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章 教唆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一聽是錢家二公子,唐奕心里頓時明白了大概,看來這是娶親不成,有意找茬來了.

這段時間,新酒雖未上市,但是張全福卻是早就開始謀劃了.浸淫商場幾十年,張全福哪會不懂"酒香也怕巷子深"的道理.

他先是讓唐奕兌了一批樣酒出來,然後分裝小壇,給城中大戶,食鋪,酒樓一一送去推銷,想在新酒上市之前就打響名號.而且,還在福隆鋪店前的空場擺下長案,把新酒分于過路行人試嘗.

宋人哪喝過這等不苦不澀,又酸又甜的新式果酒?

在張全福幾番折騰之下,新酒還未上市,就已經大火.全鄧州都知道,張全福得了新酒秘方,不日即將問市,各處訂酒的富戶,酒樓差點沒把福隆鋪的門檻踩平了,福隆鋪一時風光無二.

只是短短幾天,張全福接到的新酒訂單就有八千斤之巨.唐奕還沒把酒兌出來,存酒就已經十去其二,可想而知,新酒是何等火爆.

張全福風光了,可有人卻不高興了,這人正是一向跋扈的錢家二公子錢東豪..

錢家在鄧州是真正的高門大戶,不但財厚,而且位貴.太宗年間,曾出過一個二甲進士,真宗朝更是做到了太子中允的高位,可謂是門庭顯赫.

在錢二公子看來,他們這樣的高門大戶看上張四娘,那是張家的福氣.哪想張全福不但不以為意,還把閨女嫁給了一個傭戶,這讓錢二公子極為不爽.再加上徐婆子從中挑唆,腦滿腸肥的錢文豪自然就把張家恨上了.

如今,張全福招搖過市,大肆宣傳新酒,更是勾了錢二的火氣,于是直接帶著幾個惡仆堵了福隆鋪的門.

張全福連生意都沒法做了,自然與之理論,不想講理不成,還被惡仆所傷.

錢二仗著家門勢大,傷了人也不走,繼續有恃無恐地堵著福隆鋪的門兒.不讓張全福吃點苦頭,難消他心頭之氣.

這廂馬大偉道明原委.

容不得唐奕多想,跟著馬大偉就往城里跑.無論如何,現在唐,馬,張三家一體,不能坐視張伯吃虧.

君欣卓皺眉思量,給黑子遞了個眼色.黑子立馬會意,追著唐奕二人意欲同往.

唐奕見黑子跟了過來,不禁擔心道:"沒關系嗎?"

黑子現在是朝堂通緝的逃犯,這麼大搖大擺地進城,不怕被抓?

"恩公放心,沒人見過我的真容.師妹不放心恩公,讓我跟著,也好有個照應."

"如此甚好!也別恩公恩公的叫了,直接叫我大郎就是."

聽他說沒事,唐奕自無不可.黑子是習武之人,有他在,也保險不少.

"一會兒大哥直去府衙報官,我和黑子哥先去張伯那里看看情況."

馬大偉焦急點頭,腳下又快了幾分.錢二提親不成,就下黑手傷人,他真怕四娘再有什麼閃失.

三人一路急行,還未進城,就見范純禮從官道上晃悠了過來,見到三人一愣.

"正要去找你呢?"

唐奕一見是他,也是眼前一亮,"來得正好,快跟我走."

范純禮被強拉著往城里折,不明所以地問道:"火急火燎的干嘛?我好不容易跑出來的,不捉上兩籠魚蟹,都對不起我爹那頓板子."

"就知道吃,回來給你捉上一盆,撐死你!"

當下唐奕和他說明原委,范純禮也就不再鬧騰了,事有輕重緩急,這點他還是知道的.

進了城,一路向城東而去,要去報官的馬大偉也讓唐奕攔下來了.

本來他想的是己方人少勢微,還是報官穩妥一些,但現在有了黑子和賤純禮,唐奕改了主意.

你玩狠的?那小爺也跟你玩狠的!

一邊急走,唐奕一邊湊到黑子身邊,狠聲道:"黑子大哥,能打幾個?"

黑子怔了一下,轉而一聲嗤笑,"恩公只說要打誰便可,尋常家丁健仆,來多少,打多少."

"好!"唐奕咬牙悶喝,"一會兒黑子大哥放手給我打,只要別死人,出事我擔著."

黑子聞言不禁搖頭暗笑,不死人?那還叫什麼放手去打?

唐奕卻是忘了,黑子是當個強盜的.

叮囑完黑子,唐奕又轉向范純禮身邊,"打過架吧.?"

范純禮一臉的蒙-逼.,"你..你干嘛?"

他好像....還真沒打過架.

"只說打沒打過?"

"君子動口不動手,大可..以理服人,使粗是武人行徑,最為我輩不齒.."范純禮覺得,還是得幫自己解釋一下.

"廢話真多!就直說,你不敢就完了."唐奕話里帶刺,甚不好聽.

"算了,一會兒你一邊呆著別礙事."唐奕又扔下一句不咸不淡的酸話.

這時正好路過一個賣案板菜墩的雜貨攤子,唐奕扔給貨郎一串銅錢,從攤子上抄起一根一尺多長的擀面杖.

范純禮被他嗆的面紅耳赤,當下一咬牙,也一把撈起一根在手里比劃著.

"打就打!誰說本公子不敢?打死那個醃臜錢二."

唐奕暗暗偷笑,心說,等的就是你這句,可不是我坑你.

于是,鄧城城中出現了怪異的一幕:只見四個衣著各異,年齡不等的青年,他們上到二十多歲的青壯漢子,下到還未笈冠的總角少年,有人破衣爛衫,也有人儒布綸巾.

四人氣勢凶凶地穿城而過,直奔城東而去.

而其中三人手里,還各拎著一根擀面杖.

........

"給我砸!"

"有一件兒沒砸到就不能給我停!"

........

福隆雜鋪門面,現在可謂是一片狼藉,各種瓷盆瓦罐碎了一地,調料雜貨更是散了一街.

錢文豪翹著二郎腿,歪在街道正中的一張交椅之中,吆五喝六的指揮著一眾惡仆把福隆鋪砸得是面目全非.

過往的百姓圍了一大圈,卻無人敢上前勸阻.錢二在鄧州是出了名的惡霸,仗著家勢,無人敢惹.

...

而此時...

離福隆鋪老遠的一個角落里,幾個穿著差服的官役隔著人群,正盯著福隆鋪那邊的動靜.

"李頭兒.,不上去管管嗎?"

"再等等."被喚作'李頭兒’的差頭,一面抻頭望著那邊的動靜,一面答道.

"那錢二不出了這口惡氣,怕是不會罷休.咱們晚點過去,走個過場就得了,何畢觸錢家的剛黴頭."

"可是,范大人要是怪罪下來...."之前說話的那差役,還是覺得不應作壁上觀.

李頭兒一個大脖溜子,扇得那差役直縮腦袋.

"你是豬啊?范大人能在鄧州呆幾天?錢家在鄧州又是什麼牌面兒?"

說著,又掃了一眼砸得火熱的錢二公子,"我可聽說,范大人辭呈的奏章都遞上去了,說不定哪天就拍拍屁股走人了."

"可是.,..萬一出了人命..."

"沒事!"李頭兒大嘴一撇,"錢二沒腦子,他的那班家仆可不傻,手底下有分寸.要不,張老頭兒現在就不是這麼全須全尾的了."

正說著,只見打遠處有幾個面色不善的漢子急行而來.

李頭兒一皺眉,心說,那不是范大人的三公子嗎?怎麼和一幫苦力混在了一塊?

他來干嘛?

.......