.

只有宋的實力超脫到一個全新的層次,只有中原這片土地再也滿足不了大宋的欲望,統治階級才會對"天下"再生覬覦之心.到那個時候,很多現在看來是問題的問題,都將不是問題.

...

而財富,觀念,基礎科學,這三大條件就是大宋突破瓶頸的築基丹.

財富,唐奕在累積.這需要很長時間沉澱,財富才可能大到足以撬動整個社會體制的程度.

觀念和基礎科學就只能靠辦學了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