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2章 詔見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唐奕隨著純佑,純仁兄弟出了桃園埠,穿過那片小桃林,眼前霍然開朗起來.

這片桃林位于汴河大街與汴河之間,一面是車馬繁華的鬧市街景,另一面卻是水岸聽波的恬靜水色,確實是一處不可多得的好地方.

唐奕看了一眼桃林間掩映的一處房舍,心說,也不知這桃園夫人是什麼人,這處桃園居端是曼妙,若能在這麼一個地方安家,也不失一個好選擇.

不過,一問范純佑才知道,像桃園埠這樣的地方,他那點家當,也就夠買個茅房.

唉,看來,和大宋真正的有錢人比起來,差距還是有點大啊.

....

接船的馬車就停在汴河大街邊上,此時范仲淹,尹洙已經上了前車,范純仁正要上車卻頓了一下.

"純禮呢?"

"........"

他這麼一說,眾人才想起來,下船之後,范純禮只照了個面,就再也沒見著人影兒.

范純佑苦笑一聲,"看來,又不知道跑哪瘋去了."

"算了,剛回來就由他去吧."

隨後又補了一句,"莫要驚動父親."

范純仁則是白了兄長一眼,"大哥就慣著他吧,你都不知道,這小子在鄧州有多野."說著一步上了車.

唐奕一縮脖子,也跟著上了車,范二呆子明顯話里有話啊.

眾人車駕沿著汴河大街前行,范家在京城的宅子在禦街以西的興子行街,緊挨著都亭驛,並不算遠.沿汴河大街一路向西,穿過禦街就算到了.

橫穿禦街的時候,唐奕又著實被震撼了一把.

一條足有百丈寬的五股大道直通南北,除了中間一股禦道只按皇儀行駕之外,其余四股都是行人如織.

吾里個乖乖,唐奕暗暗乍舌,就算是後世,也很難見到百丈寬,足可百車並進的大道吧?

而五股禦街兩側還有水路,各用巨大的磚石排砌成溝渠,名叫"禦溝".溝岸邊交錯著栽植滿了桃,李,梨,杏等果樹.聽范純佑講,若時逢春夏,禦溝里開滿荷花,兩岸果樹飄香,煞是好看.

禦溝的岸邊安裝了一排紅漆欄杆,又劃出了左右兩條人行車馬道,名曰:"禦廊".

范純佑指著橫跨汴河的一座平橋道:"此為州橋,東京繁鬧之地當屬此橋."州橋夜市"指的就是這里了,晚上讓純禮帶你來逛逛,保你樂不思歸."

范純仁似是十分不喜歡這州橋夜市,接話道:"有什麼好的?一鬧就是一整夜,擾的人不得安生."

范純佑無奈搖頭,這個二弟還真是一點都沒變.

車馬穿過禦街不遠,轉進了一個巷子就停了下來.唐奕下車一看,終于明白范純仁為何怨念這麼深了.

范家的宅子按說地理位置是極好的,離東京最繁華的州橋不足半里,但這也是范純仁詬病的原因,沿街的商販都把攤子擺到家門口來了.

現在這還不是晚上最熱鬧的時候,想來到了夜市時分,商販叫賣,再加上人潮熙熙攘攘,怕是消停不了.

隨大伙兒進了范宅,唐奕不禁四下打量起來.這處宅子和鄧州的一樣,也不算大,是個三進小院,占地很小,與范大神的身份完全對不上.

而且聽范純佑講,就這麼點大的地方,也不是自己的,乃是前幾年范仲淹在朝為官,租的一個宅子.後來范仲淹先去邠州,再移鄧州,本來想退了租,但范純佑卻留在了京城,所以一直留著.

要知道,北宋官員的工資可是華夏幾千年曆史之中最高的.像范仲淹這個級別,每個月的職奉離達120貫,另外月領祿米150石,外加每年綾20匹,羅1匹,綿50兩;除以上薪餉外,各種福利補貼也是名目繁多,有茶酒錢,廚料錢,薪炭錢,馬料錢等等,就連家中役使的仆人衣食及工錢,也由政府"埋單".

而更變態的是,這麼高的工資,拿的還不是一份,而是雙份!

北宋官制,職權分開,上面說的是官奉,是按官員的品級發工資,還有職奉,也就是按你從事的工作再發一份兒.

比如說現在的范仲淹,"門下省給事中"是他的官職,按這個官職朝廷發一份工資,而"知鄧州事"是他的實際職責,又領一份工資.

反正零零種種加在一塊,宰相的年薪高達千萬錢.就算范仲淹一再被貶,一年拿個幾百萬錢也是很輕松的事情.東京地再貴,當了這麼多年官,范仲淹若想置下一處房產,也不算什麼問題.

......

眾人從鄧州出來折騰了半個多月,如今終于到了地方,都是累了,便各自安頓下來.

而范仲淹則不然,稍作休整,就換上官服出了范宅,他要去吏部報道.

從今日一下船,桃園夫人刻意避而不見就不難看出,整個東京似乎對他的歸來並不歡迎.

既然不招人待見,那索性早點了結此事,也落得個大家都清靜.

去吏部衙門,根本就不用進宮,直接出家門兒,穿過一條三四里長的小巷子就到了.

宋朝沿用唐制,尚書省下轄六部,吏部自然也在其列.

唯一不同的就是,北宋的皇城太寒酸了,裝不下所有的政府職能部門.所以除了東西兩府.大多數的官屬部門都在皇城之外,尚書省也設在了皇城外的西南角.

范仲淹到了吏部,不想卻遇到了麻煩.

他奉詔入京不假,但是他這次來即沒有調令,也不是來京述職,吏部筆吏一時之間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.

"相公稍侯,下官這就叫請侍郎大人前來."

筆吏玩不轉,就只好把皮球踢給了上面.

時任吏部侍郎的姓王名重,一聽范希文到了,嚇的一哆嗦,心說,這尊神怎麼來得這麼快?

急忙對那筆吏道:"讓他等著,我這就進宮面稟官家."

筆吏覺得這有點不妥吧,怎麼說那也是范相公.

"您不先去見見?"

王大人眼睛一瞪,"見什麼見!?躲還躲不及呢!"

說著,一甩大袖出了尚書衙門.

王大人由右掖門入皇城,本應直奔宮城面呈官家,但是左右一想.,這事兒還是先讓幾位相公知道一下比較穩妥.

想著想著,就拐進了政事堂.

....

范仲淹在吏部衙門等了約半個時辰,苦等之下不由心中苦笑......

"想不到,我范仲淹竟輪落到見一個小小的侍郎,都要排隊請見的地步."心下不免更加的心灰意冷.

又枯坐半晌.

等來的不是什麼吏部侍郎,而是內庭傳旨的內侍.

讓范仲淹意外的是,這位內侍來頭還不小.....

那內侍是一老邁老者,銀發無須,看上去比范仲淹還要年長幾歲.進屋之後,先范仲淹一步,拱手行禮道:"相公別來無恙?"

范仲淹一見來人,急忙起身,"李大官,怎敢勞煩您老親來?"

此人正是趙禎的內侍近臣李秉臣,幼年進宮,侍奉過三朝皇帝,趙禎更是從幼年時就由李秉臣跟隨左右.

李秉臣一臉的春風和煦,"客氣了不是?范公抵京,咱家怎能不先來見見?您兩年未在京師,官家可是想念的緊."

范仲淹神情一暗.,艱澀地道:"讓官家分心了.."

"咱家此來就是傳官家旨意,詔范公福甯殿覲見."

福甯殿?

按說官家詔見朝臣都是在文德殿,就算是做日朝,常朝之用的紫宸殿,垂拱殿也說得過去,怎麼會是福甯殿?那里可是禁宮內苑,是皇帝的寢宮,外臣是不能隨意進出的.

...

"范公自不必多想,隨咱家複旨就是."

說著,李秉臣讓開一步,做了一個請的手勢.

"大官請!"

"范公先請..."

到了皇城前,范仲淹看著巍峨的青磚大瓦一陣恍惚,自慶曆四年離京之後...兩年有余.

想不到又回到了這里.

過右掖門,前面是一條長長的廊道,走到這里,范仲淹腳步不由的慢了下來,李秉臣知道這里勾起了他的心事,自不催促,緩步跟在他後面.

右手邊與廊道一牆之隔的是大慶殿,三年前,范仲淹手握《陳條十事》在朝會之上侃侃有聲的面陳百官,為大宋描繪著未來.

只不過,那時的范相公貴為參知政事,主導革新立法.而現在的他,卻變成了一個"麻煩",一個人人都想遠離的麻煩,一個連官家都為之頭疼的麻煩.

而廊道的右邊.....

則是更讓他無法釋懷的地方--

政事堂!

現在那里高居要職的每一個人都是他的政敵.,都恨不得他死在外放的任上.

...

范仲淹徐步前行,眼見就要到了政事堂門前,不禁加快了腳步.不過老天似乎並不想這麼容易就讓他過去,只見一個紫袍大袖的身影,從政事堂的院門里閃了出來.

肅穆!

站定!

凝視.....

范仲淹不禁一頓,緩緩地停了下來,與那人相隔數步,對視而望.

良久....

范仲淹悠然一歎."讓昭譽久等了!"

陳昭譽抿然一笑,"若所等這人是范公,那執中等上多久都是值得的....."

.............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