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7章 進京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第二天下午,范純禮領著兩輛大車來到唐記.

此去京師千里之遙,說是搬家,也一點不過份,零零碎碎的可是不少.

此事與范仲淹早有商量,唐奕的家當和范家的東西一起打包裝車,運往京城.

范純禮一下叫了兩輛大車,本以為兩車都不一定夠,哪成想,只裝了半車就完了.

他哪知道,唐奕本來就沒什麼家當,還都是些破舊之物,干脆只收拾了常用衣物,細軟,再把他那個做了一半的吉它帶著,就算了事.

見憨牛和黑子從里面抬出一個小箱子,後面就再沒東西了,賤純禮不禁揶揄道:"全鄧州都說你掙了大錢,怎麼就這麼點家當?"

唐奕斜了他一眼,"怎麼著?那我還把那張一晃三搖的破床拉著?"

賤純禮不無失落地嘟囔著:"本來還巴望著到了開封,你帶著本公子也過一把花錢如流水的日子呢!"

"最起碼得讓京城里那班公子哥知道,我范純禮可不是小氣鬼."

"...."

這貨是想拿唐奕的錢去充大尾巴狼啊!這是被他老子管的太狠了,做夢都想當紈绔啊?

一邊想接過憨牛手里的小箱子,范純禮一邊撇著嘴道:"怎麼也得讓宋為庸,唐愣子知道...."

話還沒說完,就聽黑子一聲驚叫,"公子小心!"

原來范純禮接過憨牛那邊的箱耳,憨牛也沒想那麼多,直接就松手了.然後只聽咣當一聲,小箱子帶著范純禮直接就砸到了地上.

唐奕一驚,急忙沖了過去,那箱子可是不輕,要是砸在腳上,非把腳面骨砸塌不可.

等唐奕過去一看,不由松了口氣,范純禮只是被閃了個趔趄,並沒砸到腳,

"你當心點!萬幸萬幸....."

賤純禮扶著小箱子歪在地上,呲牙咧嘴地叫道:"這什麼啊?怎麼這麼沉?"

"家當!"

范純禮不明所以,干脆拽開箱扣,打開來看.這一看不要緊,把他直接嚇得一哆嗦,砰的一聲立馬又合上了.

賤純禮做賊似的左右看看,生怕被人看見里面是什麼.

"你哪來的這麼多....."

那里面是碼得整整齊齊的一根根金條,足足裝滿了一箱.

唐奕一笑,"你不是說我掙了大錢了嗎?"

"這幾個月的盈余都在這兒呢."

范純禮有點敢相信,"乖乖!這得多少啊?"

"不多.."

"將將夠買一塊地皮蓋書院的."

......

還不多?那可是七千貫!!

........

范仲淹卸任鄧州,百姓聽聞范相公這就要離開鄧州,自發的夾道相送.送行的人群從府街一直排到了城門外,場面蔚為壯觀.

這樣的感人情形,也讓范大神頗為感動.要不是致仕之心已決,他真的想就這麼留下來,為這些善良的百姓多做點什麼.

唐奕和尹洙,純仁,純禮坐在同一輛馬車之內,看著密密麻麻的送行百姓,不禁嘖嘖稱奇.

"嘖嘖嘖,當官當到老師這地步,也是一種境界了..."

范純仁不無得意地道:"這有何稀奇?父親每到一任,必是盡心職守,卸任之時,也必有百姓相送."

唐奕看了他一眼,沒說話.自從很顯擺地聊了幾次財商之道,宋遼大勢之後.,這書呆子好像盯上他了,稍有空余就跑來和他爭論一番.

開始唐奕還挺願意看他被頂得啞口無言的樣子,但是時間長了,唐奕連和他說話的欲望都沒有了.

剛滿二十歲就整天一本老正的,著實無趣.

這時,尹洙出聲道:"孫先生那邊,你都安頓好了嗎?"

"先生放心,孫郎中和馬家伯嬸的車駕就跟在貨車後面,有君娘子和黑子照應著."

尹洙眉頭輕觸,"怎麼走得那麼靠後?"

唐奕無奈一笑,"一會兒先生去勸吧,反正我是叫不動."

這可不是他的錯,是馬老三非要行在最後壓車.那老漢要盯著那一箱子黃金,生怕丟了.

.....

百姓熱情難辭,導致車隊走得極慢.從出府街到行出鄧州城,足足用了一個時辰的時間.

這期間,范仲淹一直在車下步行,與百姓話別,恨不得把每一個人都照顧到了.

終于行出城門,范仲淹最後與城內百姓揮手道別,這才轉身上車.

只不過,他沒上自己與甄氏的車,而是鑽進了唐奕等人的車里.

范仲淹上車第一句就是沖著范純禮,"去,下去走一會兒."

呃...

范純禮左右看看擠得滿滿蹬蹬的車駕,心說,這是要占我的地方啊!

"五個也不算擠吧?"賤純禮不想動.

"嗯?"

好吧,范三公子只得灰溜溜地下車了.

范純禮一下車,車上登時松快了不少.范純仁把手里的暖爐遞過去,讓父親暖身.

如今已經進了冬月,天氣陰寒,此行又是北上,在身體上,對范仲淹和尹洙都是一次考驗.

車隊已經行出城門老遠,但鄧州百姓依然聚而不散,隱隱還能聽到'范公保重’,'范公好走’的急呼之聲.

"百姓端是熱情難辭,父親這一任又是一段佳話!"

范純仁的溢美之辭,連唐奕都覺得這馬屁拍得極好.,但范仲淹臉上卻沒有一絲的喜悅之色.

良久,范仲淹方悠悠言聲,"離鄧有民之盛情.,可是到了京師,卻會是另一番景象了."

...

"朝中視老夫如鬼魅,說不得有多少急風駭浪等著咱們呢!"

范仲淹的擔心不無根據,這幾個月來,朝中參他的奏本就沒停過.賈子明甚至以辭相要挾官家,阻止范仲淹進京.甚至一向不言有無的陳執中都跳出來,說出"范希文不益歸"的言論.

車中的氣氛一下子變得十分壓抑,無人放聲.

過了半晌,尹洙安慰道:"一群以已度人的小人罷了,只道是希文兄回京是為了爭權奪利,又怎知兄志之高遠已?大可不必介懷."

范純仁則擔心道:"可是咱們不爭,卻不代表那群人會放過咱們,還是要小心提防為好."

守舊派的君子之臣還好,但是像夏竦,賈子明之流的小人,為了達到目的,可是無所不用其極的.當初為了搬倒富弼,杜衍,夏竦竟然導演了一出偽造信函,汙蔑二人謀反的鬧劇.

范仲淹搖頭不語,放下爭斗之心後,反而有些患得患失.,京師之地非他所願也.

久未出聲的唐奕,看著老師全無興致的樣子,突然出聲.

"海納百川,有容乃大."

"壁立千仞,無欲...則剛!"

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