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6章 我給你養老(求收藏,推薦)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唐奕想的一點也沒錯,曹滿江拿著他出的主意回去之後,城西廂營的那些個軍漢可就倒了大黴,被曹滿江折騰得北都找不著了.

不過,畢竟只是聽唐奕口說一通,雖有文字細解,但一通實行之下,大有畫虎不成反類犬的感覺.

單說這"整理內務",當時看唐奕鼓搗了一遍,也沒覺得多難.但是回來之後,曹滿江拿著自己的被子試了試,發現怎麼也疊不出唐大郎的那份方正,反倒像個炊餅.

所謂的站軍姿,更是學不來.

曹營頭手底下的那幾個都頭,有一個算一個,斗大的字不識一升,全靠曹滿江自己先讀通了,再教給五個都頭,都頭記下了,再傳給伍長,伍長回去再教底下的兵.但是,這麼一層一層傳下去,早就歪到姥姥家去了,往那一站,跟個吊死鬼似的..

本來,曹滿江也沒指望唐奕的主意能整肅軍紀,只不過,他覺得這是個消磨時間的法子,省得這幫憨貨出去給他惹事.

練了兩天,都頭們就綠著臉找他訴苦,這麼練下去,還不練出一營吊死鬼?怎麼出去見人啊?

實在沒辦法,曹滿江只得把唐奕強擄了來,讓他親自傳授.

于是,廂營里多了一個讓所有人恨得牙癢癢的小教官.

....

朝庭急召范仲淹入京的旨意已經下來了,只不過,大宋想要舉家遠行,並非說說那麼簡單.雖早有准備,但也還是要諸多瑣碎才能成行..

趁著范仲淹忙著搬家,終于沒工夫盯著唐奕了,唐奕也樂得過一回當教官的癮,這幾天天天跑到廂營去指手畫腳.

這可把廂營的兵士們愁壞了,就連曹滿江都有點後悔叫他來,這小子實在是太煩人了.

唐奕不但到這兒來教他們整理內務,訓練基本隊列,動作,而且這貨一到軍營,立馬想到好多之前沒想起來,也沒寫到紙上的.

比如說.,開飯之前得先有營房前列隊,然後由伍長帶隊走向飯堂,坐立要整齊化一,值守都頭不發話不能開飯......等等等.

就連上個廁所也得先報告上司,不得允許不能去.

軍漢們都想罵娘,特麼老子屙尿也得打報告?牢里的犯人也沒這麼悲催吧!

但是沒辦法...

唐大郎就是這麼賤!

臉盆得碼成一條線,面巾得折成一般大小,搭在臉盆里方向都不能錯.

軍服,甲胄要疊得四四方方,放在床頭一個位置,差一點也不行.

天黑就得吹燈上床,不睡都不行,雞叫就得起來操練,晚一分也不讓.

總之,就是廂營里的一個土包兒,你也得給我堆出棱角來.

這幫懶貫了的軍漢哪遭過這罪,光是整理那個什麼內務,就讓漢子們抓狂.他們哪干過這細致活兒,好好個被子非得像繡花兒似的摳出棱角來,比殺了他們還難受.

有的兵士疊不出唐奕要的標准,耍起了無賴.唐奕嘿嘿一笑,疊不出來沒關系啊,那就別蓋了,晚上睡覺把被子放身子底下壓著,什麼時候壓實了,能疊出來了,什麼時候再蓋著被子睡覺.

....

還別說,在唐奕的一通折騰之下,整個廂營為之一新.

曹滿江做夢也沒想到,唐奕這麼一弄,以往閑散慣了的一群老爺們兒會是這般面貌.

雖說還遠遠沒達到唐奕說的那種整齊化一的地步,但那股子精氣神兒已經初現端倪,不誇張地說,一點都不比京師禁軍的風貌遜色.

要不是唐奕馬上就要隨范相公進京了,曹滿江還真想看看,他能把這群孬兵訓成什麼樣兒.

....

此時

唐奕和曹滿江盤膝坐在校場邊的黃土地上,場中幾位都頭正帶著兵士們整齊的列隊操練.經過唐奕近一個月的教導,兵士們已經可以初步掌握要領,剩下的就是熟能生巧了.

"大郎幾時動身?"

"後天."唐奕看著天邊的幾朵孤云被夕陽燒得通紅.

"所以明日我就不來了..."

曹滿江神情一暗,"那後天某去送行."

"別!"唐奕急道:"就煩迎來送去的,又不是見不著了,說不定啥時候還回來呢."

...

"也好...."唐奕說得沒錯,他還有那麼大個買賣在鄧州呢.

"大郎盡管去京師一展抱負,只要我曹滿江在鄧州一天,就能保嚴河坊一天的周全."

唐奕也不矯情,擰腰抱拳感激地道:"先謝過了!"

說完,起身匍了匍身上的灰土,"那我就回去了,曹指揮保重!"

曹滿江也起身抱拳道:"大郎保重!!"

唐奕揮手轉身,又看了一眼場中的廂兵們,大步朝營外走去.

他沒去和王都頭等人辭行,正如他所說,迎來送往最是煩人.也許"若有重逢之期,再當把酒言歡",那才是和這些軍中漢子的相交之道.

只不過......

只不過世事無常.

他想不到的是,今天一個無心之舉,卻成了這一營好男兒的送葬喪鍾.

不知那時的唐奕會做何感想....

等他與這些耿直漢子再聚之時,他們中的多數人...已經埋骨沙場了.

今日一別,卻是永遠.....

...

回到唐記,馬伯,馬嬸,還有馬大偉夫婦都在店里,就連孫郎中也在店里坐著.

唐奕後天隨范仲淹進京,馬伯和馬嬸死活都要跟著.這一走不知何時回來,要准備的東西也不少,馬家四口從一早就開始收拾,忙活了一天.

孫老頭兒坐在店里看著馬家四人忙活,面前擺著一壇果酒,悶頭喝著....

唐奕索性坐到孫老頭兒旁邊,看著他喝酒.

"我後天就走了..."

孫郎中聞言一怔,目光閃躲,"說過七八遍了,老夫不聾也不傻."

"那你就不想說點啥?"

"說啥?"

孫郎中眼睛一立,不樂意地道:"你又不是我兒子,我能說啥?"

....

唐奕笑了.

孫郎中無兒無女,是個老絕戶.他天天來唐奕這里蹭飯,與其說是貪嘴,倒不如說是在唐馬兩家人身上找一點"家"的安慰.

唐奕說話兒就要走了,他心里沒點波瀾,唐奕可是不信的.

"跟我走吧!"唐奕沉默了半天,突然開口.

馬老三朝這邊看了一眼,憨笑著沒出聲.

而孫郎中.....

"上....上哪兒去?"顯然並沒有表面的那麼平靜,舌頭都有些打結兒.

"跟我去京城."唐奕給他添酒.

"我給你養老送終."

聲音不大,但卻清清楚楚地砸在了心尖兒上,孫郎中只覺鼻子一酸,眼睛里開始不聽話的泛著霧氣.

"誰用你養老..."過了半天,孫郎中犯犟地嗆著聲兒.

"老夫一人吃飽,全家不餓,過得好著呢!"

嘿....

邊上的馬老三手上的活計沒停,卻笑出聲來,"老東西!裝得倒是硬氣."

"要你這老貨多嘴!"孫老頭兒臉上掛不住,瞪了馬老三一眼.

唐奕也樂了,把酒推到他面前.

"就這麼定了?"

馬老三起哄地叫道:"可不就這麼定了!"

孫郎中看著酒碗,緩緩地端起來,然後猛仰脖,一飲而盡.

"就這麼....定了...."

.....

--------

Ps:按照推斷,宋朝的軍隊肯定也有軍姿標准的,但是蒼山查了很多資料都沒找到,索性就按後世的來了,大家就原諒則個看吧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