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6章 坑爹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唐奕略顯輕佻的一句話,讓那少年直接就炸了鍋,指著唐奕的鼻子就罵了過來.

"你他-媽誰啊?"

范純禮一看不對,急忙攔在當中,"在我家門前,你犯什麼渾?"

唐奕也不禁皺眉,聽這少年和范純禮話里的意思,這少年的老子應該來頭不小,能跟范仲淹對磕的,級別肯定低不了,不過看這位的作派.....

坐沒個坐相不說,往那一站吊著個膀子,好好的青罩儒衫,松松垮垮的敞著.

唐奕實在是沒法把這流氓作派,和那些文姿雅骨的儒官聯系到一塊兒

少年一聽范純禮說他渾,臉上神情更是扭曲.

"老子犯渾!?老子好心好意來給你接風,你瞅你跟個娘們兒似的,鼻子不是鼻子,臉不是臉.現在你爹遭了災,你就不干了?當年我爹讓你爹趕出京的時候,老子是他媽怎麼對你的?"

"宋為庸!范純禮臉上有些掛不住."那是兩碼事!"

"宋為庸?"唐奕一皺眉,這個名字好像在鄧州的時候聽賤純禮提到過.

"他就是你提過的那個宋為庸?"

范純禮臉一紅,"誰提了?"他可不想在宋老四面前弱了氣勢.

那少年一怔,范純禮提過他?心里一暖,不由語氣也弱了三分,指著唐奕道:"范三摳,這是誰啊?"

范純禮沒出聲,丁源打起了圓場,"差不多行了,都是多年兄弟,父輩的事自然有他們自己的計較,我們摻合什麼?"

說著,對那少年介紹道:"這位是唐奕,唐子浩,范相公的弟子."

轉而又向唐奕道:"他是宋楷,宋為庸,天聖二年狀元郎宋公序的公子."

宋公序?宋庠?

我噗!!唐奕一個沒忍住...

噴了...

"原來你就是宋庠那個著名的坑爹兒子啊?"

噗!!丁源,龐玉,還有賤純禮..

也噴了...

"哈哈哈哈...."龐玉笑得肚子都抽了,彎著腰朝唐奕豎起一個大拇指,"坑爹....這個形容..貼切!"

丁源又補了一刀,"坑爹....宋相公要是聽到唐子浩的此言,估計要哭上一夜,哈哈哈哈.."

場中幾人也唯有那個憨胖少年一臉的不明所以,"你們笑啥?"

范純禮憋著笑,拍了拍那少年的肩膀,"沒啥,聽不懂更好.."

"你!!...."宋楷臊得面色通紅,想頂唐奕兩句,又不知如何反駁.

唯有心里把唐奕罵了個痛快,這貨怎麼比我還賤呢.

.....

坑爹...

連他自己都覺得說的有幾分貼切...

宋楷的老子宋庠,乃天聖二年狀元及第,而且這個狀元還不是一般的狀元,那是鄉試,會試,殿試連中三元,風光的不得了.

不過,宋庠倒黴就倒黴在宋楷這個敗家孩子上了.

寶元年間,宋庠一路從右諫議大夫坐到了參知政事,四十三歲就官拜副宰相,可謂是官運亨通.但是,也許是太順了...

有點膨脹,干出了件很二的事兒....

宋庠與首相呂夷簡素來不合,此事滿朝皆知,一些親呂官員自然看他不順眼.按說,這不算什麼大事兒,趙禎巴不得兩個宰相不對付,你們斗起來更好,省得挑我的毛病.

而且這個時候的朝廷里,還有一個人和呂夷簡尿不到一個壺里,分散了大批火力..

這個人就是--范仲淹.

稍微正常點的人都應該明白"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"的道理,可是宋庠沒有.這貨覺得老子才高八斗,天下無敵,年輕有為不需要盟友.

正好范仲淹當時因為甄金蓮算是犯了點生活作風問題,(甄氏本為鄱陽名妓,宋官員不是能狎妓的)

宋庠一看這還了得!?開炮!!

上書參了范仲淹一本.

趙禎看了之後不樂意了,心說,這宋庠也太不會做人,如此下去朝里的人不還讓你得罪光了?于是,范仲淹沒告倒,他反而被下放到了揚州.

趙禎對他算不錯的,揚州和蘇州差不多,就是去休假的,其中之意也是讓他好好反省反省,別當著宰相的職,卻干著禦史的活兒.

在揚州呆了兩年,宋庠也算爭氣,意識到自己的錯誤,痛定思痛,終于明白逮誰噴誰那不是我風格,咱得做老好人.

....

這其間,呂夷簡終于從宰相的位置被上趕了下來,趙禎也想起了這個反省了兩年的宋公序,把他招回了京.

宋庠滿心的抱負,心說,這回可不能再犯二了,好好干,爭取早點當上首相.但是,這個關鍵時刻,坑爹的宋楷登場了....

慶曆三年,宋庠回京還沒幾天,不滿十四的宋公子就學人家行俠仗義,糾集了幾個游俠兒,把馬行市街面兒上幾個欺行霸市的潑皮打成了殘廢.

按說,宋楷這事辦得還算地道,那幾個潑皮都不是什麼好人,百姓巴不得有人替天行道呢.但是,你一個朝中要員子弟,怎麼能和江湖中人混在一起好勇斗狠呢?好死不死,開封府從他雇的一人身上還翻出了命案.

這下事情大條了,禦史台一看,這還了得?立馬開炮!

宋狀元剛回京,屁股還沒坐熱,就又被攆出了中樞.

從此,宋楷禍及老子的典故在東京也就傳開了.

坑爹...

還真就是坑爹!!

眾人笑得前仰後合,都在自行腦補當初宋庠因為兒子被攆出京的表情,而唐奕卻是比他們知道的還多.

他之所以一聽宋庠的名字,就想到坑爹的典故,是因為,宋楷這貨還不是只坑了宋庠一次.

幾年之後曆史重演,宋狀元再次回到中樞,也是屁股還沒坐熱,宋公子就又熱血了一把,把宋庠又坑回了地方.而且,這回開炮的,是仁宗朝兩大炮神之一的包拯.

....

"你們有完沒完了?"宋楷被他們笑得又起了急脾氣.

"范三摳,你還有臉笑我!?你在鄧州聚眾鬧事,毆打鄉里的事情,也比我強不到哪去."

范純禮一滯,"你怎麼知道的?"

丁源揉了肉肚子,一聽宋楷提起了范純禮的丑事,噗的一聲又忍不住笑開了.

"他怎麼知道?"

說著,他兩只手一上一下比劃了起來,"差不多...這麼高吧."

"我爹說,光彈劾你爹縱子行凶的折子就能捋這麼高.你范三公子在鄧州那點光榮事跡,全東京都知道了."

"啊?"范純禮一陣喪氣,"真是好事不出門,壞事傳千里!"

龐玉拍了拍范純禮的肩膀,"快給我等說說,當時是怎樣一番情形?可有快慰人心的精彩之處?"

"都是他!"

賤純禮指著唐奕叫道:"都是他拉著我干的!要笑,你們笑他坑師父,可別說我坑爹."

"哦?"龐玉不禁打量了唐奕幾眼.心說,原來這不是一個書呆子啊?那還有點意思.

....

唐奕這個氣啊!

范純禮!!

賤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