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章 暴揍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唉,張全福小心翼翼了一輩子,怎麼就一時糊塗,得罪了錢二這個煞星呢?"

福隆鋪門前,一眾吃瓜群眾圍著看熱鬧,時不時還交頭接耳地議論幾句..

"還不是他自己豬油蒙了心,有錢家,李家,王家這些高門大戶不選,非把閨女推到馬老三那個傭戶家里."

"看著吧,這還不算完,錢二鬧完了,還有李家四少爺,王家大公子和周大官人呢,張全福這回可是有得受嘍!"

"我看啊,他家四娘就是個禍水!女兒家家的,還是本份些的好,見天拋頭露面的,生怕人不知道她長得俊俏,城里的那些公子哥能不惦記?"

......

張四娘此時攙著爹爹,蜷在角落里,暗自垂淚.看著錢家惡仆在店內肆虐,聽著耳畔不時傳來的眾人議論之聲,心中除了憤怒,就是委屈,還有無盡的恐懼.

她只祈禱,這場惡夢能早點結束!

馬大偉,你個殺千刀的,怎麼還不來啊?

...........

而歪坐在街面正中的錢文豪,看著桃花帶雨的張四娘,心中有一股莫名的舒爽.

我錢文豪看上的女人,我得不到,也不會讓別人撿了痛快.

一抬手,立馬有健仆把花瓷酒碗送到手里.

"嘿嘿.,小娘子真是哭都這般好看,怎地?這都砸了快半個時辰了,你那夫君呢?"

錢文豪好整以暇地抿了一口清澈果酒.

"嘖嘖,端是好酒啊!"錢文豪盯著酒碗玩味道:"可惜啊,張老板得了這麼好的生意,卻是做不成了."

"砸,都給我砸了!我看誰還敢來福隆鋪采買?"

張全福嘴角帶紅,氣得渾身顫抖."錢二,你就不怕王法嗎?"

錢文豪輕蔑冷笑,"王法?真是玩笑!還有人在鄧州和我錢家講王法?"

"你是不是被....."

錢二裝-逼裝得正爽,話還沒說完,就覺眼前一花,兩個黑影兒飛似地躥進福隆鋪.

眨眼之間,就聽鋪子里拳肉相交之音不絕于耳,然後,自家仆伇就飛了出來,破麻袋一樣摔在街上,直打滾.

大伙兒都是一驚,萬沒想到,事情會有這般變化.

沖過來的兩人之中,有一個正是張四娘許的夫婿馬大偉.眾人心道,這是馬大偉趕過來救場了.可這馬大偉怎這般強悍,竟敢和錢家動手?

"什麼情況?!"

錢文豪一個激靈猛地坐直了身子,甚是驚駭.

還沒等他反應過來,就忽覺脊背生風,又一黑影從背後躥上來.一個飛踹,正中椅背,巨大的前沖之力把錢文豪推飛出去,來了個臉前著地.

"哎呦,哪個不開眼的王八蛋,敢偷襲本公子!?"

來人正是唐奕.

沒等錢文豪爬起來,唐奕掄著擀面杖就沖了上去.

范純禮手足無措地跟在唐奕後面,見唐奕一炮打響,二炮開鑼,當下一咬牙,面色決絕地揮舞著手中"兵刃",也一擁而上.

"哪個不要命的敢打本.....哎呦!"

唐奕一擀面杖下去,錢文豪除了慘叫,還是慘叫.

"本公子是錢....哎呦!"

"老子管你是誰!"唐奕一邊罵,一邊大擀面杖招呼.

兩世為人,打架這個事兒上,唐奕從來就認一個死理,要麼不打,要麼打到你怕.

喊'服了’都不行,必須得讓你見我就哆嗦.

吃瓜群眾看得直咧嘴,心說,早怎麼沒看出來,馬大偉和唐大郎都是狠角色,嬰兒手臂粗細的擀面杖啊,那捶在身上,得多疼啊!

"哎呦!"錢文豪弓成一個蝦米,殺豬一般地慘叫,卻都被無情棍雨所淹沒.

"你這是找死.....哎呦.....我要殺了.....哎呦!"

"別打臉...."

"有話好說......哎呦郵....."

.....

打臉的可不是唐奕,.而是放開了手腳的賤純禮.

這貨開始還有點矜持,等一擀面杖掄下去,那硬木捶在軟肉上的感覺,真讓人迷醉啊!

賤純禮心說,早怎麼不知道打人這麼爽?當下擀面杖掄得飛起,比唐奕下手還狠,還刁鑽.

覺得掄得不過癮,這貨還用腳喘,專往錢文豪的猴兒臉招呼,那皂面兒小靴在錢文豪臉上踩啊,踩啊的感覺...

爽!!

這廂福隆鋪門前的戰況瞬間反轉,一眾錢府家仆被唐奕四人一頓擀面杖掄得,起都起不來.黑子更似惡虎下山,如入無人之境,缽盂大的鐵拳,拳拳到肉,錢府仆役不是倒飛而出,就是應聲而倒.

而街那邊,李頭兒帶著三班衙役看得口瞪口呆,根本反應不過來.

"頭兒,咱們過去嗎?"差役呆愣地問著.

他們覺得有點不真實,那是咱們的范公子?

李差頭一個激靈,登時手忙腳亂地叫道:"快快,快去攔著,要出人命啦!"

那大擀面杖可是不細,一個不好,正中要害,真能死人啊.

飛似地沖進戰圈,李差頭大喊阻止,"三公子,手下留情!"

"滾蛋!"賤純禮掄得正爽,哪肯聽話?

李差頭登時臉色一黑,攔也不是,不攔也不是,急得圍著范純禮,唐奕,還有滿地亂滾的錢文豪直轉圈..

倒是被打成狗的錢文豪眼尖,認出了李差頭,立馬虛聲痛叫:"差頭,救我.."

"誰特麼也救不了你,今天不踩的你滿臉桃花開,你個醃臜貨就不知道花兒為什麼這樣紅!"

.....

李差頭心說,我的公子啊,您可是范相公的兒子啊,怎麼跟個市井流氓似的.

強行命人把范純仁和唐大郎拉開,他真怕范純仁一個不甚把人打死,那事情就真鬧大了.

唐奕見火候也差不多了,喊黑子停手.至于馬大偉,這貨早在把錢府仆役打出福隆鋪之後,就去未來岳丈那里獻殷勤了.

賤純禮顯然還沒爽夠,強行掙開差役,把錢文豪的猴臉當踏腳石,使勁地攆了一腳.

事態被突如其來的衙役控制,圍觀的眾人也是一陣唏噓,有人為唐奕等人痛扁錢文豪這個跋扈公子暗自叫好,亦有人看熱鬧不怕事兒大.

"這回,唐大郎和馬大偉算是攤上事兒了,等著錢家的報複吧."

"你還別說,這老實人發起狠來,也怪嚇人的.嘖嘖嘖,你看把錢二打的.,錢太爺怕是都認不出來了."

"那儒衫公子是誰家的?怎麼看著面嫩的緊."

"李大頭那勢力之人,都點頭哈腰的,應該來頭不小."

.....

連吃瓜群眾都看出來唐奕幾人來者不善,唯獨錢文豪這傻貨還蒙在鼓里.

錢二公子長這麼大,也沒吃過這等大虧啊!

剛一脫險,爬都爬不起來,就沖著三班差役和李差頭陰狠大叫,"差頭,把這幾人都給本公子抓起來,老子要砍了他們的腦袋!"

"哦擦!"賤純禮怒罵一聲,"記吃不記打啊?"又要沖上去,卻怎麼也掙不開差役的熊抱了.

"哼!"唐奕也是冷哼一聲,譏笑道:"看來,錢二公子之前的話說得還真沒錯,在鄧州地界,錢家就是王法啊!"

"老子倒看看,你怎麼砍我的腦袋!"

咻!一根擀面杖在錢二眼前瞬間放大,正中腮幫子.

"哎呦..."錢二抱著臉痛叫,噗的一口,吐出兩顆大牙.

唐奕可比賤純禮高明多了,人過不去,還有撒手擀面杖呢!

"咳咳!"李差頭尷尬地清了清嗓子,心里把錢文豪這個土包祖宗十八代都點了一個遍.特麼,你犯二能不能不拉上老子?說的好像州府是你家開的,老子是你家里的下人一樣.

"如何處置,本差自有論斷,就不撈錢公子費心了!"李差頭板著臉,不咸不淡地道.

錢文豪一怔,他-媽的,老子才是受害者,這李大頭怎麼不問責罪首,反而喝斥起我來了?

立馬歇斯底里地大叫,"少他-媽跟我這甩官腔,平時打點你們衙門差役的錢,給少了是吧?老子讓你抓,你就老實的給我抓.否則,以後一個大子兒都別想從我家拿到."

"大膽!"李頭一聲暴喝,氣得七竅生煙."當街汙蔑官府,錢公子可知,這是大罪?"

"汙蔑個屁!"錢文豪正要繼續發飆.

"來人!"李差頭覺得,不能讓這傻貨再說下去了,不然就全漏了.

"錢文豪聚眾滋事,搗毀張家雜鋪,理應問罪,給我壓回府衙!"

錢文豪徹底蒙了,這李差頭怎麼一改常態,明顯袒護起那幾個窮鬼來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