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4章 又出餿主意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說起來,曹滿江也夠倒黴的.他本是武舉出身,這年頭,雖然輕軍慢武,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了,武舉也肯定沒有文舉那般受萬人追捧.但是,怎麼說這也算是武人的最高規格考試了,再不濟,也不至于淪為廂軍營頭的地步.

可是,沒辦法,大宋在武備上就是這麼操蛋,不但文人瞧不起你,武人自己也不給自己長臉.

軍中講究一個從屬,武將多以舉薦升遷.誰的兵誰帶,誰發現的好苗子,就在誰手底下為將.

北宋那幾個著名的將門,除了本身出了幾個能人之外,最重要的則是經年累月之下,通過這些能人舉薦,扶持起來龐大派系,盤根錯結.造成軍將只知上司提攜之恩,而不知忠君愛國之理.

像曹滿江這樣兒"野路子",無上官舉薦,自己爬上來的愣頭青,全都不待見的緊,在派系分明的軍隊里,連立足都難.所以,別看他高中武舉,卻連個禁軍營將都混不上,被發配到鄧州,能主管一營廂勇,已經算不錯了.

滿腹的抱負不得施展,曹營頭只能在廂營之中混吃等死.

上一次,范仲淹緝拿朱連盜,曹滿江自然想在范相公面前表現一番,說不定,得到相公的賞識,以後或有飛天之機.于是,曹營頭不但積極配合,而且親帥一都兵士上山緝盜.

可哪成想,功沒表成,倒讓君欣卓給劃了兩刀,若不是唐奕,命都扔那兒了.

曹滿江在床上躺了兩個來月,這下好,營中兵士沒了約束,本就桀驁難馴,這回更是撒了歡兒.只九月一個月,就出了七八起廂兵鬧事擾民的案子.

昨日,一個伍長更是在勾欄吃醉了花酒,提上褲子就不想認帳,不但打傷了人,還把人家店給砸了.店家告到了州府,今天一早,曹營頭就被范仲淹叫到府衙,好頓訓斥.

昨天的破事兒還沒了,這邊就又有傻貨鬧到唐奕這兒來了,曹滿江能有好臉子嗎?

王都頭也正是清楚這一點,所以剛剛才不分從屬地強拉他進店.要是由著他的火氣來,門口那軍漢少不得又要吃苦頭.

對于這種事兒,唐奕也只能莞爾一笑.一群血氣方剛的大老爺們兒,手里有刀,身上就有膽,再加上疏于管教,不出亂子才怪.

此時,菜已上桌,唐奕又搬來兩壇醉仙釀,看得王都頭眼睛直放光.

他們愛來這蹭飯,奔的就是這好酒.

如今,這醉仙釀在鄧州可是緊俏得很,市面兒上輕易難買,也就只有到唐大郎這里,才能管夠兒的喝.

一邊招呼眾人落坐,一邊行出鋪子,到隔壁叫孫郎中開飯.走到店門口,看著那個惹禍的軍漢悶頭不響地還蹲在門口,唐奕打趣道:"剛剛那麼威風,都要動刀了,現在怎地?蔫了?"

軍漢臉色一紅,臊得說不出話來.

唐奕笑罵道:"還蹲著干嘛?我這可不用你站崗,趕緊進去吃飯."

軍漢一怔,心虛地瞄了一眼營頭兒和都頭兒,軍漢愣是沒敢動.

卻聽王都頭罵道:"憨貨!大郎發話了,還傻愣著做甚?等某把飯喂到你嘴里不成?!"

軍漢聞言大喜,見曹滿江只是撇了他一眼,並未言聲,便嘿嘿傻笑著進來了.

王都頭看他那個髒兮兮的樣子,喝令道:"滾去洗手!"

"這叫衛生常識,懂嗎?"

...

等軍漢洗了手,唐奕和孫郎中也進來了,眾人圍坐一團就開餐了.

曹滿江端著酒碗,斜眼瞅著那軍漢,看得那軍漢不敢動筷.

"膽子不小啊..."曹滿江似笑非笑地逗著那漢子."知道他是什麼人嗎?"

"知...知道."

"知道還敢到這兒來撒野?他敢從老子身上割肉,你敢惹他?"

唐奕哭笑不得地看著曹滿江逗那漢子.

"曹頭兒,就別拿我逗悶兒了."

曹滿江嘿的一樂,對那軍漢道:"吃吧,奶奶的,給老子惹禍還惹出功來了,還得好酒好肉地供著."

軍漢如蒙大赦,抱著飯碗低頭扒飯.唐奕看他光啃白飯,也不敢夾菜,就一邊幫著他添菜,一邊和曹滿江等人閑聊.

"曹指揮是該好好管教手下了,昨天的事兒把老師氣得不輕."

曹滿江灌了口酒,扁嘴道:"可是不輕,訓了我一早上."

王都頭瞅了一眼那軍漢,緩聲道:"都是男爺們兒,難免干點出格兒的事,責罰就是,范相公未免...."

他想說,軍中漢子打個架,多正常點事兒,范相公有點小題大作了.但是,礙于唐奕在此,話只說了一半.

"那也不能睡了姐兒,提褲子就不認賬啊!"曹滿江眼睛一立,發誓賭願地道:

"從今兒起,都給我呆在廂營,不准進城.誰不聽話,老子打斷他的腿."

"總不能關在營里不放出去吧.?"王都頭苦著臉."一兩天還行,長了,還不憋壞了."

孫郎中喝著酒,吃著菜,好不愜意.聞言不禁插話道:"哼,越關越不聽話,出事就是大事兒."

曹滿江點了點頭,帶兵多年,這一點,他是深有體會.真都關起來,肯定是不行.

"就是太閑.....給他們找點事兒干,累個半死,看誰還有心思惹禍."孫郎中一張嘴就都是餿主意.

唐奕聞言,心念一動.

"我倒有套主意,不累人,還能讓這幫人老老實實的."

"啥主意?"曹滿江來了興致.

兩個多月接觸下來,他可是知道,這小子鬼主意最多了.

"一句兩句也說不清楚,等會兒得空,我給你寫下來,過兩天你再來拿."

"得勒."曹滿江一聲唱喏,心情一下子好了不少.

王都頭立馬附和,"那,到時我來拿."他想的是來蹭酒蹭飯.

"把李都頭,周都頭也叫來!"唐奕表面極為豪爽,其實心里在暗暗偷笑.

到時候,你們別罵我損,就算好的了.

......

(字數少了點,見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