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8章 母老虎終究是母的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海納百川,有容乃大;壁立千仞,無欲則剛.

唐奕覺得,這句話挺應景兒的,隨口就說了出來.不想,車中余下三人都是一怔.

"壁立千仞,無欲則剛......"范仲淹喃喃地念叨著,"沒想到,你小子不學無術,倒也能佳句偶得."

呃.....唐奕尷尬了,宋朝還沒有這句?

他哪知道,這是八百年後林則徐的一副對聯.

尹洙則是笑著開口言道:"壁立千仞,無欲則剛,此言不虛,希文兄此去京師,本著不爭之心,他們就算鬧,又能翻出什麼浪來?"

說完,尹洙又轉向唐奕,稱贊道"不自見,故明;不自是,故彰;不自伐,故有功;不自矜;故長;夫唯不爭,故天下莫能與之爭."

"想不到,大郎還能深諧《道德經》中的不爭之理."

范仲淹本來還挺欣慰的,一來,這兩句頗合他此時心境,讓他心中寬敞不少;二來,唐奕終于還算上進,不然也說不出這等有深意的話來.

但是,尹洙這麼一評價,范仲淹立馬繃起了臉色.

《道德經》?

一個未滿十五的娃娃看什麼《道德經》?現在就學無為,不爭之道,那再大點,還不直接就入道修仙去了?

唐奕也不知道范仲淹心里想什麼,尹先生念了一串爭不爭的,立馬就就坡下驢.

"先生繆贊了,不過老子確實說過的呀,'有求皆苦,無欲則剛’.現在'有求’的是那些朝臣,苦的也是他們.老師'無欲’,自然也就不用煩惱什麼了."

"..."

"......"

"......"

唐奕一說完,就發現不太對.

好像....又說錯話了....

尹先生憋不住的樂,范仲淹則是臉都綠了.

"咳,咳!"范純仁清了清嗓子,替唐奕尷尬地道:"有求皆苦,無欲則剛.那是孔聖人說的,跟老子沒關系."

呃....唐奕臊紅了臉..

這不閑的嗎?這車里有兩個宰相,一個大儒.小爺跟他們拽文,那不是找死嗎?

......

"哈哈哈..."尹先生終于憋不住放聲大笑,"看來,大郎還是讀書不精,還要勤勉上進才是."

范仲淹哭笑不得地瞪著唐奕,恨聲說出一句,"近日忙于遷徒,你和純禮怕是又玩瘋了!"

范純禮不明所以,一把掀開簾子,"父親叫我?"

噗...

這回連唐奕也忍不住被這愣貨逗樂了....

....

鄧州到開封直線距離其中不算太遠,但范仲淹與尹洙身體都不算很好,陸路行車顛簸勞頓,經不起折騰.所以,出城之後,車隊就轉向東行,入唐州,光州地界.在光州換船,取道淮河,再由淮河入汴水,一路逆流而上,直達京師開封.

此時隆冬之季,一路行去,難免有蕭條之氣.除了途中市鎮還算熱鬧,官道上幾乎看不到什麼旅人.范家一行走了五日,終于到了光州地界,又行一日,方在一處名為燕子塢的市集停了下來.

淮河源于唐州桐柏山麓,一路順山勢而下,聚溪成河,狂泄幾百里,終在此處逐漸放緩,適宜行船.故引西來之客聚于此處登船,所以別看燕子塢只是個鎮集,但卻比一路上看過來的很多地方都要熱鬧.

到了這里,眾人也算松了一口氣,走水路自然比陸路舒服得多.天氣寒冷,再加旅途勞頓,尹洙已經有些吃不消了,若不是有孫郎中同行,怕是撐不了這六天的顛簸.

別說尹先生了,就連唐奕這種才十幾歲的半大小子,都顛得差點沒散了架.這個時代的車輛沒有減震系統,那車轱轆和路道硬碰硬,震得胃都直抽抽的感覺,唐奕算是徹底領教了.

在燕子塢,眾人有一天的時間休整,一來讓范,尹二人緩一緩;二來家什物資裝船也需時間.

找了間還算不錯的客棧把范,尹二人安頓下來,范純禮就強拉著唐奕到集市上轉轉.

唐奕本來是不想去的,這幾天把他也顛得不輕.以前還沒覺得,一出來,他這小身板兒就露了怯,還不如賤純禮結實呢.

要知道,現在可是在大宋,要啥沒啥,得個感冒都能死人的年代.為了多活兩年,唐奕下定決心,到了開封得好好鍛煉鍛煉了.

....

燕子塢不愧是客商云集之地,別看地方不大,卻彙聚了淮河沿線各地的物產;別看已是冬月,但仍是人流如織,貨品百樣兒.

唐奕沒什麼興致,卻不影響范純禮左看右選.不到半個時辰,范純禮竟抱了一大堆東西.多是些各地小食,准備拿回去給大伙兒嘗鮮.

唐奕實在是逛煩了,正要催他回去,卻見不遠的一個攤子邊上,站著一個高挑俏麗的身影,此時正掏出銅錢付與攤販,似是買了什麼東西.

唐奕不禁嘴角一揚,扔下范純禮就靠了過去.

....

"買了什麼?"

身後猛然響起的聲音把那女子嚇了一跳,猛地一回身,見是唐奕,更是慌張地把手里的東西刻意地藏在了身後.

"大...大郎."

唐奕笑了,"君姐姐慌什麼?買了什麼好東西?"

其實不用問,唐奕只看一眼就猜得出來.這攤子上賣的都是珠花,香囊之類的女兒家用的小東西,君欣卓在這兒還能買什麼?

只不過,讓他覺得有趣的是,母老虎畢竟也還是母的,也免不了那個千年不變的命題--愛美.

"沒什麼..."君欣卓有些局促地答著.

不知為何,她明明比唐奕大上四五歲,但這幾個月的相處,每每都讓她覺得,好像唐奕比她大五歲似的..

"沒什麼是什麼?"唐奕不肯放過,"快拿來,讓我瞧瞧."

君欣卓被他磨得沒辦法,只得把手里的一個小盒子遞給了唐奕.

唐奕打開一看,不禁笑得更讓君欣卓氣結,"不過是普通的首飾,君姐姐藏什麼?"

"...."

對呀,我藏什麼......

"不過,姐姐的眼光不錯,挺好看的."

那里面是一串珠花,還有一對耳環,都是亮銀打造,並不值幾個錢.珠花和耳墜上都嵌著幾顆翠綠的寶石,還算好看.

唐詼拿起珠花仔細地瞧了起來,"這上面的寶石是翠玉嗎?"

...

未等君欣卓開口,那攤販老漢搶著答了.

"好叫公子知道,這並非翠玉,而是咱們光州特產的油石.雖不及翠玉珍貴,但勝在便宜,在光州可是很受百姓歡迎的."

"公子要是想要翠玉珠花,咱這兒也有,只不過貴上不少,但是這麼俊俏的娘子,當配得起寶珠美玉.公子要不要看看?咱這可是用的上好赤金,加之翠玉碎飾,江南的巧工所造,用這做為定情之物最好不過了."

這老漢端是巧嘴,而且"慧眼如炬".

這位公子一來,那美小娘就一副手足無措的樣子,二人必是關系非淺,不趁著這個機會推銷一番,都對不起這公子兜里的銀錢.

隨著老漢的一陣說詞,君欣卓臉色都變了,由常轉白,再由白變紅,耳畔一陣陣的發熱.正要嗆聲這尖嘴老漢,無意中卻見唐奕一副全不在意的樣子,心思似都在那珠花之上.

君欣卓心里未免有些氣結,人家都說成這樣了,你也不說解釋一番,要我一個姑娘家出聲算什麼事兒?

干脆也賭氣不說話了.

唐奕根本就沒聽進去那老漢說什麼,也沒把君欣卓的臉色看在眼里,他現在把心思全放在了珠花上那點點翠綠之上.

油石?

這翠色石頭確實看上去油光锃亮,乍看之下,有點像翠玉,也就是翡翠.但細瞧,又有諸多分別.

油石......不會是....?

想到這,唐奕忍不住就上了手,用力一扣,竟把珠花上的油石扣了下來.

"呀!"君欣卓一聲驚叫,好好的珠花就這麼讓唐奕摳壞了.她心里氣得不行,你不作聲也就罷了,怎麼還把它弄壞了?

唐奕卻全然不覺自己此舉有失.

"店家,這油石有黃的嗎?"

"有!公子想要黃油石?"

"有黃色的特別渾濁的嗎?"

"特別渾濁?"巧嘴攤販有些不懂了,寶石當然是越清亮越好,這公子怎麼要渾的?

"越渾越好,最好是形如粗石的那種!"

唐奕又補充了一句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