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章 錢家也惹不起的存在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錢文豪迷茫地看著李差頭,而李差頭只是不經意地掃了他一眼,就不再理會.轉而換了一副諂媚笑臉,對那個行凶的少年道:"三公子,莫要聽信非言,小人一定秉公處理此事,還張老板一個公道."

...

"三公子...."

"哪家三公子?"

不光錢二公子心有疑慮,就連圍觀眾人也都好奇起來.能讓李大頭甯可得罪錢家,也要低頭獻媚的三公子到底是什麼來頭?

這個時候,哪還有人注意錢文豪?在憤怒和不解的眼神中,錢二被差役硬架著離開了福隆鋪,直奔府衙.

李差頭見這傻貨終于走了,稍顯安心,又對范純禮道:"今日之事若非公子出手,怕是還要由得那錢二繼續鬧事."

這特麼真是睜眼說瞎話啊!

范純仁不奈煩地一擺手,"該干嘛干嘛去吧,一會兒在我爹那說話小心點,說錯一句,我要你好看!"

這一架打的,范純禮仿佛釋放出了心中的小惡魔,紈绔屬性爆發!

李頭兒點頭哈腰地應著,"三公子放心,小的知道該怎麼說.."這點眼力李大頭還是有的.當下又說了幾句好話,就欲回身而走.

只是走了兩步又折了回來,"好叫三公子知道,今日之事,雖是錢二有失在先,但畢竟...."

"畢竟什麼?"

"畢竟錢府仆役多半受傷."李頭兒指著地上躺成一片的錢府仆役."所以,還得請您這幾位朋友回府衙問個話,不然,小的就算說出花兒來,知州大人那里也不好交代啊."

李差頭的要求無可厚非,范純禮下意識地看向唐奕,無意中就把決定權交到了唐奕手里.李大頭心說,這唐大郎走的什麼狗-屎-運,怎麼還和范公子玩到一塊兒去了?

唐奕也不矯情,走到黑子和馬大偉身邊道:"黑子大哥先回酒坊吧,這里的事情,我來處理."

黑子自當從命,他一個逃犯,當然不想去府衙這種地方.

"大哥帶著張伯去問個診,這也用不著你了."

李差頭不禁皺眉,"這不太合適吧.?"

他要把幾人帶回府衙,也是留了個心眼.兩邊人都帶回了府衙,范相公這邊好交代,錢家那邊也有說辭.最起碼,錢家若是追究起來,也挑不出他的毛病.

范純禮和唐奕還沒什麼,錢二雖然看著慘了點,其實都是皮內之傷,不然也就沒精神頭亂咬了.

主要就是那個黑臉大漢和馬大偉,好幾個錢府仆役都被他們打成了重傷.他要抓的就是這兩人,要是放走了,那他還多此一舉干嘛?把范純禮扔到錢家面前頂缸?

"有什麼不合適的?"范純禮無所謂道."打都打了,讓他們來找我便是!"

李差頭沒辦法,只得放黑子和馬大偉離開.趁著范純禮不注意,拉過一個差役小聲道:"放一個錢府仆役,讓他回去轉稟錢老太爺,速來府衙."

差役剛欲回身辦事,又被他拉了回來.

"算了,讓錢太爺直接去知州大人的府邸吧."

說完,李差頭讓出路來,引著范純禮和唐奕朝府街的州府衙門行去.

一眾吃瓜群眾看的是云里霧里,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,這唐家大郎和馬大偉應該是找著靠山了,那年青公子定不是俗人!

...

剛剛還鬧得沸沸揚揚的福隆鋪門前,眨眼一空,除了滿地狼藉,再看不見一個肇事的人影.唯有福隆鋪的伙計見事已平息,才敢拿著掃把清理起門面來.

眾人不願離去,都三三兩兩的聚到一處小聲嘀咕,說的大都也是猜測那年青公子的來曆.

這時人群之中一個矮婦人,賊兮兮地靠到伙計面前,試探問道:"小伍子,那公子什麼來曆?怎麼連李大頭都頗為忌憚似的."

被喚作小伍的伙計,抬頭一看,不禁火氣上湧:"原來是你這醃臜婆子!整天嚼老婆舌,怎麼哪都有你!?"

小伍嗓門不小,弄的大伙兒為之一滯,齊刷刷地望了過來,一看罵的是這個婆子,都不禁暗自偷笑.這徐婆子還真是自找沒趣,此時還敢來福隆雜鋪,這不是找罵嗎?

沒錯,這婆婦正是徐牙婆.錢二今天打上門,可以說全是徐婆子扇風點火弄出來的妖蛾子.這賊婆子哪能忘了那日被趕出門的恥辱,自要報上一報..

其實徐婆子早就來了,一直躲在人群後面偷偷觀睢.張全福被打,鋪子被砸之時,這賊婆子還不免得意,心說,這就是你得罪老身的下場,老身動動嘴就能讓你張家吃盡苦頭,看你們還敢不敢輕辱老身.

只不過劇情逆轉,一個沒注意,錢二就成了被欺負的那個.

這讓徐婆子心中不爽的同時,也開始忐忑起來.同樣,她也好奇那個'三公子’是何人,別是什麼惹不起的人物,到時再報複于我.

...

小伍斜眼瞪著徐婆子,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,這事肯定是這老賊婦從中挑唆.

"就你這品性還好意思來問?也不怕下了地獄,閻王老爺拔了你的舌頭!"

徐婆子心虛地退了一步,見四下投來的目光多有不善,臉色一白,吭哧道:"你這小子好生無禮,老身與你好好的問話,何出畢口傷人?

小伍冷哼一聲,"和你這種人還講什麼禮不禮的,等著遭報應吧!"

徐婆子未免興致缺缺,"不說就不說便是,老身還不問了!"一甩衣袖,賊婆子轉身開溜.

"說....毛麼不說....有什麼不能說的?"小伍故意拉高了聲調."不怕告訴你,那是知州范相公家的三公子.我倒看看,錢家怎麼砍范公子的腦袋."

徐婆子正欲抬腿,小伍的話讓她一個趔趄差點摔在地上,范相公....三公子!

嗡!

小伍一句話不但差點把徐婆子嚇得半死,也如水入滾油,讓街面上的一眾人等徹底炸開了鍋.

"范相公的公子?難怪唐大郎和馬大偉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,敢與錢家作對,原來是有范相公家的公子撐腰!"

"我就說那李大頭,怎麼改了性子,把錢二打成那樣,他都不敢說一句不是."

.....

徐婆子僵在那里,臉色青白不定,半晌才恨恨地道:"原來是攀上了范相公的高枝兒,我說怎麼如此囂張!"

小伍譏笑道:"您老還是管好自己那張嘴吧,有些人是得罪不起的!"

徐婆子臉上掛不住了,嗆聲道:"別得意的太早,范相公是京城大官,官家的寵臣,能在鄧州呆多久?等范相公拍拍屁股走了,有你們張家,馬家,還有那個唐大郎的好看!"

"白癡..."小伍低罵一聲,"唐大郎已經被范相公收了弟子,將來那是應舉做官的老爺.我倒看看,你怎麼讓我們好看!?"

....

嘎.....撲通...

徐婆子直接坐到了地上,目無焦距,面如死灰.

吃瓜群眾更是個個張大了嘴,露出一排牙花子.

唐大郎成了范相公...的..弟子?

哦靠~!

猛然有人一拍大腿,"難怪張全福那老人精把閨女嫁給了馬大偉,這是早就想好了抱唐大郎的大腿!"

"嘖嘖嘖,你看人家馬老三這眼光,難道早就看出唐大郎不是凡人?"

"范相公的弟子啊!范相公神仙一般的人物,怎麼就看上唐大郎了?"

"唐冠宇那老色鬼,要是知道他家大郎入了范公的師門,怕是得從墳地里蹦出來吧?"

...

如今的大宋朝,百姓不敬神明,小姐不愛財錦,朝堂不重武備,上到天皇貴胄,下到平民百姓唯愛一種人...

--讀書人!

而讀書人中的翹楚是誰?

一曰醉翁:歐陽永叔;

一曰喜彈屢霜的:范希文.

能成為范仲淹的弟子,比財錦萬萬更讓百姓樂道,說唐奕一步蹬天都不為過.

錢家?

呵呵...

就是個屁!

.....

府街之上.

兩個黑衣健仆抬著一頂雙人小轎兒,急走而行,即使累得滿頭大汗,也不敢有一絲滯怠.

轎中一老者正襟危坐,如同石佛一般,一動不動.

錢老太爺眉頭深鎖,顯然是想著心事.

剛剛家仆回稟,說是二公子讓人打傷了,此時正在府衙,讓他去領人.

以錢家在鄧州的名望,錢文豪雖然頑劣了一些,但還沒人敢把他怎麼樣,像今日這般被打傷了,還是頭一回.

凝視著道旁排排掠過的老柳,錢老太爺面沉似水.

"我倒要看看,哪個無禮之徒敢打傷我的寶貝孫子,老夫定讓他好看!"

.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