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章 判蘇州事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十一世紀

歐洲的大城市英國的倫敦,法國的巴黎,意大利的威尼斯,佛羅倫薩等的規模都不過萬人,而在萬里之外的大宋,卻已經有了一個人口超百萬的超級都市--開封.

作為大宋的都城,開封是絕對的經濟和文化中心.當然,更為重要的是...這里是大宋朝權力中樞所在.

政事堂設于宮禁之內,下設中書省,門下省,尚書省,是為大宋的政事中心.每天都有數不清的各地揍報彙聚于此,同時也有數不清的朝堂政令下發全國.

此時,剛下早朝,政事堂各部的職能官員都是忙碌非常.猛然間,只見參知政事吳育,手里捏著一本奏章,急匆匆地從中書值房跑了出來,在堂院里拐了個彎兒,一溜小跑地鑽進了昭文館大學士賈昌朝的屋里.

眾人不禁皺眉,吳育貴為副相,今天這是怎地了?怎會如此失態?而且...

而且就算是彙報工作,也應該是找他的頂頭上司,同平章事陳執中才對,跑到內相值房去干嘛?

不光大伙兒想不明白,連賈子明賈相公也是有些不懂,見吳育心急火燎地沖進來,連門都沒報,不由臉色一沉.

"春卿貴為宰執,如此失態,成何體統?"

吳育哪有心思和賈昌朝講什麼體統,面沉似水地道:"出事了!"

賈昌朝一愣,"出什麼事兒了?"

"子明兄看看這個."說著,吳育把一本奏章塞到賈昌朝手里.

賈昌朝頓了一下,最後還是翻開了奏章.按規矩,他身為內相,是沒有資格看奏章的.

只是粗掃了幾眼,賈子明的臉色也同樣拉了下來,陰沉得嚇人.

只見奏折上赫然寫著:給事中范仲淹請奏.

"范希文什麼意思?"吳育一臉的凝重,急不可待地問道.

賈昌朝合上奏章,往桌子上一扔,不答反問,"鄧州剛來過奏報沒幾天吧?"

"三天前剛進來一份,范希文還在里面大誇鄧州政興民治,好像還報了個神童.說是十四歲,不通孔孟,卻知天下大勢,日後定是輔國之材."

"哼!"賈昌朝一聲冷哼."三天前還干勁十足,一副勤理政事的樣子;三天之後,轉個臉兒就要撩挑子?"

吳育一聽,不禁眉頭鎖得更深.

"他到底在搞什麼鬼?"

"還能搞什麼?他這是在下面呆夠了,要回中樞!"

吳育瞬間駭然,"你是說...范希文這是以退為進,要逼著官家就范?"

"當是如此了.官家離不開范希文,怎能放任他請辭?這一點你我知道,官家知道,范希文更知道!"

賈昌朝苦笑著繼續道:"以官家對他的依仗,他這麼一逼,八成還真的就回來了."

"絕不能讓他回來!"吳育一聲怪叫."他若歸京,第一個收拾的就是你我二人!"

吳育擔心的,還真的一點都不誇張..當初范仲淹等人主張新政初行之時,賈昌朝,章得象和他吳育都是支持的.但後來,見新政阻力之巨,非人力可為,再加上守舊權臣的極力拉攏,這三位竟臨陣倒戈了.

不但倒戈了,范,韓等人貶出中樞之後,賈昌朝,吳育還利用手中職權,極力打壓新政勢力,把主新之臣全部趕到了地方.尹洙被一貶再貶,險些病死均州,那就是他吳育的手筆.

前一段時間,章得象剛剛被罷相,已經不足成慮.而中樞之中,得罪主新之臣最狠的,就是他和賈子明這兩個'叛徒’,這要是范仲淹回了京,能有他的好?

"怎麼辦?"吳育沒了主意.

"還能怎麼辦?先呈上去,看看官家的反應再做計較."

如今的政事堂首相是陳執中,他雖然並不看好新政,但對范仲淹其人還是十分敬服的.有陳執中在,這本奏報,他們兩人想壓也壓不下來.

吳育聞言也是無法,心懷忐忑地拿著范仲淹的奏報走了.

...

陳執中看到范仲淹的奏報,也是凝重非常.說心里話,他是不想讓范仲淹回到中樞的.

去歲那場地震,雖然以范希文主動下放告終,但是東西兩府,三省六部幾乎在那場風暴之中換了個遍.若范仲淹回朝,說不得還能出些什麼亂子.

但是,陳執中並非奸佞小人,范仲淹的這份奏報是呈給官家的,那范仲淹歸京與否,都應該由官家來決定.所以,下午這份奏報就呈到了趙禎的面前.

仁宗皇帝看到這份辭呈,同樣臉色陰晴不定.他第一個反應就是,這不像范希文的作風.

三天前剛遞了折子,說一切安好,請官家放心,還報了個神童.只過三天,就要請辭?這意圖也太過明顯了.

以趙禎對范仲淹的了解,他絕不是耍手斷以恩寵要挾皇帝的人.難道是革新之心不死,在地方等不及了?

或許吧.....也許他真的等不及了,才出此下策,急于回京.

但是,他現在還不能回來.趙禎今年雖只有三十七歲,正當壯年,但是他在這個皇位上,卻已經坐了整整二十四個年頭.

從十三歲接位大統,太後聽政,到二十四歲臨朝親政,他見過太多太多的臣子之爭,政見之爭,黨伐之爭.像去歲那樣的新舊之爭,短時間內絕不可再來一次,而這其中的關鍵就是范仲淹.

若范仲淹在京就說明皇帝革新之心不死,必會招來更為強烈的反對.

在這樣的背景下,即使他對范仲淹再倚重,再寵愛,在這個時候,也不敢放他回京.

陳執中卓立堂下,看著趙禎臉色數變,心中也是忐忑不已.他也怕趙禎一時激動,真的把范仲淹弄回京,那剛消停了沒幾天的朝堂,怕是又要亂了.

....

"陳卿以為如何?"趙禎思量良久,方悠悠地問向陳執中.

"臣不敢妄言."

"但是臣...."

"這里沒有外人,陳卿但說無妨.."

"臣以為,范公不可辭,.亦不能回京!"

"唉...."趙禎悠悠一歎,說了等于沒說.

....

"擬一道旨,駁回范仲淹置仕之請,升資政殿大學士,判蘇州事..."趙禎最後還是下了一道似是而非的旨意.正如陳執中所說,不可辭,也不能回京.

但這道旨卻傳達了一個十分明確的信號...

陳執中一顫.,沉默良久,方躬身領旨.

"臣!遵旨!"

這個結果說不上好,也說不上壞.

官家最終還是妥協了,沒有讓范希文回京.但是,改判蘇州.,卻意味非常.

蘇州地處江南富庶之地,政通民和.判蘇州,曆來被地方官員戲稱為度假,休養之職.

宋立朝以來,判蘇州事的地方官,沒有一個不是在蘇州享樂兩年,就升遷入京的.

判蘇州被視為是皇帝要重用某人一個信號,官家讓范仲淹知蘇州,也就等于明著告訴范仲淹,'別急,回京是早晚的事兒,你先在那享受一段時間...."

也等于告訴天下人,范仲淹要回京了!

只是...

只是不管是賈昌朝,吳育之流,還是陳執中這樣的耿直之臣,亦或是趙禎這位一國之君,沒有一個人想過,范仲淹這次請辭是玩真的!!

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