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8章 人生如戲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夏竦一聲高唱.

范仲淹不禁微微一緊,緩緩地直起了身子.

夏竦幾步上到殿中,先是斜眼看了一眼范仲淹,然後正望高座,口中念念有詞.

"臣請奏!"

"臣夏竦,景德元年蒙聖恩入仕,為官四十余....."

夏竦一開口,好像比范仲淹還牛掰,范仲淹是大中祥符八年入仕,而夏竦則是景德元年,黨齡比范仲淹早了整整十一年.

其實根本不是那麼回事兒,范仲淹是正二八經的進士出身,是靠自己的本事考出來的,而夏竦則是沾了他父親夏承皓光,蒙萌入仕.

趙禎聽得直膩歪,范仲淹這一本是早就排練好的,你夏竦瞎摻合什麼?

原來的劇本,應該是:男一號范希文上奏請辭,皇帝苦心挽留無果,准其致仕.然後,男配曹佾獻地,把范仲淹留在京師治學;北海郡王趙允弼友情客串,捐資千貫促成美事,來個錦上添花.至此,一出君和臣順的大戲就算圓滿落幕.

哪成想,男一號剛開場只念了一段台詞,反派夏竦就出來攪局,還巴拉巴拉說個沒完,恨不得把他從縣主薄踏入官場開始,一直升到參知政事所有的功績全都陳述一遍.

賈昌朝在下面聽得直搖頭,心說,你著什麼急?最起碼也看看官家什麼反應再出手啊?

"....眼見朝之動蕩,社稷危已,陛下不能兼聽臣意,群臣苦喚不得聖回,臣之失也,上愧對聖隆之恩,下愧對黎民百姓.今,志以致仕罪己,望此舉喚起陛下聖心回轉,明辨事非!!"

夏竦慷慨激昂,言辭擲地有聲,卻沒發現,上面趙禎的臉都綠了.

"......臣....請辭!"

嗡....

夏竦話音剛落,整個紫宸殿就炸開了鍋.

一些不明舊理的朝臣,這才知道,夏相公這是在以辭相脅.不由心想,夏相公還是狠啊,前天剛回京,昨天剛報道,今天第一次早朝就玩這麼一出,也是沒誰了.

夏竦低頭拱手,長揖不起,籠罩在衣袖之間的嘴角卻掛著一絲陰笑.

要的就是這個效果,朝臣議論之聲越大,官家承受的壓力也就越大,倒看你范希文怎麼我和斗.

夏竦又偷偷地瞄了一眼賈昌朝,心說,到你了!

而賈昌朝則是目不斜視地盯著地面,裝作沒看見,心里已把夏竦罵了不知道多少遍了.

特麼的,你請辭就請辭,有點腦子的都知道,你這是在和范希文剛正面,但是你帶上官家干什麼?還"社稷危已,陛下不能兼聽.."就算把范仲淹趕出去,事後皇帝跟你算後賬怎麼辦?

夏竦看賈昌朝沒反應,心說,到你了,你倒是動啊?

賈昌朝心說,和豬做隊友沒好下場,我還是再等等吧.

"夏卿平身吧!"

夏竦正在著急之際,卻聞趙禎終于開口,語氣說不出的怪異.

借著起身的動作,又看向陳執中,心說,賈子明不出來,還有首相陳昭譽..卻不想,陳執中也是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,壓根沒動的意思.

又看向吳育,吳春卿總還是靠譜的吧?

呵呵,吳育干脆把頭別了過去,不與之對視..

他哪里知道,第一個反水的就是吳育,那日剛從陳執中的值房出來,宋庠就跟吳育說,跟這幫老狐狸你玩不起,怎麼把你賣了,你都不知道.

一邊是因為利益聯系到一塊兒的,一邊是多年的知交好友,吳育當然聽宋庠的,早就沒打算淌這灘渾水.

夏竦終于感覺出不對,抱著最後的希望回頭看了一眼禦史中丞王拱辰.

王拱辰還算厚道,對他搖了搖頭,意思是.....

"老哥,你玩大了,兄弟也幫不了你了."

完了!夏竦總算反過勁兒來,這回是玩大了.

夏竦心懷忐忑地正望趙禎,更是一哆嗦,現在是個人就能看出來,趙禎臉色不善.

趙禎何止臉色不善,簡直就是怒不可揭.

"夏卿這是何意?"趙禎聲音都有些顫抖.

"臣...."夏竦自知玩大了,但是箭尤在弦不得不發.

"臣請,告老還鄉..."

"夏卿可想好了?"

夏竦心說,我沒想好啊!

"臣...心意...已絕."

其實,夏竦早就打好算盤,官家只要稍做挽留,他就就坡下驢,收回請奏.反正今天干翻范希文是沒戲了,只得以後再做打算了.

"准奏!"

嘎....

夏竦一口氣沒上來,差點沒背過去.

一眾朝官也皆是一驚,官家沒按劇本來啊?

就算是准其致仕,也得是幾請幾留,最後皇帝苦勸無果只得恩准,這樣一來,皇帝落下禮賢下士的好形象,臣子也得了不慕虛名的好名聲.

這怎麼夏相公一本上奏直接就准了?

"准夏竦卸任一切職權,告老歸鄉."

嘶!!.....

眾臣倒吸一口涼氣,卸任一切職權!?看來,官家是動了真怒,這是把夏竦一擼到底,連個榮銜都沒給.

夏竦此時只覺天旋地轉,差點沒暈在殿上.

茫然看向左右班列,平日里與之交好之臣,與之合謀之臣,與之....幽幽排眾竟無一人出班為其上言一辭.

苦笑無言...

人未走...但茶已涼...

"臣,請奏!"

"..."

"......"

正當夏竦絕望的准備領旨謝恩之時,一個誰也沒想到的人開口了....

范仲淹!

"范卿,何奏?"

范仲淹看了一眼身邊形如走尸的夏竦,暗歎一聲,上前一步.

"臣有異議,夏竦乃兩朝重臣,功績可彰.若白身離朝,必令天下心寒,還請陛下慎重!"

"..."

夏竦驚訝地看向范仲淹,萬萬沒想到,會是他為自己說了一句話.

而滿朝文武也不由在心中暗贊,"論心胸氣度,當世唯范公可表."

趙禎聽了范仲淹之言,也是感慨萬千.

此一幕不禁讓趙禎想起劉後殯天,初臨大朝之時,也是范仲淹,在趙禎想要清算劉後余黨之時,為那些之前迫害過他的仇人請言,保全了朝局的穩定.

沉默良久,趙禎悠悠一歎:

"朕..還是太草率了,夏竦輔政有功,雖辭,然青史常存,賜禮部尚書,封鄭國公,准其致仕還鄉."

"臣....領旨....謝恩!"

夏竦仿佛一下子蒼老了十幾歲,顫巍巍地再次長揖謝恩,退到一邊.

之後,范仲淹複辭之議再次提上朝議,趙禎好言相勸,極力挽留,然范仲淹去意已決,無奈趙禎只得准奏,賜尚書令,封楚國公.

可是,范仲淹堅決不授虛職,一心以白身離朝.最後,趙禎幾乎是哀求地道:"范公當真要棄朕而去嗎?"

此言一下子觸到了范仲淹心中的柔軟,再加上曹佾,趙允弼,唐介等人都出班勸慰,就連宋庠都上前勸了一句,意思是,再不接,就有點矯情了.

無奈,范仲淹只得謝恩領旨.

之後,曹佾奏報願捐地以助范公治學,趙允弼也捐錢千貫,眾朝臣一看,此時不表現還待何時?紛紛複議,由陳執中牽頭捐出一月職奉,助學范希文.

夏竦呆愣愣地看著皇帝和曹佾,趙允弼一唱一喝,哪還看不出來這他-媽是早就排練好的,就玩我老哥一個呢!

吳育則趁著大伙演得正嗨,偷偷和宋庠說了一句...

"公序實乃吾之恩人也!"

而賈昌朝也出了一身的虛汗,心中慶幸沒跟著夏竦那個老二貨一起去送死,真是萬幸萬幸.

殊不知,夏竦哪是那麼好相與之輩,今日被賈子明陰了一道,沒過多久,就給賈相公使了個拌子.

至此,包括陳執中在內都恍然悟到,范希文是真撩挑子了,他們千般算計,卻是徒勞......

人家范希文壓根就沒打算跟你們斗.....

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