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1章 抵達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後世唐奕看過一些關于北宋都城開封的資料,一直讓他神往的是,在小自耕農占據主導地位的一千多年前,能聚集起如此巨型的都市,簡直就是一個奇跡.

後世曾經有一篇文章這樣形容開封:

一千年前的夜晚,全世界的城市都是一片漆黑,只有大宋的城市燈火輝煌,光明燦爛.

一千年前的夜晚,全世界的城市都是一片安靜,只有中國的城市人流擁動,歡歌笑語.

....

這話說得可能有一點誇張,但卻非虛言!

即使在後世的大都市中長過見識,並對這個一千年前的"世界都市"有所了解的唐奕,當真正站到它面前時,也深深的被其震撼了.

隨著槽船在汴河之上緩緩上行,兩岸開始逐漸熱鬧起來,一個個酒肆,客驛沿著汴河南岸一溜鋪開,腳商攤販把生意支到了路邊上,接應著往著穿梭的人流.

牽牛打馬,行車走腳的人潮,密密麻麻沿河而行,而汴河之上,更是舟船星布,好不熱鬧.

唐奕站在甲板上好不興奮.

"這才是人間盛世當有的樣子嘛!"

范純禮站在唐奕身後也是一臉期盼,他離京近二年的時間,今天終于算是又回來了.

"咦?"唐奕突然發現有點不對,好像少了點什麼.

"怎麼沒見城牆?"大宋都城怎麼能沒城牆呢?

"城牆?"范純禮嫌棄地撇了他一眼."此處離外城還有最少十里,哪來的城牆?"

"呃....."

原來還沒進城呢....

...

槽船在熱鬧的汴河上又行出七八里,方隱見遠處一道巍巍高牆橫亙天邊,唐奕不禁暗歎,這特麼還沒進城就這般繁華,那城里得是什麼樣?

唐奕想得一點沒錯,東京外城周長四十八里,面積不過五十多平方公里,和後世首都西城區的面積差不多.但其鼎盛時期,卻有民一百二十余萬,人口密度幾乎達到了後世北上廣的水平.

要知道,這可是一千年前,那時歐洲最大的城市英國的倫敦,法國的巴黎,意大利的威尼斯等城市的規模都不過萬人,大宋的東京卻是聚百萬之眾于一城.

....

由東水門入外城一路向西,再由宋門水道進入內城.

見槽船逐漸向河邊的碼頭靠過去,范純禮給唐奕解釋道:"再往前,過了相國寺就是州橋,那里不能走船,所以我們只得在此上岸了."

唐奕不無不可,心里反倒有些期待.心說,開封的居民真是浪漫,小小的一個碼頭竟也能修得如此曼妙.

這碼頭並不是像城中別處那般忙碌熱鬧,倒有幾分清幽之意.

碼頭青石鋪地,掩映在一片桃林之間,即使此時並非花期仍不難想像,開花之時粉桃飄雪,落花流水的美意.

范純禮道:"這里並非官埠,而是一戶人家的私人埠頭.官埠船多要排號,借用此處省了不少麻煩."

唐奕點點頭,不由對這家主人好奇起來,占了這麼好的一塊地方,必定不是凡人.

這時范仲淹,尹洙等人也出了倉,等著上岸,而范純禮則已經開始朝岸上用力揮舞手臂.

"大哥!"

唐奕不禁順著他的目光望去,只見岸上已有一青年翹首等待.

"三弟!"

船還沒停穩,范純禮就跳下船,撲了上去."大哥,別來無恙!"

那青年一身青布儒衫,細看之下,與范仲淹倒有幾分相像,正是范仲淹的長子范純佑.

范純佑溺愛地抓了抓范純禮的肩膀,"臭小子,又長高了."

范純禮嘿嘿地笑著,"弟已成年,大哥莫要再當我是小孩子."

慶曆五年初,新政受阻,范仲淹自知回天無力,主動請辭中樞要職.仁宗准奏的同時,也親下旨意著范仲淹的長子純佑恩蔭入仕,而且不放地方,留在京師任大理寺評事.所以這兩年,范純佑一直呆在開封.

范純佑又拍了他一下,見父親等人已經下船,急忙上前,"見過父親大人,見過尹先生,見過姨娘."

范仲淹點點頭,兩年磨礪,純佑穩重了不少.

"等久了吧?"

"叫父親操心了,孩兒也是算著日子,估摸著這兩日也快到了,才在此處迎接的,並不算久."

好吧,古代接個站,等個兩天不算久.

尹洙四下張望,只見范純佑和幾個隨從,不禁問道:"怎不見桃園夫人?"

呃.....范純佑一滯,有些尷尬地道:"桃夫人今日正好去鐵塔寺禮佛,不在園中....."

范仲淹聞言一聲苦笑,對尹洙道:"這東京城內,人人視老夫如洪水猛獸,倒是連累師魯不能佳人舊續了."

尹洙笑道:"看來希文兄還是不夠緊張,還有心思調笑于我?"

范仲淹輕松言道:"那妖孽不是說了嗎,壁立千仞,無欲則剛!"

說著,更令范純佑使喚仆從卸船歸家.

唐奕則是聽出點不同的東西.,小聲問身邊的范純仁,"桃園夫人是誰啊?聽這意思,還和尹先生有點故事?"

范純仁白了他一眼,也不多說,只說了一句,是這桃園碼頭的主人.

唐奕還想再問,卻見范純佑走了過來.

"見過大哥!"范純仁畢恭畢敬地見禮,弄得唐奕也不好敷衍了事.

范純佑則是笑著揶揄道:"自家兄弟,莫要拘禮."

唐奕心說,能不拘禮嗎?這位讀書都快讀傻了.

范純佑又和二弟閑續兩句,就轉向唐奕.

"你就是唐大郎?"

"正是小子,給大哥見禮了."

"唉~~"范純佑一擺手,指著范純仁道:"父親大人書信之中,常提及在鄧州得了個天材門生,以後可當一家人處之,可別和這讀呆子學."

范純仁臉頰一熱,嗔怪道:"大哥可不敢這麼說,這小子臉皮厚得很,可是會當真的."

三人哈哈一笑,多年不見的兄弟生分,還有初次相見的唐奕,都一下子融洽了起來.

"明日大哥做東,給大郎接風."

"大哥還說一家人,這不就見外了嗎?弟可是當不起的."

范純佑鄭重搖頭,"過了,這次大哥再不和你見外,這次....算是例外!"

唐奕不明其意,卻聽范純佑繼續道:"父親信中說,是你力勸他致仕修養的,只此一點,就當得起!"

范純仁一怔,"大哥也覺得父親致仕是明智之舉?"在范仲淹辭官的問題上,他一直持保留意見.

"二弟不在京師,自然不知朝中明暗.父親辭官,也許是最好的選擇.."

......

---------

這兩天狀態不好,寫得極慢,時常遲到,讓大家久等了..

而且...蒼山也在刻意地減少每天更新的數量....

有一說一,蒼山不是大神,只得按照新人待遇,一個推薦一個推薦的排隊往上走,更得太快了,網站推薦還沒走完,編輯就強制上架了.現在和我同樣字數的新人,比我開書都要早很多,推薦也就比我多.很吃虧.

原諒蒼山的貪心,我想讓這本書的成績更好一點,讓更多的人看到,這樣我的收入才能高一點,畢竟這是我的飯碗,蒼山要指望它來養家的....

兩千字的小章,說實話,蒼山寫的也別扭,一段劇情說不完就沒了,大家忍忍吧,上架之後必保3000+的大章,新書期間少更了多少,上架就給你們補回來,保准讓客官們看得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